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伯格的選擇

朱克伯格的選擇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4年來朱克伯格一直在迴避也誤解關鍵性的選擇。Facebook應該在哪些方面加強?用戶的隱私和福利?或為了利潤繼續成長?

但這一切都無法淡化朱克伯格的行為,他在許多場合多次證明了自己並無注意、甚至漠視用戶隱私問題,也未意識到民主遭受破壞(畢竟2007年的時候他積極呼籲開放用戶資料,只要微幅管理App即可,讓劍橋分析最後可以取得數據),他畢竟也需要養公司,即便大部分的廣告都無法引起他的興趣,但他心裡知道廣告還是表現最好的工具。

朱克伯格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之一就是學習和改變的能力,即便有點晚了。很明顯他才剛踏入新領域,在參眾兩院的證詞已經超越過去臉書願意承認或主張的內容。以下是他在眾議院的最終證詞結論:「我的首要任務一直都是臉書的社會使命:連結人們、建立社群、讓世界更緊密。只要我還在臉書一天,廣告商和開發者就永遠不會成為第一位。」

這是否意味著他定位顧客就是使用者,而不是廣告商?或許如此。過去一年朱克伯格不斷告訴投資者臉書如果費盡一切極力補救導致當前危機的問題,將讓營收大幅下降,而他估計全面的改革最少需要兩年。這還可能是保守估計,持續不斷的調整修正才是最可能的情況,而最後會讓臉書與用戶、廣告商和政府之間的關係有根本性的不同。

長久以來,臉書的成熟速度和全球影響力成長速度不成正比,內部員工也承認這點。朱克伯格被迫回答過去他認為可能是分心的問題,對我來說過去幾週他已經成熟許多。本質上他還是那個哈佛宿舍裡堅持自己信念的人,但他學會面對壞事而不僅僅是驚嘆於好事的發生,讓他正在實現擴大自己所創造的一切,他會盡其所能來實現他認為的「社群」,並將人們「拉近到一起」。對於朱克伯格來說,廣告商的買單遠不如全世界買單重要。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