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慶基:藝術不應為賣錢,要與社會和人連結

何慶基:藝術不應為賣錢,要與社會和人連結
photo credit: 陳娉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何慶基的展覽社會性強,關懷窮人和弱勢社群,他的左翼藝術觀從何而來?他如何定義好的藝術?他的展覽公共性強,其私人生活又是怎樣?

藝術三月過去,行內盛事Art Basel再創入場高峰,吸引達8萬人次觀摩。

展覽場內有幾種人:參與導賞團的中學或大學生、穿衣時尚高雅的藝術家、購買力強的中產或富商。單是開幕半小時內,一幅William de Kooning的1975年名畫《Untitled XII》便以3500萬港元賣出,而場內的每一件展品,叫價幾千元到幾千萬元不等。

曾任上海當代藝術館館長、香港藝術中心展覽總監,現在於中文大學教書的何慶基卻與藝術盛宴保持距離,持批判態度:「這很危險。藝術家要生存,畫畫賺錢是無可厚非,但若過於商業化,只向錢看而看不到藝術其他功能,眼界只會愈來愈狹窄。」

今個月初,他發表評論《藝術貪污》,批評藝術抄賣風氣盛行,成為富人標榜身段及品味的副屬品,更憂慮藝術將成洗黑錢、貪污的溫床。他不明為何一些四不像的藝術品能以天價賣出,擔憂世界將多了一堆藝術垃圾。他的行文辛辣而不留情面,不禁令記者好奇,為何他憤世至此?

IMG_5161_(1)
photo credit: 陳娉婷
何慶基具20多年在香港、內地、歐美策展經驗,近年潛心教書,是中大文化管理碩士教授。

左翼藝術觀:親民仇富

何慶基支持藝術介入社會,為受苦難的人發聲,批判富商和掌權者,覺得藝術不能與金錢走得太近。但他多次聲明,每個人藝術觀不同,與性格和經歷有關。他承認為人「skeptical」,連藝術家穿前衛衣著去看展也要批判一番:「我常跟人說,若artist穿得很像artist,可以不理他。好的artist不用透過穿衣去提醒人,我就是artist。」

在藝術圈的江湖地位毋庸置疑,除了藝評人和策展人外,何慶基也是一名藝術家,喜歡畫畫和雕塑。但他平日只愛穿T恤和襯衫,一切簡潔就好。

中學時接觸不少左翼思想,影響他至今:「我以前是文藝青年,70年代出現新藝術史,John Berger是代表人物。那時也有返教會,讀解放派神學,受胡露茜、陳佐林影響,覺得藝術要有很強的社會責任。」他打趣笑道:「你知嗎?我回杭州教書,內地老師都說我是大左派!」

c52cec5e-b64f-4fa9-b22e-22b0cd5319dc
受訪者提供
70年代,何慶基留學加拿大、美國,圖攝於嬉皮士年代。

何慶基的展覽以社會性聞名,關懷弱勢或邊緣社群。1992年,大量越南難民滯港,被港府關進禁閉營,營中暴動令問題發酵,惹來港人強烈要求遣返難民。在一片清算聲中,何慶基發起不討好、反高潮的難民展覽,邀請營中兒童和成人畫下被囚生活,滿是對自由的訴求、被長期禁錮的痛苦。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爭取到港府解禁2小時,讓這些難民在開幕禮看畫、吃家鄉小食、聊聊天。這溫暖而隨興的場面,與今天紳士淑女飲紅酒吃甜點的展覽開幕禮,形成強烈對比。

反精英主義,藝術要落地

何慶基對精英主義、藝術家自成一角的鄙夷,則可追溯至他70年代留學美國的思想衝擊。

當年抽象表現主義畫作是龍頭大哥,於美國富裕區紐約紅透半邊天。相反,funk art是冷門的邊緣文化,於加州草根地區Bay Area悄然興起。其後funk art乘著反越戰勢力崛起,逐漸形成一股挑戰建制、反精英主義的藝術運動,而這股浪潮也撼動了在加州念藝術碩士的何慶基。

回流香港後,何慶基無形中把funk art精神帶到香港。funk art特色是去精緻化,把流行文化融入藝術,創作毫不含糊、不賣弄、直接易明的具象畫,與晦澀難明的抽象畫打對台。90年代初,何慶基於回歸前策劃本土文化展覽,曾展出《老夫子》、《細路祥》、《13點》等漫畫,是香港藝術界史無前例的嘗試,首次把通俗文化捧上殿堂。

e5049afc-5ab0-41dc-b5a9-b1676103b568
受訪者提供
何慶基當年設計了小盧亭漫畫公仔,以襟章形式製成流行配飾,很有funk art味道。
Loting_2
受訪者提供
按盧亭傳奇史料畫出來的公仔,加上通勝般的內頁介紹,別具本土特色。photo credit: 受訪者提供

