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皇后,也是妓女:史上第一位「立法保障女權」先鋒

她是皇后,也是妓女:史上第一位「立法保障女權」先鋒
Photo Credit: Jack Ellis appearing in HBO's 'Rome' 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究竟史上第一位「立法保障」女性權益的先鋒是誰?作者連結歷史進程的一些點滴,加以分享。

為何數年前,卡麥隆被議論「不戴婚戒」?

RTS1OM9Z
Photo Credit: Phil Nobl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只不過幾十年光景,現代先進社會保障女性權益已有飛躍的成果,不少人珍而重之,或看作理所當然。

曾幾何時,前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被人們注意到手上「不戴結婚戒指」,他沒具體解釋原因,但無可避免惹來捕風捉影的揣測,質疑會不會是他崇尚傳統男性的階級觀?

可見,現在小小一枚戒指足以驚動世人,不願再見父權社會陰魂不散。

一般來說,歐美社會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男女姞婚「雙方」都戴上結婚戒指的約定,才逐漸成為主流文化,之前一段長時期的西方習俗,只有女人在婚後要戴上戒指,男人不用,背後延續了「女方被男方『訂走』了」的象徵意義,婚戒是用來約束女人的,所以婚禮儀式上,是女方的父親從把她交予男方,傳統也有女人出嫁後要改姓氏的俗例。

西方數千年傳統文化,連談情說愛的「婚姻」,在宗教、禮儀、法律層面都離不開宣示女人專屬男人所有,將妻子視之為資產或家畜。

娶妻尚且如此,可想而之,歷史上大部分妓女的遭遇不會好到那裏,不少為生活所逼又沒甚麼職業能選擇,便淪為男人發洩性慾的對象。

史上的妓女如何身不由己?

Screen_Shot_2018-04-20_at_5_55_47_PM
Photo Credit: Rome Cleopatra making babies / Youtube截圖

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是較早記載性工作者、妓女源起的人,只是免不了有些神話化的想像。古巴比倫文化中,蘇美爾人有一愛神稱為「伊西塔/伊絲塔」(Ishtar),就是一位擁有神格的妓女。後來,當地逐漸發展出一種「神女」(女祭司)文化,此「女」怎麼「神」法呢?美其名是推崇愛神伊西塔,實際是借宗教信仰,把娼妓正名,聲稱要一心服侍女神,所以獻身讓男人捐款,所謂女祭司籌款侍奉,更大機會是父親簽約賣女的一種途徑。

只是有學者懷疑,雖然借愛神信仰促成娼妓業應該可靠,但是,神廟卻未必是性交易的場所,反而酒館的可能性更大。經濟學家Bernard Lietaer考據大約公元前3000年的舍克勒(shekel)銅幣,其中一面刻有愛神伊西塔的肖像,認為得到國家承認人們可付予「公娼」報酬之用,有允許「以錢買愛」之意,可見妓女文化的普及。

到了古希臘時期,妓女有宗教背景長久正名,自然形成叫人毫不陌生的職業,同時也有了階級之分,情況類似筆者提及二戰後,日本「潘潘女」為國家或生計「獻身」,當中區分了若干類別。

大致上,古希臘性工作者分成三級,過著懸殊的待遇和生活:

  • 底層娼妓稱為pornai,屬於奴隸,可隨便販賣(像物品一樣),娼妓性交易賺得的錢絕大部分歸入奴隸主。
  • 中層流鶯雖自主獻身,但因為普遍貧窮為勢所迫,待遇很差。
  • 上層娼妓則稱為hetaera,專為有錢人提供性服務,屬高級名妓。

直至羅馬帝國時期,一位妓女成為皇后掀「逆權」暗湧

Screen_Shot_2018-04-20_at_3_29_47_PM
Photo Credit: Jack Ellis appearing in HBO's 'Rome' Youtube截圖

如此生態,又發展到公元500年左右﹐羅馬帝國時期妓女的待遇不見得有何實際改善,直至「她」的出現——狄奧多拉(Theodora)。作為曾經在街上「站壁」過的性工作者,跟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結婚後,以皇后身分共治天下。或許,按照當今保守婦女的道德觀來看,她們不可能喜歡這樣的一個歷史人物,不但出身妓女,而且成為皇后之後,生活操守相當不檢點,如同徹頭徹尾的「淫婦」;據史家普羅科匹厄斯(Procopius)記載,狄奧多拉縱情色慾,如何「大戰」數十名男子:

「她通常會選至少十個力量與陽剛之氣都年華正盛的年輕男子,一同去郊遊,然後與他們所有人野合至夜以繼日,通宵達旦。

美男們倦了,她會迎向他們的僕役,為數大約三十人吧。她會跟男僕們一個個單挑,然後完事後還不見得滿足。」(“Often she would go picnicking with 10 young men or more, in the flower of their strength and virility, and dallied with them all, the whole night through.

When they wearied of the sport, she would approach their servants, perhaps 30 in number, and fight a duel with each of these;”)

老實說,這些古史記載,我們可以對真實程度自行打些少折扣,除了這位史學家跟皇后有過節恩怨之外,亦免不了把部分碎片「想當然」推想下去,即使她跟數十名男子一起去郊遊、野合,不見得普羅科匹厄斯具體知道整件事的情形,維肖維妙說逐個單挑滿40人,這些可視作概括描繪,大概,只能說她很可能有性成癮(若皇后如此狂態,那些同遊男子相信會草草「了事」)。

不過,如今上述性事對自由開放社會不見得叫人無法理解,而狄奧多拉有幾項壯舉,稱得上「真正」保障女性權益,值得現代人肯定,就是她跟皇帝共同治理國家期間,很快便立法打擊「強迫女性賣淫」,並將犯下強暴案的罪犯刑罰提升至「極刑」,更擴大女性可以繼承家人財產等權利。所謂英雄莫問出處,形容她亦相當適合。

踏入18世紀初反思女權的萌芽

Screen_Shot_2018-04-20_at_6_01_19_PM
Photo Credit: Mary Astell / Youtube截圖

當然,要確切保障婦女權益,不可能僅僅因為羅馬一位強勢皇后短時期的壯舉可以了斷。真正說到「女權思想」的崛興,有較鮮明嚴正的論述,便要數到另一位女權先鋒——1700年瑪莉.阿斯特爾(Mary Astell)撰寫的文章,才稱得上萌芽,她非常聰明借了反絕對獨裁的自由觀,用來批判「當時」父權社會的壓迫:

「如果絕對君權對一個國家來說並非必要,為什麼在家庭中是如此呢?或者,如果一個家中可以這麼做,那國家又為何不行?既然我們找不出理由為其中一方辯護,那另一方的主張也就站不住腳了⋯⋯如果『人人生而自由』,女人怎麼生來就該當奴隸了?當然是了,她們必須屈服於男人無常、不定、未知而獨斷的意志,不正是奴隸的完美條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