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長:到中國交流形式多元,很難訂出明確的「合格標準」

大學校長:到中國交流形式多元,很難訂出明確的「合格標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學校外,各學院或各系也可能跟中國大學簽備忘錄,一簽就是三、五年,教師在備忘錄框架下進行長期交流,這樣是否算常態、是否違反兼職規定,教育部應該說清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大學當選人管中閔、內政部長葉俊榮和新教長吳茂昆赴中國講學,是否屬於教育部規定的「短期客座講學」,引起討論。近期教育部發函各大學,要求明年的「赴陸計畫」必須撙節。但到中國做學術交流到底怎麼樣才算「合格」,大學教授都表示,學術交流態樣太多元,教育部難以明確規範。

《聯合報》報導,教育部4月16日發函國立大學,要求繕造明年度(108年度)「因公派員出國及赴大陸地區計畫」,並在4月26日前函報教育部。一位國立大學教授指出,公文共三頁,針對108年度因公派員赴大陸計畫提報列了五個原則,要求排列優先順序,原則如下:

  • 所需經費以不超過107年度為原則。107年度計畫未獲核准或未提計畫者,108年度經費總數只能在8萬元內。
  • 赴大陸確屬業務需要,且有實質效益。
  • 有助兩岸關係發展或增進人民利益。
  • 推動交流工作所必需。
  • 以及人數、天數應力求精簡,本撙節原則。

這位教授說,教育部要求各公立大學下周就要統計出來,要列計畫優先順序,擔心背後有什麼目的。《聯合報》也以「教育部『清查』赴陸計畫」作為報導標題。

教育部:到中國計畫常常變更,才要求各大學審慎評估

《ETtoday》報導,教育部則說明,立法院審核出國、赴中的旅費,認為計畫變更頻繁,最後情況跟報上來的內容都不同,所以才列出多項原則,要求各大學審慎評估。

教育部也發布聲明表示,媒體報導教育部「清查」明年學者赴陸計畫,並非事實。依現行規定,國立大專校院所編製年度「因公派員出國及赴大陸地區計畫」,應報教育部核定後實施,教育部因此援例行文提醒學校配合108年度預算編列期程,辦理計畫「編製」事宜。

教育部強調,近年來都固定於4月間發函說明編製原則及注意事項,與學者赴中國進行學術交流政策無關。以105年至107年為例,分別於4月14日、4月17日及4月16日發文請國立大專校院辦理編製,這次也是例行辦理編製作業,並非對已執行情形進行清查。

赴中兼職不能「常態、固定、持續」,實踐大學校長:標準不夠明確

(中央社)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司長畢祖安受訪時表示,台灣各級學校可與中國學校進行短期或常態性交流,但需先向教育部申報;教育部民國98年的解釋函也提到,現行與中國地區公立學校「研究、教學人員交流」僅限一般交流常態之短期客座講學,不能聘任我方人員擔任教職或研究職。

針對教師兼職規定,教育部民國104年函釋,教師非常態性(非固定、非經常、非持續)應邀演講或授課,且分享或發表內容未具營利目的或商業宣傳行為即非兼職。畢祖安表示,以此函釋來看,兼職認定標準就是「常態、固定、持續」。

熟悉中國高教的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告訴中央社記者,根據教育部資料顯示,從民國93年至今,兩岸各級學校簽訂的交流協議書共超過1.5萬份,除了學校外,各學院或各系也可能自己簽備忘錄,過去學者受邀到中國講學、參加研討會等交流活動不在少數。

陳振貴表示,學者到中國學術交流的態樣非常多元,而兼職認定標準卻不夠明確,以學校間簽訂的學術交流備忘錄來看,一簽就是三、五年,教師在備忘錄框架下進行長期交流,例如一學期或一個月到中國交流一次,這樣是否算常態、是否違反兼職規定,教育部應該說清楚。

陳振貴指出,既然現在有爭議,教育部應彙整相關規定,「畫條明確的紅線」,現在已經是網路時代,過去那些原則可能已經不符合時宜,建議教育部將「常態、固定、持續」的原則定義清楚,最好還能舉例,讓學校和學者可以有所依循,對過去的事情應該既往不咎,別再放大檢視。

交通大學副校長陳信宏表示,如果學者參與一般學術性活動,照理來說不需特別報備,但是因為和中國的關係較敏感,才需要特別報備,不管是以前國民黨執政或現在民進黨執政,其實規定都沒有太大變化,差別只在於用什麼角度去解讀。

陳信宏認為,教育部就算將規定訂的再清楚也沒用,因為學術交流態樣太多元,難以全面兼顧,如果硬要往不好方向解釋,很難說清楚講明白,只能「自己畫條線」,學校自我限縮,減少與中國學術交流合作,也特別提醒教師個人與中國交流時要格外小心以避免爭議。

赴中講課頭銜五花八門,難以判定是否「實質兼職」

陳振貴指出,到中國學術交流時,對岸有些學校會發聘函或聘書,頭銜更是五花八門,包括講師、教授、顧問、博士生導師等多達17種,但這些頭銜未必代表「實質兼職」,雖然可以查證程序,但交流或兼職內容只有當事人和對方學校知道,除非學者個人或學校坦白,才能釐清真相。

台灣海洋大學校長張清風也表示,一般到中國學校去進行演講、研討會等短期交流,對岸多半會以學者在台灣的頭銜去稱呼,以他個人經驗為例,只碰過一次對岸學校詢問是否要另外掛名頭銜,而他就直接拒絕了,對岸學校也尊重他的意願。

張清風指出,台灣也經常請國外教授來當兼任教授或榮譽教授,這種情況在國際上很普遍,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種榮譽職,只是因為兩岸關係比較特別,必須格外小心,但學者一定要經常國際交流才會有進步,因此他也會提醒校內教師,和中國學校交流時,要特別注意不要額外掛名,避免單純的學術交流反而被扣帽子。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呱吉參上!邱威傑的網紅參政實境秀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