於2013年登陸香港的Art Basel則是高級舶來品。它的入場費近400至500元(一天門票),吸引全球多間畫廊及藝術家參展,具相當水準或大會認可的藝術品才能展出,讓旅客能「one-stop-shopping」(一站式購物),省卻山水長遠拜會名作的麻煩。一個海港,匯聚了全球的藝術愛好者,加上香港低稅率,外國人紛紛掏錢買畫投資,順道帶起了旅遊、酒店、飲食業,難怪香港近年打入全球藝術市場第3位。

何慶基肯定Art Basel能帶起藝術風潮,卻不太喜歡場面盛大的嘉年華,又指展品質素參差,持保留態度:「通通是炒賣思維,就像平平無奇的鬱金香,在17世紀荷蘭很暢銷,一棵等於你成間屋的價錢,買了後又會升值。就像買樓,你覺得一個小單位值幾百萬嗎?」他不屑一顧:「買畫好像買LV手袋。就像畢加索的畫,他有很多極之醜怪的畫,依然有好多人搶住買。」

早在1990年,何慶基已挑戰藝壇的權力。在商業市場主導下,判斷藝術好壞的權力歸於拍賣行、收藏家、藝評家、畫廊。當年他與著名藝術家祈大衛發起極具爭議性的《找尋藝術》展覽,四出收集藏在平民百姓家中的「藝術品」,目的是挑戰中產或專業人士對藝術的定義。

「與其問何謂好藝術,不如問誰掌握了定義藝術的權力。」何慶基走遍社區中心、街市、老人院等,發現尋常百姓珍藏的寶貝,背後多是親密動人的故事,令整個展覽都深情滿溢,而這些故事是不能靠藝術史、觀看理論如造型和風格來分析,把藝評家、專業收藏家的權力一下子推翻了。

469202e9-4667-43a1-80e4-1e8efdbc0584
何慶基剛進藝術中心當展覽總監。有趣的是,他坐擁本地最大型藝術機構的權力,卻常透過策展質疑專業人士定義藝術的權力。

立足本土,藝術令社會改變

另一方面,何慶基支持藝術介入社會,很自然讓人想到2014年後興起的雨傘/後雨傘街頭藝術。記得佔領現場湧現不少別具創意的政治標語、畫滿訴求的帳篷、貼滿打氣說話的連儂牆,最深刻是一架廢置於路中心的九巴被畫花,車頭供奉梁振英的黑白相。

2015年,何慶基率領中大碩士生策劃《雨傘節》,把以上種種街頭藝術品收集並展出,以藝術營造運動落幕後的另一種「遍地開花」。何又向記者透露,正準備一個「art for social change」(藝術作為社會改革)的藝術論壇,討論這幾年藝術與政治、社會的關係。

問及近年電影或藝術紛紛以政治作題材,是否一件好事?他爽快答道:「社會和香港經歷一次雨傘運動,好大的事情,一定衝擊很好多人的腦袋,特別是年輕人,我覺得是好事。」但他強調,藝術不能效忠政治,誰是裝假、誰是真心、誰以政治谷人氣,他一目了然:「老實說,現在的確有這現象,如果只為做而做,是很sad。好像加啲鹽、加啲糖,但是真是假,我是分到的。」他接一口氣說:「這亦是策展人、評論人的責任。拆解這現象並告訴觀眾。」

想了一想,他又補充:「但我不贊成咩都抗議一大餐,有時純粹聽好的音樂、看看靚畫也滿足。作畫有沒有社會意義,很多時看藝術家性格吧。」

回顧何慶基舊作,卻鮮有觸及私人生活。97回歸前,他把神話人物「盧亭」借來隱喻香港;97回歸後,他展出少數族裔畫家的作品;至於他2017年的最新畫作,則是素描的連環圖《一日桃源》,紀錄回歸前一天(不存在的6月31日,脫離英國但未回歸中國)稀有而荒誕的自由氣氛。

Loting_2

受訪者提供
《香港三世書:歷史、社群、個人》展覽
unnamed-5_TYWRJ_1200x0
《一日桃源》連環圖其中一幅。全部作品可見:https://www.31june1997.com/artworks?lightbox=dataItem-j4f6niug

最令人深刻是1994年,何慶基發起「藝術在醫院」社區行動,率領藝術家、義工等在醫院塗上鮮豔的花朵、風景壁畫,卻甚少向人透露靈感來自患癌的經驗——他沒有藝術家的自憐自顧,不會趁患病作畫強說愁,反而從住院的苦悶及化療經驗出發,考慮塗什麼顏色、畫什麼公仔,能令長期病患的長者及兒童,或善終病房的人在最後日子好過一點。這深耕細作的社區藝術持續20多年至今,祥和平靜的彩色油畫遍佈全港各醫院,「藝術在醫院」更在2003年註冊為非牟利慈善機構。

972171_10159061293900506_771305175832071
「藝術在醫院」的壁畫簡單易明,色彩鮮豔,適合病院中的大眾。photo credit: 藝術在醫院facebook

