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觀眾看《噤界》嚇至踢椅、三隻異獸「收音大耳」暗藏絕妙

有觀眾看《噤界》嚇至踢椅、三隻異獸「收音大耳」暗藏絕妙
Photo Credit: 《無法絕境》 /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噤界》毀譽參半,但電影真的有這麼多雷點嗎?作者就此分享不同看法。

入場觀眾自覺減少聲響、後座嚇至踢椅
MV5BOGI5M2I1ODEtZTc2Zi00OGFiLWI1NzctMWVl
Photo Credit: 《無法絕境》 / IMDb

錯過了一次看《噤界》(A Quiet Place)的機會,但筆者近日還是補時間入場細看,算是沒有後悔。此戲所運用的元素、技術、節奏精打細算,屬今年小本製作的「奇葩」。

在談電影之前,說些許看戲經過。這次不似其他入場看戲的體驗,察覺到觀眾在初段以後,再沒有發出吃零食的聲響(連咳聲也盡量壓低),碰巧,正當筆者滿足地享受寧靜氣氛之際,後座卻突如其來連環踢腿撲通幾聲,怒火剛起不久,便聽到一位男士輕聲安撫身邊女士,才知道是過度驚嚇的反應。回到具體評價吧。

過份批評《噤界》,是因為沒細看那些「異獸」(以下包含劇透)
MV5BMTU2OTM0ODc1Nl5BMl5BanBnXkFtZTgwMTk0
Photo Credit: 《無法絕境》 / IMDb

總體來說,坊間對這部戲暫時毀譽參半,相關批評主要圍繞幾點:

刻意製造意外為驚險而驚險、怪物聽不出沉重的呼吸聲、結局一槍爆頭太兒戲等等。

雖然筆者能理解這些不滿,然而,只能說這是導演John Krasinski機智、巧手的設局,他在內容上大玩「留白、巧合、疏失」三種手法,足以通通駁回上述那些質疑,不管你認為劇情牽強還是甚麼的,也無法明確指出電影那一部分不能「自圓其說」,這是Krasinski聰明之處。

由一開始,劇情並沒有交代荒涼的城鎮之前發生了甚麼事,「總之」主角一家五口身處的區域,恰巧只有三隻「外星異獸」,唯一是知道牠們沒有視覺,卻擁有驚人的聽覺、速度、硬殼和攻擊力,而且經常以分開搜索的模式追蹤獵物。

故事充分利用了,從事電子工程父親Lee Abbot有個「小孩小、老婆懷孕」的平常家庭,背景幾乎不言而喻地解釋了,為何他們沒法逃到老遠的原因——風險過高:兒子小、女兒聾、妻懷孕,選擇用最保守的方式躲躲藏藏,然後偶爾到市集取用必須品。

而首幕幾歲小兒因「貪玩」被異獸所殺,也不見得如何說不過去,不管小孩或大人也會有不同疏失,完全是情理之中;好了,如果硬要質疑指,為甚麼玩具飛機只響了一會兒,異獸就「剛好」在附近衝出來?不是為驚險而驚險嗎?

其實,及後牠們的分散巡邏特性已屢見不鮮,無須多疑,也可以問一下自己,為何「講到明」地區內有三隻分散獵食的異獸,不可以正好在附近出沒呢?異獸出沒的慣性怎樣安排才叫稱心滿意?

異獸的多層次「收音大耳」,解釋了母親逃過大劫的原因
MV5BODI5NTI0ODkyN15BMl5BanBnXkFtZTgwNDE1
Photo Credit: 《無法絕境》 / IMDb

所以,不管是小兒貪玩喪命、玩大富翁出意外、大女任性四處逛,這些看似「為驚險而驚險」的經過,都連結在起初小兒死後,剩下四口子情緒創傷,尋找紓解心結的途徑。此外,相關新聞報導反映所有人對異獸了解不深,頗為畏懼,Lee亦寫上不知道異獸弱點等字。

至於,到了母親Evelyn Abbott受傷之後,為甚麼她這麼用力呼吸,異獸好像聽不見似的,這不能以「巧合」說了算吧?

首先,故事裏的異獸頭部與聽覺設計,區分了遠近、環境相對音頻的層次,你會發現,每次遠方發出響亮的聲音時,異獸會十分快速鎖定「大致上」的聲音來源,於是狂飆到相近地點,這只算是初步、模糊確認位置,不會立即發現獵物,接著,那些異獸會粗略步行搜索,若依然找不到獵物,便會按情況張開頭部泛起收音大耳,這才是近距離對準獵物攻擊的階段。

母親在腳掌受傷後,忍不住大力呼吸了幾下、擺放鬧鐘,這是在異獸未抵達接近位置之前的事;當異獸步入地下室之際,她已把呼吸壓低不少,同時,她不久前擺在牆邊的計時鐘,滴答滴答地響成了部分環境聲音,直至鬧鐘大響她才能逃到浴室;她藏在浴室期間,異獸在近距離時並無張開收音大耳。

中後段那個嬰兒地下室也用了類似手法,因為上層漏水水浸形成不斷的流水聲,像父子在湖邊的瀑布天籟,相對地遮蓋了母親微弱的呼吸和嬰孩聲音,才避過一劫,同樣,異獸在搜索期間,並未有張開收音大耳。

小小的挑剔位置,但不過份
MV5BMjE3MTY5ODAyMF5BMl5BanBnXkFtZTgwODk0
Photo Credit: 《無法絕境》 / IMDb

假如真要挑剔的話,倒有一幕可以商榷,就是在父親趕到粟倉附近拯救兒女期間,異獸在車廂頂瘋狂破壞,二人危急非常,他還是選擇慢條斯理放下斧頭,做完一會兒手語向女兒訴心聲,才大聲呼喊犧牲自己,在如此情勢萬急之下做法有點不尋常。另外,全戲稍為「濫用」突如其來「碰」一聲的聲效,尤其在打跌油燈和浴室血手等部分,根本無需如此製造緊張效果,反而過猶不及。

最後,結局之所以「一槍爆頭」,是女兒的高頻助聽器早已干擾了異獸的機制,倒下過一次,然後頭部半泛開之下,母親才開槍把牠擊殺。儘管未夠過癮,仍稱得上基本滿意。

的確,你可以逐點不滿意故事「牽強」,但你不會說情節不合理、不可能發生,其實這些情節通通都「可以」這樣發生的,沒甚麼一定不可以;而且,這是一個普通家庭的經歷,你不是在看美國特種部隊的故事,甚麼來個英雄式大反擊、槍槍爆頭的硬套,就更說不上。

此外,你可以說《噤界》有一些《別呼吸》(Don't Breathe)的「影子」,都要務求安靜保命,然而,題材不算高度重疊,這次是外星異獸、家庭倫理、安靜保命、寬恕和成長的組合,既不是真人禁室追殺,也不是逃避喪屍,未至於驚嘆的創新度,亦不失為一個有意思又緊湊的組合,製作心思值得肯定,不必硬在「神片、爛片」之中搖擺,但說它是本年「奇葩」,不為過。

MV5BMTgzMDkyMzY2MF5BMl5BanBnXkFtZTgwMzA1
Photo Credit: 《無法絕境》 / IMDb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