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人士看台灣的「數位門面」:匪夷所思,不停原地打轉

外籍人士看台灣的「數位門面」:匪夷所思,不停原地打轉
Credit: Reuters/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人知道明確申請步驟是什麼,條件非常模稜兩可,按下『進一步了解』之後只會收到其他移民網站的連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當外籍人士第一次考慮要來台灣的時候,他可能會上網查資料、自行申請創業家簽證等等,這些人說的有時候不見得是英語,你可曾想過成為少數申請成功者的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嗎?

其實,有關來台的資訊和可取得的資源,對外國人而言通常十分零碎、模糊。以「Contact Taiwan」——經濟部的官方入口網站為例,這個網站主要負責處理針對外籍人士的宣傳與推廣活動,目的在於吸引投資,但這個網站設計讓人眼花撩亂,做為台灣與世界接軌的官方門面實在不足。

例如,目前網站中間有一橫幅,寫道:「Taiwan has passed a NEW STATUTE that offers many BENEFITS to foreign talent…Making their life and work in Taiwan more convenient. (台灣已經通過新法,將提供外籍人才許多福利……讓他們在台的生活和工作更便利)」,這句話反映了政府和在台外籍人士之間的認知落差,草率的設計也無益於吸引有效海外人士。

CTtaiwan
Credit: Contact Taiwan
台灣的數位門面需要專業設計師和廣告文案人員的一臂之力

「Contact Taiwan」於2016年成立,政府似乎深知單有一個網站行不通,考量台灣亟需引進外籍人才,以維持經濟競爭力並因應人才流失,行政院因此責成國家發展委員會改善現況。為此,領軍的國發會副主任委員高仙桂近期召開會議,與經濟部、勞動部、教育部和科技部官員,以及台灣僑務委員會和外籍人士代表商討如何改善攬才不利的現況。

張代偉(David Chang)是外籍人士代表其中一位,36歲、台裔美籍的他是台灣全方位翻譯公司一元翻譯(Wordcorp)的執行長,之前在紐約州和現已退休的參議員Thomas K. Duane共事,並曾協助希拉蕊‧克林頓2008年的總統選舉。在政界的經驗讓他了解到在美國國會和州議會中,亞洲和亞裔美國人通常未受應有的重視。

他向《關鍵評論網》表示:「我發現語言是個問題,台灣長期在政治上、歷史上都沒有辦法有效和全世界推廣、行銷自己。」他認為台灣應該有更好的方法來向外界推廣自身的價值和特色,在自己的翻譯公司營運上軌道後,開始把目標轉向改善台灣行銷自己的問題。「我當時想整合我們的翻譯科技和資源網絡,提供中小企業一個平台,用 36 種不同語言來行銷自己,也透過分析工具顯示閱讀網站文章的訪客來自哪些國家,協助企業鎖定目標市場,基本上是一個全球市場的情報工具。」

可惜這個計劃因為台灣企業普遍性的行銷思維缺乏而難以推動,思索調整腳步之時,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2017年6月發表,向不滿美國總統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的環保人士喊話的經典演說,啟發了他。「他的意思就是『來法國吧』,還說要建一個讓入境程序超簡便的網站」張代偉說,「我當時就想:『台灣也可以這樣做啊!』」

台灣對外國人才的門面,可不可以簡單一點

在台灣移民署和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的網站上查找來台資料已經不容易,讓過程更複雜的是張代偉所說「政府設計網站的方法」,基本上就是把所有重要資訊分散放到好幾個網站,表示有做到「盡責治理」。

例如,政府夸夸其口的創業家簽證計畫,用意是吸引新創公司來台設立據點,幫助政府推動經濟轉型,但這項計畫在在顯示就算立意良善,馬虎草率的實施方法也只是徒勞無功。簽證開辦兩年多來,不到100人申請,雖然有超過八成的成功率,但多數申請人都需要加速器和育成中心的幫助,無法自行闖關。取得簽證得經過不同政府部門的層層手續,負責執行計畫的外包公司也不在乎系統是否方便使用,最後整個程序變得極為複雜難解。

美國傅爾布萊特學者Nate Maynard回想自己曾經想在台北設立永續顧問公司,上網查詢簽證申請程序,卻發現「沒人知道明確申請步驟是什麼,條件非常模稜兩可,按下『進一步了解』之後只會收到其他移民網站的連結。」網站上的資訊並沒有寫明需要多少資金,而且雖然網站有提到關鍵產業的申請者可以及早獲發簽證,他也不知道怎麼確認哪些才是關鍵產業,最後只能放棄。

除此之外,配合《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於今年2月8日推行的「四證合一」外國人才就業金卡制度也有許多類似的問題。

就業金卡提供所謂「特定專業人才」許多福利,包含工作許可、居留簽證、外僑居留證及重入國許可,且無須受一定雇主聘僱,並享所得稅優惠。YouTube共同創辦人台裔美籍的陳士駿(Steve Chen)以及曾為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設計服裝的知名設計師吳季剛(Jason Wu)都已申請,但根據《關鍵評論網》掌握到的消息,外籍人士對此制度的負評仍然居多。

