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宗陰莖陰囊移植手術完成 美兵:再次覺得自己完整無缺

全球首宗陰莖陰囊移植手術完成 美兵:再次覺得自己完整無缺
photo credit: REUTERS/Ivan Alvarado/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美兵在阿富汗戰爭中被炸掉了下體,他接受了全球首宗陰莖、陰囊和部分腹壁手術。主診醫生預期,他能在6個月左右逐漸恢復正常的性能力。

一名在阿富汗戰爭中被炸彈炸毀下體的美國士兵,接受了全球首宗陰莖、陰囊及部分腹壁移植手術。

一個士兵的「重生」

手術在著名的約翰·霍普金斯醫院(The Johns Hopkins Hospital)進行,有11名外科醫生參與,歷時14小時。被移植的陰莖、陰囊及部分腹壁是由一名已故人士捐出。基於倫理考慮,手術並不包括移植睾丸。院方沒有披露捐贈者的身分和死因,捐贈者的家人發表聲明,表示感謝軍人為國家作出的努力和犧牲。

院方表示,接受手術的士兵康復進度良好,相信日後可以恢復正常的泌尿和性能力。

在此前分別有兩宗陰莖移植成功案例,一宗是2014年在南非進行,一宗是2016年在麻省的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進行。但兩宗手術都只是涉及陰莖移植,並不包括陰囊和附近的小腹組織。

在這次手術,該名士兵的內臟並沒有嚴重損毀,為了令他在手術後,相關器官能回復正常的供血和感覺,外科醫生需要為他連接三條動脈,四條靜脈和兩條神經。為減低手術後排斥的機會,傷者還要接受捐贈者部分骨髓。

不能言說的戰爭傷口

「那次受傷後,我覺得自己以後都不能再有親密關係了。就是說,完了,這一生就這樣一直孤獨老去。有一段很長時間,我連自己算不算是個男人都搞不清。」在手術後4個星期,他說︰「我再次覺得自己是個完整的人。」

由於他本身的生殖器官組織已被破壞,他將無法擁有自己的下一代。往後他需要服用睾酮,並要接受一種名為Cialis藥物的治療,以協助回復勃起的功能。

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整型及重建外科主管Dr WP Andrew Lee表示,戰爭造成的傷害,往往是顯而易見,例如截肢、導致傷殘,但傷及生殖器官的卻成了「不能言說的戰爭傷口」。

我是不是要為了一條陰莖而自殺呢?

該名士兵是因為踏中埋伏的炸彈而受傷,他被送上救援直升機機後就失去知覺,醒來時已經身處美國。正當他慶幸自己沒有死去時,一名軍醫告訴他,他的傷患是永久的,不可能修復。

「那是極大的打擊,但軍醫離開後我開始想︰他當醫生沒多久吧,知道的可能不夠多。現在科學很昌明,怎能說是無可挽回呢,我覺得一定有辦法的。」士兵說。

花了很長時間,他的傷勢終於好起來,學會以義肢走路,回到自己的房子,一個人生活,能夠自己照顧自己。然而,心理創傷卻難以修補。即使跟其他受傷的士兵一起,他都無法釋懷︰「有時他們說的話會無意間戳痛我。有人會說,受傷後第一件事是看一看下面︰『如果那個被炸掉了,我寧願死掉。』我就呆呆的坐著,他們不知道,他們是無心的,但那真的令人很沮喪。」「我有考慮過自殺,但又會想︰我是不是要為了一條陰莖而自殺呢?」

那段路,漫長而孤獨,但他還是努力地走出陰霾。他會去見治療師,又完成了大學學位課程,但始終不敢觸碰的是感情世界。

大難過後,最想要的是平凡人生

2012年,他開始去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尋求協助,當時醫生告訴他,可以用他自己的身體組織製造陰莖,完成手術後,可以回復正常的泌尿功能,但同時預告醫院正研究移植手術的可能,那將會是突破性的進步,這位士兵決定等︰「基本上在移植後,你就再次擁有那真正的東西了。」

RTS62P2
photo credit: REUTERS/Carlos Barria/達志影像

經過嚴格的身體和心理檢測,院方終於確認他可以進行這項手術。

在手術前,他曾擔心自己能否接受那移植的器官,但現在他覺得那根本不成問題︰「手術後,唯一的感覺就是︰那是我的。」

對於未來,他抱有最平凡最實在的願景︰「我一定要考取好成績,要考進醫學院,成為一個醫生。我要在我的專業上做個滿分。往後就是很平凡的人生。也許,將來終於能找到一個人,好好的在一起,兩口子安定下來。」

移植手術的主診醫生Richard Redett預期,他可以在本星期後期出院,屆時他的泌尿功能可望恢復正常,至於性功能和感覺,則有待相關神經和組織生長,Dr Redett有信心可以在6個月左右取得進展。

根據美國國防部資料,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有超過1300名軍人下體受創。目前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和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正就類似個案進行檢測,以選出可接受手術的人士。不過,尋找合適捐贈者也是個難題,這次個案就找了超過一年。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