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風和魂》:暴走族、搖滾族和竹之子族,日本不良少年穿著風格興衰

《洋風和魂》:暴走族、搖滾族和竹之子族,日本不良少年穿著風格興衰
Photo Credit: Mike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式風格在日本不良少年之間的普及擴散,但他們並不注重完美的模仿,他們利用美國的影響力威嚇大眾──飛機頭、夏威夷襯衫、髒牛仔褲──但在右翼服裝能提供更大的效力時又捨棄了這些。

文:W.大衛・馬克思(W. David Marx)

一九七○年代中期,來自鄉下地方的暴走族團體每週末會駛入東京,慢慢騎著摩托車在原宿街頭來回穿梭。就跟新宿一樣,市議會每週六會將表參道封路,成為行人徒步區,希望藉此阻止幫派行動。然而,這項壓制之舉反而卻催生出另一種不良行為。過去的暴走族團體穿上搖滾風格服裝,聚集原宿,圍在一台ZILBA’P音響旁,隨著美國五○年代流行歌曲跳舞。男生穿著黑色皮夾克、捲袖口袋白T、破舊的直筒牛仔褲、機車靴,頭上頂著高聳、油亮的飛機頭。在他們身邊旋轉的女伴則穿喇趴裙,馬尾上綁著超大蝴蝶結,腳蹬鞍部鞋、摺得短短的白襪,手戴白色蕾絲長手套。

這些男男女女跳的是經過精心編排、有不同變化的扭扭舞和吉特巴舞。但在以同性社交為主的日本社會裡,他們不能一起跳:男生一起擠在中間,女生則在外圍擺動身體。他們最後組成正式團體,每週日聚在一起跳上一整天舞。媒體稱呼他們為「搖滾族」。

警方很快就將搖滾族趕出表參道,迫使他們得在附近的代代木公園一個類似的行人徒步區另起爐灶。每週日從上午十點直到天黑,那片位在原宿車站外的一小塊柏油地就成為大家的新樂園。在一本正經的日本社會中,原宿保留了每週一次的「節慶」,讓年輕人開心地裝扮、跳舞,無需顧慮父母或老師的監督。代代木公園的搖滾族大受歡迎,吸引到另一個類似的次文化「竹之子族」,他們穿著色彩鮮豔的功夫裝大跳迪斯可。

加入搖滾族和竹之子族的年輕人,大多是平時無精打采的年輕藍領勞工。NHK在一九八○年六月推出的紀錄片《年輕廣場:原宿二十四小時》(若い広場:原宿24時間)就跟拍了一位竹之子族成員「彌生」;十五歲的她抱怨自己活得像個「人偶」,老是得對父母及長輩說「是」。星期日是她唯一能表達自己真正看法、充分做自己的日子。這部紀錄片也側寫了「肯」,他是搖滾族團體午夜天使的團長。肯在初中休學後,從秋田縣的鄉下地方來到東京。他平日靠打工為生,住在一間沒有窗的狹小公寓,牆上貼著詹姆斯・狄恩、飆車族,以及卡蘿樂團矢澤永吉的海報。在NHK隨團拍攝午夜天使那天,肯宣布,他得回到秋田老家務農。

這部紀錄片顯示,大部分搖滾族都是「ツッパリ—tsuppari」──那個年代對不良少年的稱呼。精心編排的舞蹈儘管看來拘謹古板,但這些團體主要都是由強悍、愛惹事的輟學生組成。團體領袖往往得宣稱,他們不讓參與飆車或亂噴油漆稀釋劑的人加入。到了一九八○年,每週日會有大約八百名來自不同的搖滾族和竹之子族的舞者出現。一年後,全日本的搖滾族增加到一百二十團。警方分辨不出搖滾族和暴走族,於是每週末會逮捕十來個舞者,罪名包括未成年抽菸、喝酒,以及其他輕微的違規事項。

山崎眞行的古著服飾品牌「奶油蘇打」利用復古的強悍風格,讓鄉下的不良少年與時尚族群在原宿形成一種不穩定的結盟關係──但雙方的緊張關係在所難免。一九七八年二月號的《安安》雜誌就引述了兩個穿著紅白條紋運動羊毛衫的十六歲少女接受街訪所說的話:「我們討厭不良少年。我們喜歡可愛的男生。」對於自己的風格變成不良少年的註冊標記,山崎眞行也是五味雜陳。學校老師將「奶油蘇打」的衣飾當成「暴走族用品」沒收,讓山崎覺得很受傷。山崎眞行在自己的出版刊物中表示:「我認為不良少年與五○年代之間沒有任何關聯。五○年代風格與不良少年時尚並不同。」然而,五○年代運動最後變得比「奶油蘇打」和山崎眞行還重要許多──它是全日本不良少年時尚的重要支柱。

如果說,中產階級青少年不喜歡與勞工階級青少年共享五○年代狂潮,那麼勞工階級青少年就真的非常痛恨這種複合時尚削減了皮夾克、夏威夷襯衫和牛仔褲原本的那股粗獷狠勁。飆車幫派需要一種更能令旁人恐懼的造型。從一九七○年代中開始,他們在美學上改變方向,開始仿效與黑幫有牽連的右翼團體。這些極端民族主義者會現身抗議場合,身穿以藏青色清潔工制服改成的仿軍裝。暴走族模仿這些藍色連身服,將之命名為「特攻服」。年輕飆車族在衣服上用金線繡出右翼標語。暴走族同樣以漢字寫出自己的幫派名稱,而不是採一般的片假名或羅馬拼音,希望藉此表現帝國年代的榮光。他們也會在集體行動時揮舞日本帝國軍旗,並在頭帶上放上納粹十字。’當時有兩個飆車幫派更採用「納粹」與「希特勒」的名稱。

儘管有如此驚人的法西斯式外表,暴走族對右翼理念卻毫無興趣。人類學家佐藤郁哉在京都實際與飆車族接觸時,發現他們「對民族主義的意識型態漠不關心」,對於右翼組織也普遍抱持負面看法。這些飆車族主要是要享受那種因為大肆運用戰時的禁忌意象,而讓世人震驚的權力。

到了一九八○年,暴走族風格既受到同盟國影響,同樣也看得到軸心國的影子,形成了一種融合了右翼神風特攻隊與美國油頭飛車黨的混合體。暴走族人數在一九八○年代初期暴增,在八二年達到最高峰,共有逾四萬三千人,得到認可的團體多達七百一十二個。暴走族最後發展出一種外型:印上團體名稱的頭帶綁在後梳的邋遢飛機頭上、藍色連身服、稀疏的鬍鬚、眉毛剃光,以及彎成四十五度角的太陽眼鏡。在學校,叛逆的年輕人把傳統的黑色制服拿去修改──放寬褲管,或將制服領子拉伸到幾近可笑的高度。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