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尚愛情是「騎士精神」的夢想境界,且目標必然是他人之妻

高尚愛情是「騎士精神」的夢想境界,且目標必然是他人之妻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尚愛情的存在理由是,人們認為它會讓人變得高貴,從各個方面使他得到提高。它會使他一心想表現得像個謙謙君子,竭盡所能地保持榮譽,永遠不讓自己或他所愛的女子遭受羞辱。

文:芭芭拉・塔克曼(Barbara W. Tuchman)

對於騎士精神這一養育了昂蓋朗・德・庫西的文化,人們所知甚多。騎士精神不僅是戰爭和愛情中的一種舉止規範,更是一種道德體系,它支配著貴族生活的方方面面。儘管其中有約百分之八十的幻想成分,但它依舊具有支配性。它的形成時間與十二世紀規模巨大的十字軍東征時間相當,是一種意在將宗教精神與尚武精神相融合,並設法使作戰者的行為與基督教理論相一致的規範。因為騎士的日常活動像商人的日常活動一樣與基督教理論相左,這就需要一種道德掩飾,允許教會憑良心去容忍武士,讓武士們精神愉悅地尋求其自身價值。

在聖本篤修會思想者的説明下,一種規範得以生成,使騎士的執劍之臂在理論上服務於正義、權利、虔誠、教會、鰥寡、孤兒和受壓迫者。騎士身份要在一次由滌罪、懺悔和聖餐構成的慶典之後,以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義獲得。一件聖徒的遺物通常會被鑲嵌在騎士的劍柄中,以便他在起誓時緊握著它,使他的誓言被記錄在天堂之中。為騎士精神大唱頌歌並因此揚名天下的拉蒙・勒爾( Ramon Lull),一位當代的聖路易,現在可以在其論文中說:「上帝與騎士精神同在。」

但是,像經商企業那樣,騎士精神不可能為教會所容納,在衝破虔誠的面紗之時,它形成了自己的準則。英勇,即令一位武士具有俠士風範的勇氣、力量和技巧的結合,是最主要的因素。名譽和忠誠,再加上彬彬有禮——指此後逐漸被稱為「騎士風度」的那種行為——是理想,而所謂高尚的愛情則是首要特質。高尚的愛情旨在使騎士更有禮貌,令社會交口稱譽,因而需要其自身的門徒處於長期的多情狀態,其所依據的理論是,他因此會顯得更加謙恭、快活和殷勤,從而使社會變得更加歡樂。慷慨援助是不可或缺的伴隨品質。送禮出手大方、待人熱情慷慨是紳士的標誌,並且有其實用價值,可吸引其他武士在大領主的旗幟和獎賞下奮勇殺敵。依靠慷慨援助為生的吟游詩人和編年史作者對這種行為大肆吹捧,導致了不計後果的鋪張浪費和草率無忌的傾家蕩產。

英勇並非只是紙上談兵,因為若要發揮孔武之用,就需真正的身強力壯。穿著五十五磅的鎧甲在馬背上作戰或徒步作戰,平端著十八英尺長的槍矛(相當於普通電線杆一半的長度)於全速馳騁之中與對手撞擊,以劍或一擊下去便可切開顱骨或削去肢幹的戰斧攻擊或迎擊,無論何種天氣和何時何地都要將生命中一半的時間用於鞍韉之上,這都非軟弱者所能為。艱辛和恐懼是英勇的組成部份。「參戰的騎士……永遠都在吞咽自己的恐懼。」 十四世紀末期「戰無不勝的騎士」唐佩羅・尼諾( Don Pero Ni.o)的同伴及傳記作者寫道:

他們使自己暴露在各種各樣的危險之下,他們為了冒險生活而捨生忘死。吃的是發黴的麵包或餅乾,以及或生或熟的肉類;飽一頓饑一頓,極少或沒有葡萄酒佐飲,喝池塘或大桶中的水,住宿條件極差,以帳篷或樹枝為庇身之所,床鋪差勁,睡不安穩,因為睡覺時依然身著鎧甲,背負鐵器,與敵人只有一箭之遙。「警惕!來者何人?準備戰鬥!準備戰鬥!」才欲入眠,即響起警報之聲;天剛放亮,號角便已吹響。「上馬!上馬!集合!集合!」擔任瞭望員,擔任哨兵,日夜觀察敵情,在沒有掩護的情況下戰鬥,擔任征糧者,擔任偵察兵,警戒了又警戒,任務一個接著一個。「敵人從這裡上來了!這裡!他們人太多了——不,沒那麼多——這邊——那邊——到這邊來——把他們壓制在那裡——戰況!戰況!他們負傷而歸,他們帶回了戰俘——不,他們一無所獲。衝啊!衝啊!寸土不讓!衝!」他們這樣呼喊著。

身負重傷是那呼喊的一部份。在一次戰鬥中,唐佩羅・尼諾為箭所傷,它「將他的護喉與他的脖子穿在了一起」,但他繼續在橋上與敵人作戰。「幾根槍矛的殘柄還紮在他的盾牌之上,正是這只盾牌讓他躲過了大部份的傷害。」一把弓弩發出的弩箭「刺穿了他的鼻孔,疼痛難當,使他一陣眩暈,可他的眩暈只持續了短暫的一瞬」。他奮力向前,頭上和肩上都中了許多劍,它們「有時會擊中嵌在他鼻子上的弩箭,使他痛楚不堪」。當雙方的精疲力竭使作戰告一段落時,佩羅・尼諾的盾牌「破爛得像塊碎布,他的劍鋒形如鋸齒,沾滿鮮血……他的鎧甲被矛頭切割成了幾塊,有些矛頭刺入了血肉,使他鮮血直流,雖說那鎧甲有著強大的抵抗力」。英勇可不是輕而易舉便可獲得的。

意味著誓言的忠誠是騎士精神的支柱。對忠誠的極端強調起源於領主與封臣間的誓言是統治的唯一形式之時。違背誓言的騎士會因背叛了騎士身份而受到「背叛」的指控。只要不打破騎士的誓言,忠誠這一概念便不會杜絕背叛行為或最臭名昭彰的欺騙。當一群全副武裝的騎士宣稱自己是盟友而獲准進入一座城池然後大肆屠殺守城者時,顯然並未違背騎士精神,因為他們並未向市民立下誓言。

騎士精神被視為所有基督徒騎士的普遍規則。基督徒騎士是個跨越國界的階層,為一個理想所推動,很像後來的馬克思主義對全世界工人的看法。它是個軍事行會,其中,所有騎士在理論上都是兄弟,儘管傅華薩將德國人和西班牙人排除在外,他說,他們太過缺乏教養,所以無法理解騎士精神。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時,騎士必須如索爾茲伯里的約翰(John of Salisbury)所寫的那樣,準備「為你的兄弟流血」——他指的是普遍意義上的兄弟——「並且,在萬不得已時,要犧牲自己的性命」。許多人都做好了這樣的準備,儘管也許更多的是出於對戰鬥的純粹熱愛,而並不關注戰鬥的起因。波希米亞的盲人國王約翰就是那樣死去的。他因為熱愛戰鬥而戰鬥,而不在乎那衝突是否重要。他幾乎沒有錯過歐洲的任何一場爭執,並加入了兩者間的比拼中,據傳就是在其中的一場比拼中受傷致盲。

另一方面,他的下屬則說,他的目盲是神聖的懲罰所致——不是因為他挖開了布拉格的老猶太教堂(他確實那麼做了),而是因為在尋找藏於鋪有石板的地面下的金錢時,他在貪婪和德國騎士的建議的驅動下,挖開了位於布拉格大教堂的聖阿德爾伯特(St. Adelbert)的墳墓,被遭到褻瀆的聖徒弄瞎。


