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東協」在台灣成為顯學,不再西望「神州」

讓「東協」在台灣成為顯學,不再西望「神州」
Photo Credit:Tri Nguye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多次舉辦博覽會和峰會經營與東協的關係,並和東南亞多國透過瀾湄合作、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計劃、互聯互通計畫展開各面向合作,這些台灣都不可等閒視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禹瑄(輔大歷史研究所在學,台聯政策部副主任,島抗聯東南亞研究員)

一直以來,我都以日本和韓國作為台灣新南向政策比較的對象,但今天我要用中國做對照組來討論。

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反而證明新南向是趨勢。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瞄準的國家,首先經過東協十國,其後是印度洋國家。2015年東協經濟共同體成形後,東南亞崛起趨勢已無可避免,國際資金流向和經濟板塊開始挪移,連馬雲都積極投資泰國東部經濟走廊,在在證明東協是未來半世紀的焦點。此外,中國多次舉辦博覽會和峰會經營與東協的關係,並和東南亞多國透過瀾湄合作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計劃互聯互通計畫展開各面向合作,這些台灣都不可等閒視之。

中國在處理文化交流和東南亞研究上面也值得台灣學習。語言方面,馬來語、印尼語、越南語、緬甸語、寮語、高棉語一應俱全,不會只有一個「東南亞系」或「東南亞研究」,而是每個國家單獨開一個系和研究所。例如在中國擔任面向東協窗口的廣西,其廣西大學就有越南所、寮國所、柬埔寨所、緬甸所、印尼所、新加坡所、馬來西亞所、泰國所、汶萊所等。

反觀台灣本身有南島語族、客家人等能和東南亞做文化連結,且有許多來自東協十國的新住民(印尼僑居為20萬人,越南30萬人),如果合計泰國和菲律賓,台灣本身人口密度高,屬性上更接近東南亞,更應好好研究東協。舉個現實的例子,台灣的大學和學術機構在跟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等國簽屬備忘錄時,當地老師常提到台灣學生根本很少來交換或留學,因為台灣東南亞相關科系實在少得可憐。

我有一個大學學妹,其母親來自印尼,她希望以印尼歷史作為學士論文題目,但輔大圖書館本身對東南亞研究不多,所以須仰賴交通方便、資源豐富的國家圖書館館藏。然而,我們的東南亞相關藏書分類就只有東南亞一個,連要搜尋可能跟台灣相關的華語教學都只有碩博士論文,開放書庫還找不到。歷史相關著作,主要仍以研究東南亞歷史老前輩陳鴻瑜教授著作為主—可以查詢到的就是寮國、泰國、緬甸、柬埔寨和菲律賓等國歷史,越南部分只有找到《南越第一共和國興亡史》。其餘書籍幾乎停留在旅遊雜誌類,例如《新加坡攻略》、《泰國漫遊》等,許多非論文著作都要在典藏書庫另外調閱。

所以建議我們教育部和學術界,真的要花預算集結東南亞歷史文化學者和研究者,和台灣東南亞裔一起努力把台灣納入大東南亞文化連結的工作,例如將東協十國歷史大部頭編寫出來(包含像越南的占族、新馬的淡米爾族歷史),或結合台灣東南亞裔新住民及留學生,來呼應自身和母國的文化和知識場域能見度,更是台灣改變自身視野的一個方法,說句白話一點:「中國都已經全力拼博東南亞,放眼世界,台灣呢?西望神州?」

而除了中小學、民間東南亞裔學習印越菲泰等語言外,大學和研究所也要開設相關課程,才不會單方面只有我們在招生學生,同時也要輸出學生。這不單是人脈的建立,也是未來東協十國在人口、網路經濟及中產階級消費利基台灣不可或缺的參與問題。

台灣真的需要透過台灣各族群文化,包含東南亞裔跟東協十國做更緊密觸角延伸,也就是除了台灣自身主體文化的傳播和為外交流投射外,台灣+東協的「大東南亞文化地理」也是同時兼顧台灣主體和多元的改造和復古運動。在臉書由越南老師阮氏清金開設越南語團體班和視訊班的〈每天學越南語〉所轄的〈越南,大東南亞文化連結論壇〉,就常會有專文為大家介紹東南亞文化和台灣的關係,其講述的觀念就是如此。

最後要強調一點,我之所以舉中國為例子最主要的目的,是台灣須不分立場的增強和東協的關係,和東協國家一起成長。因中國自己也很清楚他繞不開東協的崛起,不管是與泰國、緬甸、越南、寮國及柬埔寨合作的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或瀾滄江合作,或參與東協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等;東協已逐漸成為這區域的主要經濟主導者,而台灣又豈可以在文化上面放過東協?何況當東南亞國家的留學生在台急速飆升時,台灣又豈有不雙向交流的理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