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埃及、印度、中國和韓國四個新崛起國族的「威爾遜時刻」

1919年,埃及、印度、中國和韓國四個新崛起國族的「威爾遜時刻」
Photo Credit: G. V. Buck, from U. & U.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威爾遜時刻」的故事就是威爾遜理念如何闡述與傳播的故事,其中最為顯著的是所有人民擁有自決權的理念,以及圍繞國際聯盟所建構出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所有成員國享有平等地位,而非擁有對等權力——的相關概念。

文:埃雷斯・馬內拉(Erez Manela)

威爾遜對於新世界秩序的承諾攫取了全世界的想像力。隨著大戰的影響被廣為察覺,威爾遜的言論不僅吸引了政治精英,還有普羅大眾,儘管他言論的意義和意涵在不同群體間有相當大的差異。當然,部分人士依然抱持懷疑態度,且隨著和會情勢的發展,以及在其他地方也無法實現他們期望的事實,其他人很快和懷疑者們一樣,對眼中的昔日英雄感到失望。不過,從一九一八年六月到一九一九年初春,威爾遜的願景看似就是國際社會的未來,而且這未來也必須仰仗他身為世界事務領袖的影響力。因此,「威爾遜時刻」應該被檢視、並且被理解為一種國際現象,這樣做不是因為當時地球上的每個人都知道威爾遜的言論,而是因為他的話語散播與意涵的範圍超越了歷史敘述的一般地理範圍。

當威爾遜發表「十四點和平原則」演講或其他知名演說時,不同的群體和個人採用了不同程度的自決說法,並運用在不同的環境,而這和威爾遜個人的原本意圖相去甚遠。或許其中最為人知曉的案例是,許多從奧匈帝國和俄羅斯帝國廢墟中興起的中東歐民族都採用了自決的說法,那有助於形塑戰後的協議,讓捷克斯洛伐克、波蘭,以及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與斯洛文尼亞人的王國成為獨立國家。還有某些群體也採用了自決的說法,直接針對戰勝國提出主張,雖然他們並非要求政治獨立——例如愛爾蘭,就是在現有政體中爭取其權利受到承認——如重要的美國非裔激進分子威廉.杜波依斯(W. E. B. Du Bois)與威廉.門羅.特羅特(William Monroe Trotter) 。此外,採用自決說法者並不限於那些自視為受壓迫或是邊緣化的群體。事實上,正如赫伯特.威爾斯在本章引言中所揭示的,曾有一段時間,歐洲與北美的大批進步人士和激進分子基於威爾遜原則,對更和平的世界秩序懷抱著千禧至福將近的期望。

本書聚焦於「威爾遜時刻」在殖民地世界中的特殊意義,這裡的殖民地從廣義來說指的是屬地或半屬地(The dependent or semi-dependent territories),涵蓋當時幾乎所有的亞洲和非洲地區 。如果本書試圖討論一整個殖民地世界,即便是限定在較小範圍的地理區域與知識觀念,其結果若不是會得出一個泛泛而談的概論,就是要寫成好幾本猶如百科全書的著作。另一方面,僅僅描述某個地區或是某個單一群體的「威爾遜時刻」故事,將無法全面掌握基於當時國際脈絡的殖民地經驗,且會失去寬廣且整合視角的洞察力。因此,為了結合有條理的細節與寬廣的視野,本書專注在四個地區的族群:埃及、印度、中國和韓國。

本書將講述這四個在當時新崛起的國族對「威爾遜時刻」的回應,探索他們在面對挑戰和機會時不斷演化的自我認知,並考察這認知的影響是如何反映在他們的論述、作為和目標中。本書也重建了由他們所發起並蔓延開來的國際運動的始末——離散海外的社群和前所未有的群眾動員,在這其中雙雙扮演了重要角色——並將他們與一九一九年春在這四個地區所爆發的廣泛改革性抗議運動之間做聯結。民族主義——作為某種意識型態以及政治實踐的形式——在觀念和歷史層面上都在國際政治脈絡內部演進,且必須在這脈絡之內才能全面理解它。

當然,這幾個族群在歷史、社會結構以及他們各自和帝國主義間的關係上有著很多差別。然而,埃及人、印度人、中國人與韓國人同樣擁有共通的歷史條件和被殖民經驗等等重要元素。這四個社會長久以來都是整合性高的社經和政治實體,他們的精英階層也都被灌輸了不同的文化和歷史認同意識。此外,這四個社會到了一九一四年時全都已經發展出由各個文化性、社會性流動的個人們所組成的具有影響力的群體。這些群體的成員熟悉西方語言和思想,並開始發展與傳播用現代詞彙闡述的民族認同觀念 。