猜你喜歡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攜手美國穀物協會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邀請台美專家共同與談,專家表示,低碳汽油減碳成效佳,已助力全球60餘國的運輸減碳,台灣應將低碳汽油納入2050淨零碳排國家戰略,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日前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包括美國在台協會、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經濟部、環保署、台灣中油、台塑石化以及國內外專家共同與會,針對台灣導入低碳汽油,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進行討論。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表示,低碳汽油已在超過60個國家普遍採用,導入低碳汽油對於運輸部門有立即的減碳效果。台灣2050淨零碳排轉型是整體性的國家戰略,任何助於減碳的策略都應被討論,重點在於國家是否真的有減碳的決心。

圖一:合照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座談,共同探討可行的減碳方針與策略。來賓自左起為:台榮周忠平副理、台塑石化李後昆處長、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經濟部工業局潘建成組長、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臺灣師範大學葉欣誠教授、美國在台協會(AIT)王睿珂(Erich Kuss)組長、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中油王淑麗組長、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台塑洪宗益協理。

全球正面臨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的重大挑戰,亟需有效且可行的減碳方法。美國在台協會王睿珂組長致詞時表示,台灣與美國都有邁向淨零碳排的目標。美國是全球推動低碳汽油的先驅,美國長年採用低碳汽油作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之一,不僅減碳效果立竿見影,更提供消費者減碳的選擇。台美是重要的能源戰略合作夥伴,盼透過此次座談交流,促使雙方在減碳路上更進一步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圖二:AIT農業組組長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組長王睿珂表示,台美是能源合作戰略夥伴,盼能加強交流、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強調,台灣正在研擬2050淨零路徑規劃,總共12項關鍵戰略,其中也包括運具邁向無碳化。確實政策推動不可能一次到位,一定是從低碳逐漸邁向無碳,機車就是很好的例子。台灣運輸部門的主要排放源是汽車和機車1400萬輛,目前環保署鼓勵淘汰老舊機車,也有助於減碳。低碳汽油在世界各國早已廣泛運用,最重要的是如何進行社會影響面評估,做好公眾溝通,讓民眾能夠接受。此次座談針對技術面、產業面問題都有探討,相信資料彙整後對運輸部門如何減碳有更多的幫助。

圖三:環保署蔡玲儀主任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表示2050淨零目標無法一次到位,轉型過程一定是從低碳到無碳。

美國穀物協會乙醇技術顧問Rowena Torres-Ordonez以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基礎設施以及車輛適用性評估進行專題演講分享。她表示,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已有近半世紀的歷史,從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汽車兼容E10低碳汽油已不是問題,所有廠牌汽車皆可直接使用。尤其低碳汽油具有親水性的問題,美國已經建立完善的指導原則和知識體系,透過核心技術將乙醇和水相分離(phase separation),以穩定油品的品質,確保低碳汽油輸配系統全程保持乾燥。例如每個配送點都會檢測含水量,避免水干擾問題,而對比過去E3低碳汽油,E10低碳汽油對水份的抵抗能力更強,並不會影響到行車安全。Rowena更進一步表示,減碳、低污染必須倚靠多元策略並進。低碳汽油非常容易推動,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替換原本的汽油,對於民眾、社會不易造成影響,卻能立即減碳。Rowena強調「假設 2040 是淨零碳排階段目標,那我們該如何思考從現在過渡到2040?低碳汽油與電動車策略完全不衝突,可以同時共進」。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在社會公正轉型的基礎上,低碳汽油在技術上絕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可行解方。曾有民調指出,許多民眾認為電動車是高價產品,負擔不起,導致短時間內電動車無法普及。淨零轉型的過程必須特別注重社會階級的公平、公正,若能直接從傳統燃油的成分調整達到減碳效果,是相當務實的做法。另一方面,從實務上來看,電動車所需的電力仍有八成以上倚靠火力發電,因此運具全面電動化並非淨零碳排的終點。況且,能源選項的多元化,其實是對台灣能源安全的保障。葉欣誠教授強調,關鍵還是在於政策推動的決心,尤其政府單位應由誰主責,低碳汽油的推動涉及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環保署、經濟部、交通部等多個單位,必須有明確的任務賦予。

圖四:葉欣誠教授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台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電動車短時間內無法普及、且電力碳排仍高,應該從務實角度思考導入低碳汽油。

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洪宗益協理表示,只要政府政策明確,推動E10低碳汽油在技術上不是問題,若能循序漸進推動轉型,配合誘因機制和輔導,消費者應該可以接受低碳汽油,畢竟電動車政策無法一步到位。公正轉型絕對是減碳過程中必須關注的環節,尤其年輕世代,機車擔任主要的短程工具,更是經濟弱勢族群的移動需求核心,如何讓他們也能參與減碳是政府必須思考的。這也帶出一個思考的出發點,減碳轉型究竟只能從購買運具更換的思維出發,還是可以讓既有交通運具也能扮演減碳的角色?

