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因「三中案」再次應訊,為何全程4小時都行使「緘默權」?

馬英九因「三中案」再次應訊,為何全程4小時都行使「緘默權」?
Photo Credit: 馬英九總統@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英九認為,北檢已違反《刑事訴訟法》第2條「客觀義務」,以及第245條「偵查不公開」的程序要求,由北檢偵辦相關案件,恐怕已經難期公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台北地檢署偵辦「三中案」,今天上午傳訊前總統馬英九等人。馬英九庭後指出,在本案偵查程序合法性的疑慮還沒有釐清等情況,今天他行使緘默權。

今天上午傳訊前總統馬英九、中投公司前董事長張哲琛等人出庭,釐清案情。馬英九在9時20分左右抵達北檢,面對媒體提問並未做出回應,微笑不語。

國民黨過去遭檢舉賤賣旗下中影、中廣和中視,民國103年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以「查無不法事證」宣布全案偵結,而三中交易案是在馬英九擔任國民黨黨主席期間完成。

不過,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在去年8月公布的中影案調查報告指出,中影公司在民國95年以每股新台幣65元出售股權,但當時的鑑價嚴重低估中影土地價值。

馬辦發言人徐巧芯指出,馬英九擔任國民黨主席時處理黨產,立場清楚坦蕩,公開授權,公正無私,個人廉潔更可接受最嚴格檢驗。

北檢調查「三中案」,曾於去年11月29日傳訊馬英九到庭;經過14.5小時左右的偵訊,檢方訊後將馬英九請回。

馬英九二度應訊,行使緘默權

馬英九出庭後強調:「我從政30多年以來,一向奉公守法、清廉自持,絕對禁得起檢驗。我相信,只要台北地檢署沒有奉命一定要起訴我,能夠公正、客觀、完整、詳實的檢視所有事證,就會知道我沒有犯罪。當然,如果台北地檢署另有考量,我雖不好戰,但也從不畏戰。」

馬英九說,自從他卸任公職2年以來,面對種種莫須有的指控,自己一向全力配合北檢的偵查,換來的卻是長達14.5個小時、被外界批評的「疲勞訊問」,以及鋪天蓋地對外散佈不實偵查資訊,企圖引導輿論,毀滅他的人格和名譽。

馬英九認為,北檢已違反《刑事訴訟法》第2條「客觀義務」,以及第245條「偵查不公開」的程序要求,由北檢偵辦相關案件,恐怕已經難期公平。因此,他去年親自告發北檢檢察長邢泰釗、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涉嫌洩密,並向台灣高檢署聲請,將案件移轉到其他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

馬英九表示,這個聲請案,北檢在今年1月19日回函答覆「礙難准許」,而且還是由偵辦三中交易案的黃姓檢察官自己審核決行;這種毫不避諱的球員兼裁判行為,使他深感北檢在本案中對他的處置,恐怕也是「礙難公平」。

馬英九說,依據北檢今年2月5日來函表示的法律見解,以及《刑事訴訟法》第11條的規定,和最高法院34年聲字第11號判例意旨,對於他移轉偵辦的聲請,程序上應該由台灣高檢署處理才合法,怎麼會由已經被質疑難期公平的北檢,自己審核自己是否應該被移轉偵辦?

馬英九接著說,對於告發檢察長邢泰釗和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涉嫌洩密的案件,在他告發的當晚(去年12月13日),在還沒有分案偵查之前,就召開記者會否認洩密,還把責任推給媒體。如此輕率的處置,如何讓人相信北檢的偵辦會對他公平?

馬英九指出,雖然北檢傳訊他,必須要到,但是,在本案偵查程序合法性的疑慮還沒有釐清之前,在北檢偵辦本案難期公正客觀的疑慮還沒有消除之際,「我決定行使法律賦予我的權利,對於今天檢察官所詢問的問題,行使緘默權。」

緘默權,是犯罪嫌疑人或被告可以保持緘默,對檢察官或法官訊問得以不說不答的合法防禦權利。白話點來說,就是可以在應訊時不回答問題。緘默權源自「不自證己罪原則」,亦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沒有自己證明自己無罪的義務,此亦為無罪推定原則的展現。

但緘默權可不是天下無敵,法律雖明定保障緘默權,但不是指被告、犯罪嫌疑人有恣意選擇回答或不回答的權利。若是選擇性地行使緘默權,有時候講、有時候不講,這樣的態度雖然在法律上不禁止,但是被告自白陳述的證明力會備受質疑,可信性程度也會受影響,該證詞甚至可能不為採信。

北檢開記者會反擊

台北地檢署晚間召開記者會反擊,這場記者會是由北檢襄閱主任檢察官周士榆主持;北檢發新聞稿表示,馬英九親身參與決定三中黨產處理的過程,負有說明義務;本案經過長達一年以上的密集偵查,北檢對本案所涉及龐雜案情事實均詳盡調查。

新聞稿指出,馬英九對檢察官所提出的相關問題,就其親身經歷處理決定部分,負有義務做出合理說明;馬英九身為國家前元首,又曾身兼百年歷史國民黨黨主席,地位崇隆,但歷經3小時30分的訊問過程居然均緘默不答,北檢深感遺憾。

新聞稿談到,北檢為維護馬英九的訴訟防禦權,已盡一切調查的途徑;為了今天的傳喚,事前預擬63個問題及準備26項證據,且為避免馬英九過於辛勞,經與馬前總統辦公室聯繫而事先徵得馬英九「同意」,於本週分2次進行詢問,以利馬英九能有充分時間理解及思考。

新聞稿指出,然而馬英九自始自終對檢察官的問題避而不答,且其聲明稿竟稱「從不畏戰」等,將檢察官依職責對犯罪嫌疑事實的調查,曲解為毀滅其人格、名譽的戰爭。北檢驚愕之餘,認為馬英九身為法律專業人士,竟不為法律上訴訟防禦權的正當行使,顯對國民做出不良示範。

至於馬英九聲請將本案移轉到其他地檢署偵辦部分,周士榆說,最高檢察署及台灣高等檢察署均認為,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馬英九的聲請於法無據,故將聲請函轉北檢依法辦理,馬英九於今天聲明稿中指出,「程序上應由台灣高等檢察署處理才合法」等,顯有誤會。

周士榆強調,北檢堅守偵查不公開原則,就本案前已發10次新聞稿澄清外界不實訊息,請各界理性看待偵查中的司法個案,並給予檢察官純淨辦案空間,請相關涉案人士勿作無謂渲染及政治操作。

周士榆呼籲,相關涉案人士應配合司法調查,協助還原事實真相,始為正途,此才有利於台灣民主法治發展,是為國人所盼。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