為什麼有全力金援自己的父母,未必是件好事?

為什麼有全力金援自己的父母,未必是件好事?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富人父母通常會資助他們的子女買房子,他們的意圖可能只是想幫忙子女「有個好的開始」。父母假設這類禮物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現象。有些人告訴我們,他們以為「這會是孩子們需要的最後一筆錢」。他們假設,因為自己的好心幫忙,要不了多久,受贈者就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然而大半時候他們都想錯了。

文:湯瑪斯・史丹利、威廉・丹柯

你可能會問我,「給孩子們金錢贈與會不會寵壞他們?」有錢人把現金當禮物送給成年子女的所有後果,不可能在一個章節裡說得完整。有一點很重要,收到金錢贈與的孩子們並不是像媒體報導的那些所謂「雙失青年」(譯注:失業失學)。他們其實很可能是那些受過良好教育,有令人敬重的職業位階者。富人們的成年子女從事的職業前十名有:

  1. 企業管理高層
  2. 創業家
  3. 中階主管
  4. 醫生
  5. 廣告/行銷/業務專業
  6. 律師
  7. 工程師/建築師/科學家
  8. 會計師
  9. 學院/大學教授
  10. 中小學教師

儘管如此,不可否認,那些收到金錢資助的,和沒收到資助的成人子女有所不同。讓我們來比較有或沒有收到金錢資助的成人子女,在財富和收入方面的特性。因為年齡和財富與家庭年收入兩者都呈現高度相關,我們在比較這兩組人的時候,必須讓年齡這個元素保持不變。檢視這兩組人分別在十個職業類別的情形也很有幫助,因為不同的職業別,通常會產生不同水平的收入和資產淨值。

我們來看看各種經濟背景下,四十出頭到五十幾歲這群人,對接受/未接受金錢資助的問卷調查。檢視表5-2的數字。

表5_2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你可以看到,收受金錢資助的一組,在十種職業類別當中,有八個家庭資產淨值小於未收到金錢資助的一組。舉個例,平均來說,一樣是五十歲左右的會計師,接受金錢資助那組的家庭資產淨值,是未接受金錢資助那組的57%。進一步說,接受金錢資助的,家庭年收入是未接受那組的78%。

要知道,計算會計師的家庭年收入時,金錢資助並沒有被包括入計算之中。如果這些免稅的金錢贈與被加進受資助這組的收入當中,那麼,平均來說,受資助這組的平均家庭年收入,會等於未受資助那一組的98%左右。雖然如此,受資助這一組的會計師家庭資產淨值,仍然只有未受資助組的57%。

接受金錢資助的會計師,並不是所有職業類別中,年收入和資產淨值較小的唯一一種職業別。從表5-2中你會看到,還有另外七組職業別當中,接受資助者的資產淨值比未接受者少,包括律師,62%;廣告/行銷/業務專業,63%;創業家,64%;資深經理/高階管理者,65%;工程師/建築師/科學家,76%;醫生,88%;中階主管,91%。

受贈金錢者只有在兩組職業別中財富高於未受贈者。雖然他們的收入比未受贈者來得少,但受贈者當中的中小學教師這組人,其家庭資產淨值卻高於未受贈者。受贈金錢的老師們,其資產淨值是未受贈者的185%,但收入卻只有未受贈者的92%。受贈金錢的學院/大學教授,其資產淨值是未受贈者的128%,收入卻只有88%。富人父母可以從這些受贈金錢的老師和教授身上學到很多。受贈金錢的職業類別當中,老師和教授與其他八種職業別相比,更具備累積財富的傾向。該怎麼解釋這種古怪的現象?在我們解釋之前,必須先說明為什麼金錢受贈者與未受贈者相比,通常比較沒有累積財富的習慣。

1. 被鼓勵消費而不是儲蓄和投資

舉個例子,富人父母通常會資助他們的子女買房子,他們的意圖可能只是想幫忙子女「有個好的開始」。父母假設這類禮物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現象。有些人告訴我們,他們以為「這會是孩子們需要的最後一筆錢」。他們假設,因為自己的好心幫忙,要不了多久,受贈者就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然而大半時候他們都想錯了。

受贈金錢的人賺錢能力並不好。通常,這類人的收入增加速度比不上他們消費的速度。記得,那些高價的房屋通常坐落於我們稱之為高消費的社區。住在那類社區需要的不只是支付房貸的能力,為了融入社區,其他像衣著、花園造景、住房維護、汽車、家具陳設等等,都必須「看起來符合」這個身分。別忘了,所有其他項目都得被課予較高的財產稅。

