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26線不蓋「氣PUPU」也沒用,不如想想如何留住車潮人潮

台26線不蓋「氣PUPU」也沒用,不如想想如何留住車潮人潮
Photo Credit: cjc_tw @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實狀況是如此,屏東縣劃設的觀音鼻自然文化保留區,依據文資法相關規定,所有公共建設就必須停止動作,既然事實已是如此,再怎麼氣PUPU都沒有用。

4月18日台東有一則新聞,標題為「等了12年台26線最後7K不蓋了!台東副縣長:滿腔怒火」首先,讓我們來了解一下,這怒火來自於哪裡:

省道台26線屏東旭海至台東下南田段,因屏東縣政府劃設自然文化保留區及中央未能居中協調解決相關問題,致工程拖了12年仍無法進行興建,公路總局楓港工務段已著手將徵收土地及地上物歸還於民,也宣告著台26線不會貫通了,台東聯外替代道路夢碎。公路總局楓港工務段表示,已沒有興建的計畫。消息傳出,讓參與多次協調會議的台東縣副縣長陳金虎表示,「真的是滿腔怒火」。

今天台東副縣長的滿腔怒火或許是可以理解的,若是以南迴替代道路及南迴四鄉的發展來做思考,這些憤怒或許其來有自。但是現實狀況是如此,屏東縣劃設的觀音鼻自然文化保留區,依據文資法相關規定,所有公共建設就必須停止動作,既然事實已是如此,再怎麼氣PUPU都沒有用。

在網路上看到國民黨台東黨部前主委說:「這就是民進黨欺負台東老實人的證據阿!」可是主委,按報導,台26線開通經歷了12年,這12年代表的是什麼,經過一次陳水扁,兩次馬英九,一次蔡英文;又經過了一次鄺麗貞,兩次黃健庭,再經過了兩次黃健庭一次賴坤成一次劉櫂豪,然後叭叭叭都是民進黨的錯,這不會有點怪嗎?

螢幕快照_2018-04-20_下午5_50_35
Photo Credit: Black9869184 @ CC BY-SA 4.0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分成兩個層面來看這件事吧,首先就談交通吧,台東曾經在莫拉克風災時,因為南迴公路的崩塌與楓港橋斷橋影響,被戲稱為所謂的孤島,所以開始有了另一條南向的替代道路的聲音。確實,風災造成的影響很大,尤其南迴公路根本就是台東的經濟命脈,但是這麼多年下來,南迴公路沒有做過更大程度的強化嗎?

先從當時斷掉的楓港橋來看,後來南迴線於獅子鄉的出口直接做了一條支道通往屏鵝公路,雖然楓港村的經濟受到影響,但這是避免楓港橋再斷的配套措施,再來我們看看南迴台東段的改變。首先先看到近幾年的南迴公路拓寬改善工程,其中雙向雙車道的草埔隧道為其中截彎取直的關鍵工程,自台東縣達仁鄉安朔村往南,穿越中央山脈耆路知可山,到屏東縣獅子鄉草埔村,全長4.6公里。

目前南端隧道已於去年四月貫通,預計今年年底全線貫通,109年通車,從台東到屏東約可節省20~25分鐘的時間,(機車族不要怒,我知道不能走隧道很幹,但給點測試的時間),這個工程完工後相對的也避免掉了過往南迴山路崩塌的地段,那對於所謂替代道路的需求是否還有絕對的必要性嗎?

那再談談所謂的觀光,其實筆者完全可以理解達仁、大武,兩鄉確實對於台26有許多的期待,畢竟前我就在達仁大武工作,但這個期待是否是建築在某些人跟你說,台26要開,部落才有工作機會,台26要開才能帶來觀光人潮上呢?

在我的看法裡,工作機會真的很少,所以公所提供的約聘雇人員是許多在地居民的選擇,一定程度上也是個綁樁的好職缺,。撇開這個不談,除了沿途的超商、加油站及山海產店,誰曾經做好準備?

以往的南迴公路由於都僅有雙線,大家能不休息就不休息,省得剛剛超越的慢車在休息過後可能還要再超一次。現在的不同來自於道路拓寬後,超越慢車變得簡單了,大家較願意停下車來休息喘口氣了。其實現行的南迴公路並不是沒有人潮的,往年春節車潮可以高達近10萬車次,一整年度的車潮勢必是N百萬車次,雖然今年受花蓮地震影響僅剩4.4萬車次,但我想重點應該在於留住這些車潮。發展地方特色是有其必要的,倘若能釋出南迴最美風景的私房景點加強曝光,也並非不能為。

螢幕快照_2018-04-20_下午5_46_48
Photo Credit: Ecosi @ CC BY-SA 4.0
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

需要特別一提的是,阿朗壹古道、浸水營古道,根據其他網站概算,在阿朗壹尚未總量管制前每日約300~1100人次,以600人做平均值,每年約有22萬人次,目前實施總量管制後平日(一~四)開放人數為200人,假日(五~日)為500人,以最高標計算每年有11萬人次,每團需繳交嚮導費3,000元,由滿州當地嚮導帶隊,每20人需要聘請一個嚮導。

既然目前台26開發停止,台東縣政府是否也可以成立一個南田自然文化保留區,採用觀音鼻自然文化保留區的作法,要求阿朗壹台東端一樣可以進入,且須聘請達仁鄉當地嚮導,增加在地就業機會。另外從北部縣市下來體驗阿朗壹的遊客更可以在達仁與大武兩鄉過夜,一方面增加旅宿業收入,另一方面也可以增加兩鄉在地消費,而不是從屏東端進入,出了台東端就讓巴士把人接走。另外浸水營古道也是相當熱門的路線,但多數人都是從屏東枋寮端進入,出加羅坂部落後直接到大武火車站各自回家,這真的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

雖然以上都是筆者的自我意見,無論在地政府是否願意接納,與隔壁縣市的溝通是很重要的。有些人認為是因為顏色不對所以屏東縣府才要從中作梗,那是不是讓台東縣長換個顏色一切就好談了呢?不論基於怎樣的心態,個人認為,南迴四鄉的發展,除了農業上的努力,在觀光方面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實際作為還是要端看現在地方政府與未來地方政府能有多少具體作為。南迴四鄉的居民也要加油,努力行銷自己,留住車潮與人潮,我們一定會更好。

本文經台東青年問政聯盟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