「威爾遜時刻」向這些精英提供了史無前例的機會, 也就是以這些新興的民族認同名義來推動他們的主張,並且加強和擴展他們在國內外的合法性(legitimacy)。巴黎和會提供的自決原則和各種國際論壇促使民族主義領袖們重新思索他們的策略,重新定義他們的目標,並更為空前地號召國內選民支持自決。一九一九年春,在這四個社會中,幾乎是同時爆發了反對帝國主義的全面性抗議運動:中國的五四運動、甘地在印度發起的非暴力抵抗運動、埃及的一九一九年革命以及韓國的三一運動。

這四個社會——當然也不限於這四個——在一九一七年到一九二○年這期間,我們看到了反對帝國滲透和控制的抗爭急速發展,也看到了在後續反殖民鬥爭中扮演核心角色的機構或個人的崛起。在埃及,資深大政治家、後來在埃及被緬懷為「國父」的札格廬勒在大戰前就長期在英國掌控的政治系統下工作,如今則組建了一個打算在巴黎和會上提出埃及獨立訴求的代表團。為了領導此一運動,札格廬勒建立新政黨,這政黨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都主導了埃及的政治 。與此同時,印度與大英帝國之間也發生了類似由調和轉成對抗的事件,即印度國大黨——在戰前堅持對大英帝國採取溫和立場——成為了動員抵抗英國殖民當局的媒介。一九二○年,聖雄甘地掌控了國大黨。甘地於一九一九年時還堅定地支持印度留在大英帝國內,此時卻轉為激烈反對。甘地的國大黨產生的新激進主義,預示了一個民族主義分子不斷鬥爭的時代,而這樣的鬥爭最終使英國在一九四七年撤離印度 。




年末壓軸不容錯過!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就在此刻

年末壓軸不容錯過!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就在此刻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今年10月7日上午10:00舉辦線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以「技術開發」為活動主旨,透工作坊、講座形式,圍繞NET & Java現代應用、雲端服務、人工智慧等數位技術進行交流,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

現今雲端已達到隨需可用的成熟度,企業該如何備戰自身技術力,了解透過雲端發展AI/ML應用、大數據分析、優化架構,並趁著新服務或新應用的契機嘗試上雲,或是將既有應用搬遷上雲,達到未來以更低成本有效管理內部資源及強化資安,並減少資源閒置,搭配現代化的方法論及工具保持未來彈性,在技術系統上達到永續經營。

AWS首次在台灣舉辦「AWS Enterprise Dev Day」,希望與企業交流如何在AWS上快速有效地遷移和現代化,以及針對希望了解開發、部署、管理現代應用程序的.NET與Java開發者介紹適合使用的工具和服務。

AWS Enterprise Dev Day活動特色

此次活動為首次為企業舉辦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為所有.NET與Java開發者量身打造的技術議程,以及同時從主管與開發者角色出發的活動內容設計,如有關於企業上雲挑戰、資安、現代化、開發、訓練考照等精彩內容。歡迎企業執行長、資安長、技術主管、及開發人員團隊立即報名,幫助您利用AWS雲端的廣度和規模,與眾多技術專家交流,持續保持自身企業在未來的即戰力!此外,本次活動全程錄影,報名參與者即可獲得AWS的演講內容。

最特別的是,此次活動下午場次採多軌分場的方式進行,屆時將有多場堂精選技術議程及實作上機工作坊,包含AWS熱門服務精華、方法論、最佳實踐、實戰分享等;而後續更將開放另外報名「.NET & Java現代應用開發實作工作坊」,帶您透過專業技術團隊支援及現場技術專家一對一諮詢,搭配實作課程與團隊協作解決實際技術難題,並與開發者技術同好現場即時互動交流。

立即點此報名「AWS Enterprise Dev Day」開發者技術盛宴!

本場開發者聚會將包含以下七大主題:

  1. NET & Java現代應用開發(.NET & Java Modern Application)
  2. 搬遷上雲(Migration)
  3. 無伺服器服務(Serverless)
  4. 容器服務(Containers)
  5. AI / ML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AI/ML)
  6. Data Analytics資訊安全(Security)(Security)
  7. 訓練考照(Training & Certificate)
1080x1080_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您是企業執行長、技術長、技術主管、資安相關人員、IT人員、解決方案架構師、開發人員、工程師或系統管理員,邀請您一同現場交流,藉此掌握現代開發趨勢、AWS的熱門雲端技術、平台與服務。

AWS Enterprise Dev Day活動資訊

1200x628
Photo Credit:AWS

日期:2022年10月7日(星期五)
時間:10:00 AM~3:30 PM
地點:南港展覽館二館 7F

立即點此報名「AWS Enterprise Dev Day」開發者技術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