因此,一筆作為頭期款的贈禮,不論是全額或是部分,可能會讓受贈者陷入一種消費和持續依賴贈與者的循環。但是這些受贈者的多數鄰居,一般不會從他們的父母那邊收到金錢贈與。他們比多數受贈金錢的人更有信心,也更安於自己的生活方式。在這種情況下,許多金錢受贈者對能持續接受金錢資助的需求變得敏感,他們的目標甚至會產生戲劇性的變化,從專注於自己創造財富上的成就,變成冀望與算計更多金錢贈與降臨。這種情況下,這些收入不高的人,幾乎不可能累積財富。

幫忙支付頭期款,並不是促成更多消費的唯一一種贈與。舉個例,一對有錢父母給他們的兒子比爾和兒媳海倫一張9,000美元的地毯,據說裡頭有上百萬個手工繩結。比爾是位吃公家飯的土木工程師,他的年收入不到55,000美元。他的父母覺得有義務幫助他維持某種生活形態和尊嚴,以符合他那從某所知名研究所畢業的身分。當然,這張昂貴的地毯在他們那擺滿了二手家具,和廉價燈具的房間裡,看起來就像擺錯位置。所以比爾和海倫不得不買一套胡桃木餐廳家具、一座水晶吊燈、純銀餐具和高價燈飾來與之搭配。這張9,000美元的地毯,迫使他們消費了幾乎金額與之相等的其他「有錢人用的手工藝品。」

過了一陣子,比爾對母親提及本地公立學校不比當年他在那裡念小學的時候那麼好了。他母親遂說道,她會贊助孫子、孫女的部分私立學校學費。於是,比爾和海倫必須決定他們是否要讓孩子們脫離公立學校系統。他母親付了2/3的學費,剩餘的由比爾和海倫負責。這麼一來,一份價值12,000美元的禮物,到頭來反而讓比爾和海倫一年多花6,000美元。

不只這樣,比爾和海倫並沒有盤算送小孩上私立學校產生的額外費用。好比說在學費之外,他們經常被要求捐錢給學校。他們也感覺有必要買一輛七人座的休旅車,才能加入學校的共乘安排。書本和相關費用都相當昂貴。而且,孩子們所處的環境和公立學校環境不同,家長很可能都是高消費的族群。事實上,孩子們正在期盼今年夏天到歐洲旅行,這是他們的教育和社會化過程的一部分。受贈金錢者送小孩讀私立學校的可能性,遠超過未受贈金錢者(雖然整體看來,私立學校裡未受贈金錢者的孩子人數較多,這是因為未受贈金錢者的人口比受贈者大得多)。

2. 受贈金錢者通常無法完全區分,哪些財富屬於他們自己,哪些屬於施與他們金錢的父母。

專業資產經理東尼.蒙太奇(Tony Montage)的說法可能最貼切:

受贈金錢的人……富人的成年子女,覺得他們父母的財富/資產是他們的收入……可以拿來花的收入。

受贈金錢者之所以會認為自己的財務很寬裕,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們有父母在背後撐腰。認為自己手頭寬裕的人很可能愛花錢。事實上,據統計,他們經常認為自己跟那些未受資助的有錢人般坐擁財富。儘管他們的收入只有未受贈者的91%,財富只有81%,然而他們真的是這麼想。

看看等式這一端的受贈者是什麼情況。威廉自成年後,每一年都會收到父母的免稅贈與1萬美元。威廉今年48歲。什麼樣金額的資產能夠衍生出免稅的1萬美元?假設報酬率8%,我們會得出資產125,000美元的答案。把這個金額加到他實際資產淨值,結果是什麼?威廉以為他自己的資產,有這額外的125,000美元。

想想這個類比。你是否曾被一個站在父母家前院的八歲孩童質問?如果你這麼一個陌生人企圖走進他家的地盤,比利或珍妮很可能說:「你不能到我的花園裡,這是我的財產。」比利和珍妮認為這是他們的財產,以八歲這年齡來看,他們可能是對的。畢竟,他們是住在家裡的小孩。在這個年紀,孩子覺得花園、住家、汽車,都是他們家的財產。但是當大多數的比利和珍妮長大以後,他們會被父母適度地社會化,他們會長大成為獨立的成年人,能夠輕易區分什麼是他們的,什麼不是他們的。他們的父母會教他們獨立自主。