部分原因在於台灣以外的人士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制度,知道的人則是被申請流程弄得暈頭轉向。某位目前正等待金卡申請審核的外籍顧問表示,他一開始連網站都找不到「我最後是透過《台灣英文新聞》的文章找到的。申請方法不清楚,頁面標題也匪夷所思,最後都是在原地打轉而已。」

申請人在獲得審核結果前都必須繳交一筆費用,這名顧問要繳的費用是台幣5,700元。他表示:「就算我每個程序都辦好了,我還是不確定到底會不會過,因為標準並不清楚。裡面說到前一份工作的月薪要達16萬台幣,我想說那不要申請了,但移民署人員說那不是強制規定,但後來一位資深官員又反駁他的說詞。」

「制度才剛推出,有這種情形也難免。但我寧願他們說:『我不清楚,我查一下』,而不是跟我說他們自己覺得是這樣,只為了保住面子。問路的時候這樣就算了,但今天影響的是我的未來和職業發展,我需要明確清楚的資訊,才能好好做決定。」

看看愛沙尼亞,小國家也能有大格局

和台灣政府丟出一堆零碎資訊讓外籍人士自己弄懂的做法相比,要成為愛沙尼亞公民或在當地設立公司,連踏進愛沙尼亞都不用。

愛沙尼亞的「數位公民證」(e-residency)自2014年10月推行以來,已有超過33,000人申請,愛沙尼亞針對盈餘轉投資而非分配的企業更提供零稅率優惠,成功吸引5,000家企業進駐。勤業眾信估計2021年以前,數位公民證可望為愛沙尼亞創造3,100萬歐元的淨收益,以及價值1.94億歐元的間接社會經濟效益。

1631_e-Residency_kit_Creative_Agency_TAN

Credit: Toolbox Estonia
愛沙尼亞吸引全球的數位窗口操作簡便、設計得宜

愛沙尼亞籍的歐台工商聯合會理事長Julia Vassiljeva表示,這一制度是「小國家大格局(small country thinking big)」的成果。相較於台灣的外交與國內事務由主管機關各行其是,愛沙尼亞的數位公民證制度是現有身分證制度的延伸,提供愛沙尼亞居民行動停車、線上繳稅甚至線上投票等服務。除此之外,愛沙尼亞也透過X-Road系統,將政府資料放在安全的區塊鏈中。這個系統被譽為「數位愛沙尼亞的基石...讓公私部門的各式數位服務能彼此連通、順利運作。」

舉例來說,主管機關想存取某民眾的資料,必須先徵得其同意,取得同意的過程只要透過一款應用程式即可完成,Vassiljeva說這樣的系統帶來「180度的改變」,行政效率和便利度大大提升,方便民眾利用政府服務和資訊。

Vassiljeva已經向台灣內政部介紹數位公民證制度,在這之前,日本和新加坡等亞洲國家也已經向愛沙尼亞取經。Vassiljeva說:「我們目前和40多國合作,協助改善數位系統」,她也提到在台灣要建置這樣大規模的系統,最大的問題是民眾和政府之間缺乏信任。「大眾需要看到政府是在為他們謀福利,台灣政府應該從重要性比較低的項目開始」她表示「如果能從小服務開始,或分階段讓每座城市數位化,就能慢慢獲得大眾的支持。」

張代偉也建議國發會採用多語言的直覺式介面,在申請人申請簽證時提供引導,略去多餘資訊,提供各式實用資源,滿足潛在創業家獲得資金、銀行服務等重要需求。「國發會設立研究計畫、公開招標,我們得標後有一個半月的時間能完成,重點在於建議政府不應再浪費資源創造內容,對於不甚了解的群眾也不必費力行銷。台灣已經有外籍人士社群,和他們合作也有更有效的方法。」

30232360_10156440958303593_2009699467_o
Credit: Crossroads
Crossroads 的介面可望為有意來台的外籍人士省下許多麻煩

張代偉的計畫目前正待國發會答覆,但無論如何一定會推出Crossroads平台。他表示:「如果能成功幫助更多人來台、融入台灣,就能想辦法合作,政府就能專注在政策面。我們會從中文和英語開始,之後拓展到日語和東南亞語言,第一個是馬來語。」Crossroads的簽證介面將整合複雜的政府系統,簡化流程,只顯示申請人需要了解的資訊,並和台灣易簽合作,幫助企業和旗下員工輕鬆在台設立據點。

雖然目前還無法確定國發會是否支持張代偉和他的平台,但至少政府秉持開放態度、聽取多方意見,對外籍人士的建言也洗耳恭聽。政府的開放之路能走多遠呢?我們拭目以待政府要讓Taiwan用怎麼樣的面貌,Contact這個世界。

本文由關鍵評論網國際版譯編,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David 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