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大數據》:驚悚小說為何一再使用簡短有力的懸念式結尾?

《文學大數據》:驚悚小說為何一再使用簡短有力的懸念式結尾?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沒有跡象顯示文學作家很快就會成群投身使用這種手法,但是對暢銷驚悚小說家來說,用單一句子形成的段落為章節收尾,似乎是《哈迪男孩》或《智仁勇探險小說》那種顯著懸念式標點自然演進的結果。

出版時間距今最近的《紐約時報》冠軍暢銷書中,有四十本小說屬於驚悚、神祕或懸疑類,其中又有三十六本的章節結尾段落都比同一章的其他段落更短。在典型的驚悚小說裡,單句成段出現在章節結尾的頻率,比出現在章節中間的頻率要高60%。

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種短促的段落。在為克萊頓《侏儸紀公園》所寫的書評中,馬丁.艾米斯就批評這本小說有很多「只有一頁的章節、只有一句的段落、只有一字的句子」。就算艾米斯指的不是章節結尾處的文字,他顯然還是覺得克萊頓用的短段落在驚悚小說中很老套。

不過,在《The Information》裡,也就是艾米斯與上面那篇書評同年推出的小說,有30% 的章節結尾都是單句成段。這幾乎是書中其他部分使用單句成段的兩倍。即便是艾米斯這樣的文學作家也會發現,想吸引讀者往下讀,讓章節突然喊卡還是有點用處的。

這種引人入勝的手法並未從驚悚小說大舉流向文學小說。在二○一三與二○一四年,有四十一本小說分別獲得下列榮譽至少其中之一的肯定:《紐約時報》年度十大好書、普立茲獎決選名單、曼布克獎決選短名單、美國國家圖書獎決選名單、美國國家書評獎決選名單、《時代》雜誌年度好書。這四十一本小說中的三十八本有章節之分,其中又有二十本在章節收尾時用的單句成段比在該章節中間來得多。這個比例只有將近一半,可以視為隨機出現。

小結

雖然沒有跡象顯示文學作家很快就會成群投身使用這種手法,但是對暢銷驚悚小說家來說,用單一句子形成的段落為章節收尾,似乎是《哈迪男孩》或《智仁勇探險小說》那種顯著懸念式標點自然演進的結果。

引人入勝的小說為何會一再使用簡短有力的結尾?有個很好的理由:《飢餓遊戲》三部曲與「艾利克斯.克羅斯」系列也正是因為這個理由才會各自賣了幾百萬冊。是什麼理由呢?

相關書摘 ▶《文學大數據》:每十萬字裡不能超過三個的「驚嘆號定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文學大數據:如何找出暢銷書指紋?解構1500本經典與名作家的寫作祕密》,PCuSER電腦人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班・布萊特(Ben Blatt)
譯者:林凱雄

  • 經典是怎麼誕生的?
  • 海明威、史蒂芬金是否有特別鍾愛的字?
  • 隨著時間的推移,暢銷書「變笨」了嗎?
  • 寫作方式會因性別及年代而異嗎?
  • 暢銷書榜單隱藏了什麼祕密?

為了找出答案,統計學家&記者布萊特設計一個超過1,500本書、容納數百萬字的資料庫,並以文本分析的方式,仔細檢視大數據下的文字,探索經典與暢銷作品中鮮為人知的趣味。在此書中,作者證明了一件事:向名作家學寫作除了仔細詳讀文本外,也可以用統計分析法,找出暢銷、經典不敗的模式!

布萊特以易懂、詼諧的語言,搭配有力的圖像呈現其研究發現——他將透過九個文學實驗,採集數據間的風格指紋、分析文學結構、找出作家的愛用字,引領讀者一同以全新的方式理解文學,並以不同的角度欣賞鍾愛的作家。

數據能透漏的訊息比我們想像的還多,透過數據分析,我們能從喜愛的書籍、崇敬的作家身上知道很多事。那些看似不明顯的資訊,其實早就在那裡,明明白白地藏在眼前,就看我們怎麼解讀了。

文學大數據
Photo Credit: PCuSER電腦人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