很不幸,越來越高比例的成年子女,並沒有被教導在感情和經濟上必須脫離父母,自立自強。有一對父母最近測試他們的兒子是否獨立?他們用「蒙太奇」效應(Montage Effect)為基礎來測試。

在父母家的感恩節大餐之後,詹姆斯和父母談了一下。爸媽告訴詹姆斯,他們已經決定要把幾處「他們的」商用不動產捐給本地私立學校。父親告訴兒子:「我知道你會了解,這個學校真的能從這份禮物中獲益不少。」詹姆斯的反應如果把它寫成新聞頭條,會是這樣:

一對富裕夫妻的兒子憤怒尖叫,「那也是我的財產,我不准學校的人進來(到我的花園)。」

詹姆斯的反應在意料之中。他的成年生活依舊收受父母給的大筆金錢贈與。他每年都必須把相當於他收入20%的金錢贈與,拿來負擔他的生活開銷。父母想把他們的資產捐給學校這個念頭,在他看來,威脅到他未來的收入。

就像許多其他的金錢受贈者,詹姆斯自以為他能「自立自強」。事實上,每三個定期受父母贈與大筆金錢的成人子女中,大約有兩個覺得自己屬於「靠自己打拼」的一群。當這些人在訪談中告訴我們,「每一塊錢都是靠自己賺來的」,我們感到十分詫異。

3. 受贈金錢者遠比未受贈者依賴借貸

那些收到週期性金錢贈與或類似禮物的人,對他們經濟上的幸福安康十分興奮期待。這類興奮牽涉到他們的消費需要。但是這種錢大多還沒到他們手上,那是未來的「經濟資助照護」。所以,這些金錢受贈者如何應付這種難題?他們使用信用工具來解決他們現金流量的難題。何必癡癡地在彩虹的盡頭等待意外之財?受贈金錢的成年子女,比其他一般成年子女更容易活在將來能繼承一筆可觀遺產的期待之中。

儘管他們的年收入和資產淨值只有未受贈金錢成年子女的91%和81%,這些受贈金錢者更可能偏好使用信用額度。這種信用額度的需求是為了消費,而不是以投資為目的。相較之下,未受贈者借貸比較係為投資之用。除此之外,幾乎所有想像得到的信用產品/服務類別的使用,金錢受贈者都勝過未受贈者。無論是信用額度的使用,和支付貸款餘額利息的實際金額,兩者都適用。它同樣適用於個人信貸和未清償的信用卡帳款餘額。在使用房貸服務和分配預算給房貸這部分,金錢受贈者和未受贈者沒有太大差異。然而,很大一部分的金錢受贈者,在買屋的時候受贈大筆金額的頭期款。

4. 受贈金錢者的投資金額少於未受贈者

在我們的問卷調查中,關於每年的投資,金錢受贈者的金額還不到未受贈者的65%。而這已經是個非常保守的估計,因為像多數重度信用額度使用者,受贈金錢者會高估他們的投資金額。舉例來說,他們在計算實際消費和投資習慣之時,通常會忘記把貸款購買的消費算進去。

這個通則也有例外。老師和教授就算是金錢受贈者,仍然維持簡樸生活的狀態,甚至比那些沒收到任何金錢資助的人更節儉。他們比其他職業的金錢受贈者,更可能把收到的金錢贈與拿來儲蓄和投資。我們該把老師和教授在這個議題當作典範的,將在本章後段詳細討論。

我們已經講得很清楚,受贈金錢者會過度消費,偏好使用信用額度。與類似收入的其他人比較,他們過著比常態更優渥的生活。人們通常會誤以為,金錢受贈者只關心自己的欲望、需求和興趣。事實並非如此。平均說來,金錢受贈者的慈善捐獻,在同級收入類別當中高出其他人許多。舉個例子,家庭年收入10萬美元的金錢受贈者,通常會捐獻他們收入的將近6%作慈善用途。一般在這個收入等級的人口,捐獻額度只有3%左右。金錢受贈者捐款占收入的比例,比較類似那些家庭年收入在20到40萬美元之間的等級。這些人的收入中,大概有6%為高尚目的的捐贈。

無論高尚與否,金錢受贈者的消費比較多,所以他們能夠用來投資的錢相當少。若一個人沒什麼錢去投資,熟悉那些投資機會又有什麼用?一個年輕商學教授最近發現,自己正處於這種情況。他是個金錢受贈者,被要求為持續進修課程教授一門投資課。他的學生包括許多教育程度良好、高收入的人。這位教授討論各種不同主題,包括投資資訊的來源、如何評估不同上市公司的股票好壞。這位教授在學生之間口碑不錯,他在他的領域是個受過訓練的專家。他是位企業管理博士,主攻財務。而在課程快結束的時候,其中一個學生問這位教授一個簡單的問題:

E博士,我可以問你個人的投資組合嗎?你投資些什麼?