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表示,社會對於低碳汽油的原料一直有所誤解,目前仍有人認為能源作物可能與糧食相互競爭。事實上全球農作物生產效能歷經數次突破性成長,其產能用於供應生質燃料的比例不到5%,影響微乎其微,燃料會與糧食競爭的說法早已是過去式,這點政府有責任廣為宣導。低碳汽油能直接達到減碳、減少空污的效果,包括美國在內的先進國家已經提供很多極好的導入經驗,油品問題無須擔憂,只是過往E3低碳汽油效果有限,E10的效益相對顯著。張學義委員補充,台灣電力供應源的轉換各界都有疑慮,思維不應綁在運具轉換,而是整體上如何導入乾淨能源。

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指出,從策略規劃的角度,所有有助減碳之選項都應納入思考範圍。資料顯示低碳汽油生產的碳強度在持續下降,若要驗證所使用的原料是否永續,可以參考德國生質能源料源之永續性認證制度、或歐盟永續性生質燃料標準。若從整個生命週期證實是有減碳效益,對未來社會大眾推廣也有幫助。其次,淨零碳排轉型的過程,公正轉型絕對是重要議題。尤其台灣具有大量機車的社會特殊性,其代表轉型的背後,受影響的不只是燃油車廠商,更包括不一定有能力轉換電動運具的一般民眾。建議政府可盤點目前低碳汽油適用機車類型,以明確低碳汽油在轉型過程中可帶來之「公正」社會效益。

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則表示,淨零碳排必須是跨國、跨產業的合作行動,才可能共解氣候危機,這不是單純的貿易關係。樂見台美能源戰略夥伴有更緊密的合作。黃育徵也補充,要達成淨零碳排目標,整個社會都必須思考新經濟模式,非僅有供給端的改變,更需要考量需求端的槓桿角色。民眾必須有意識的改變自己邁向淨零生活,才能帶動淨零生產。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表示,不論是從消費端推動低碳汽油、或從產業端推動電動車,同樣都可以協助運輸部門減碳,對運輸部門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階段減碳目標有很大幫助。目前應優先評估是否納入國家淨零碳排減碳戰略中,確定納入國家政策推動方向後,再由主政部門規劃具體推動作法與分工,較為可行。黃錦明科長認為,導入低碳汽油最重要的是相關標準的訂定,可由公協會依照市場需求提出E10低碳汽油的油品標準,提供給標檢局審查,同時參考國際經驗建立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減少運輸、摻配、貯存過程中可能讓汽油變質的問題。建議系列座談未來可更務實討論,包括交通部公路總局、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汽機車相關公協會都應參與討論。

在車輛適用性的問題上,國際上雖然已有相當豐富的證實研究,美國再生能源協會(RFA)也在全球七國進行研究,機車也能直接使用低碳汽油,經濟部永續發展組潘建成科長仍建議,若要增加對民眾的信心,應要有本土科學數據的研究,才能夠提高民眾的信任。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也表示,品牌車廠角色也可加入討論,讓原廠能夠向車主說明低碳汽油的適用性,民眾的疑慮也會降低。

圖五:蔡俊鴻董事長_and_盧智卿駐台代表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蔡俊鴻、美國穀物協會駐台代表盧智卿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盼與政府共同合作台美淨零碳排行動。

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結語時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甚至帶動農業的升級轉型。美國十分願意與台灣政府、民間共同努力,將成功的經驗、技術專業等資訊與大眾進行交流,與台灣政府一同達成2050淨零碳排目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