紮根社會,關懷弱勢就是他的藝術泉源?何慶基笑說:「哈哈,我是人格分裂,好private一面不給你看而已。其實我私底下畫畫很浪漫,內心世界可以很深,但全部無展出。」他說這涉及一個藝術家如何定義作品,「好多artists當藝術是自我澎脹,功能是自我滿足,為了表現。我就很介意展露太多自己,我有畫給人看,但都是朋友。」

「這是很傳統的中國文人藝術觀,中國古時是沒有博物館的。我有幅靚畫,咪叫朋友來飲酒賞畫,睇完咪收番埋囉。」「我好享受為自己畫畫,對我來說是luxury,但有一些畫畫出來用來抗爭的,便會讓公眾觀看。」

他又說,這或許是受左翼新藝術史影響,不從作者的生平出發,反而注重從作品折射社會環境、權力架構、階級價值觀等。知道何慶基也喜歡文學,便問文學有否影響策展或作畫?他笑道:「我(藝術系)畢業後自費再攻讀文學,主力研究愛爾蘭詩人葉慈(W.B. Yeats),他用隱喻去講政治,這個方法很影響我策展。」他又懷緬道,中學時熱愛哲學、文學,曾山長水遠報讀也斯教授的端木蕻良課程,亦因此與他結下師友緣,在也斯死後以摯友名義搞回顧展《游—也斯的旅程》。

談起這位香港已故詩人,作風尖酸鋒利的何慶基突然變得善感,話題轉至新一代本土藝術家。他語重心長說,希望在Art Basel、Art Central外,香港人能多支持牛棚、JCCAC、伙炭等本地藝術基地:

「我支持藝術貼近生活,在JCCAC搞市集是好事,能吸引住在石峽尾的居民,否則白雪雪的空間,一般街坊都不敢來,藝術家的工作室又常關著。但不能一開始就搞畢加索,人家不明白。所以要一步步做,吸引他們,藝術才能遍地開花。」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周雪君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將於10月14日辦理「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作為「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之前導活動,本場以2位循環綠色經濟的經驗談,探索更多綠色商機應用發展的可能性。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近幾年在科技、經濟發展以及環境的多元衝擊下,傳統商業經營模式出現了結構性變革,為了因應各產業的轉變,企業重新對焦各分眾族群需求,甚至在不同生態系之間,透過跨域合作或需求重組,滿足或建構多元市場的需求,推出創新服務價值。

尤其是在經歷新冠肺炎及氣候變遷的影響後,全球對於永續發展的議題更加重視,提倡環境友善的「循環經濟」成為綠色商機下受到高度關注的議題。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透過「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輔導,協助中小企業在綠色經濟的發展有個一個良好的方向,以跨域創新及轉型的實踐,逐漸有了豐碩的成果,也為生態系的發展,增添更多的可能性。

為了讓更多人體驗到企業推動效益,經濟部將於今年10月22日至25日,攜手數位發展部,掌握時下數位與綠色關鍵議題,在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舉辦「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圍繞「數位雲」、「永續雲」、「體驗雲」三大展示主題,打造數位、綠色、虛實整合的展場體驗。除此之外,現場還有綠色生活、臺灣特色店家消費體驗,以及數位轉型與綠色永續主題論壇等精彩內容,歡迎前來親自體驗!

【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資訊

  • 日期:10月22日-10月25日
  •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
  • 瞭解更多:https://reurl.cc/m3KGZ9

「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由掌握關鍵核心能力的中小企業為主體,找到市場發展的關鍵方向,帶動跨領域業者共同合作、集體升級,結合綠色永續的概念,將不同產業領域相互串接,打造如生物炭、生態材料與虛擬電廠等多樣化的綠色減碳生態系,為臺灣中小企業擘劃新成長路徑!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集結產業專家一次看

「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論壇將邀請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與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楊青山董事長,分別從「生物炭跨域應用品牌提升生態系」及「生態材料跨域鏈結生態系」的發展成果,與臺灣所有中小企業共同探討如何利用跨域生態系的發展力量,讓永續能成為每個人的日常生活。

循環經濟是由循環加上經濟,過往企業以獲利為主的商業模式,該怎麼結合生態系的每個資源及技術,達到永續及環保的目標?首場專題短講由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主講,從木酢產品研發為起點,並於過程中,洞見產業的需求,以生物炭生態系的核心角色推動創新商業模式,從生活用品到建材,帶動包括化工、建材、檢測、應用到場域等跨界跨域的合作夥伴,持續延伸生物炭產品的各種可能。接著將由楊青山董事長分享京冠生技是如何將其引以為傲的發酵技術,透過生態系合作,找到不同專業領域的合作夥伴,實現了「你的天然廢料,我的加值材料,消費者的健康好料」夢想藍圖,轉型成為「材料開發」企業。

2022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

  • 活動時間:2022年10月14日
  • 活動形式:YouTube線上直播
  • 活動講者:陳偉誠 創辦人暨執行長(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楊青山 董事長(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活動主持人:劉姿麟
  • 活動內容: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