他的回答震驚了班上多數人:

我目前沒什麼投資。我的錢拿來付兩筆房貸、車貸、學費……

稍後,其中一位學員告訴我們:

這好像一個作家寫了一本關於一百句跟辣妹搭訕的話術,但是他沒認識半個長得不錯的女人。

為什麼那些超遜理財族的財務顧問,不跟他們強調節儉的重要性?通常,財務顧問注重的比較侷限,他們銷售投資商品和投資建議,卻不會教導客戶節儉和做預算。有些顧問會覺得,提醒客戶他們生活支出太高,有點不好意思,甚至丟臉。

說句公道話,許多高收入的個人和他們的顧問一樣,對屬於某個特定收入和年齡群組的人,資產淨值該是多少沒什麼概念。此外,財務顧問一般並不知道,他們的客戶每年都會收到大筆金錢贈與。光是憑客戶的收入表,他們很可能會說:

好的,比爾,以一個44歲年薪7萬美元的人來說,你的表現很不錯。很不錯是指你美麗的房子、小遊艇、進口車、捐款,甚至你的投資組合。

要是比爾告訴這位顧問,爸媽每年給他2萬免稅現金贈與,他還會覺得比爾很棒嗎?

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強調貫穿本書的一點,並非所有富人的成年子女都會變成超遜理財族。會變成那樣的子女,通常背後有對會大力資助孩子們日常生活的父母。現實中,也有很多其他富人的子女成為超優理財族。證據顯示,這種情況比較會發生在節儉自律的父母,他們灌輸同樣的價值觀和獨立的觀念給下一代。

大眾媒體通常描繪出不同的景象。他們很愛渲染「亞伯拉罕.林肯」(Abe Lincoln)(譯註:此處是指Abraham Lincoln Lewis,美國成功商人與富豪的故事),他們把一個藍領家庭出身的小孩後來非常成功的故事,變得十分戲劇化。他們用趣聞軼事來佐證一條鐵律——在美國,貧窮是成為後天富豪的必要條件。如果是真的,人們可以期望今天的美國,至少有3,500萬個富人家庭;但我們都知道,事實只有這個數字的十分之一。

多數有錢人來自於並不富有的父母,這一點是真的,因為非富人人口至少是富人人口的30倍。不過才一個世代之前,這個比例為至少70倍。龐大的非富人人口,可以用來解釋大多數有錢人係來自非富人家庭。從機率方面來說,有錢人比較可能生出有錢人。因此,一個人來自非富人家庭,要成為富翁的機率比較低。

相關書摘 ►分析有錢人的買車習慣,可以讓我們增長不少見識

書籍介紹

《原來有錢人都這麼做:效法有錢人的理財術,學習富人的致富之道》,久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湯瑪斯・史丹利、威廉・丹柯
譯者:凌瑋

作者窮二十多年光陰以大數據研究人們如何致富。一開始,作者對居住在美國高級住宅區的人進行問卷調查,一段時間後,發現了一些奇怪的現象,許多住豪宅、開名車的人,實際上並沒有多少財富。然後,更奇怪的事出現了:很多真正的有錢人,根本不住在高級住宅區。

透過研究,作者開始找出有錢人是什麼樣的人?有什麼共同特點?例如,有錢人開什麼車?住什麼房子?穿什麼衣服?日常的消費習慣如何?從這些調查中,找出有錢人的特徵,繼而使讀者可以從中學習,靠著自己的力量,翻身做個有錢人。

美國八成有錢人的財富不是因繼承而來,他們都是第一代有錢人,憑著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成為有錢人。會花大錢不代表是有錢人,因此坐領高薪者如果是個月光族,沒有累積到財富,根本不算是有錢人。

作者毫不保留地讓我們看到有錢人之所以有錢,是由於自我犧牲、節制度日、勤奮工作,這些被高消費社會明顯貶低的特質,但作者卻告誡我們:「那只是一輛車,不是你」。

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