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看來很西化,為何仍鼓吹女生早點嫁人?

新加坡看來很西化,為何仍鼓吹女生早點嫁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光耀曾經在一九八三年的一場群眾大會演講中,勸男性大學畢業生選擇女大學畢業生,而不是教育程度低和不夠聰明的女子為妻。

文:李慧敏

為什麼會有兩個官方紅娘呢?這種安排和當初李光耀的想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李光耀曾經在一九八三年的一場群眾大會演講中,勸男性大學畢業生選擇女大學畢業生,而不是教育程度低和不夠聰明的女子為妻。這番話除了希望把高學歷的女性嫁出去外,其實也貫徹了李光耀的優生學觀點,認為一對優秀的父母能培養出優秀的後代。

然而,他的這番勸告非常不中聽,幾乎得罪了所有人。別忘了那個年代社會上沒有多少個大學生,高學歷男性不會因為他的話特地去物色女大學畢業生。那些成為焦點的高學歷未婚女性,也不會為他的話感到高興。

官方紅娘分為兩個不同組織,把擁有大學學歷的男女和非大學畢業生分開,這個作法未必是因為要落實優生學觀念,更大的原因是擔心把高學歷女性跟非大學學歷的女性放在一起的話,男人們都對後者趨之若鶩,最後女大學生又會落得個找不到歸宿的可憐下場。

儘管披著現代化的外衣,多數新加坡人表面上看起來很西化,但我們的社會仍相當傳統,無論男女都跳不出舊思想的框框。男性仍希望娶個學歷比自己低的賢妻良母,而女性也不願意下嫁,因此高學歷女性的擇偶範圍就被縮小了。

兩個不同的紅娘組織,除了舉辦各種社交活動讓年輕男女有機會多接觸外,也挖空心思拍攝廣告,在報章、電視、大街上的看板上大力宣傳,希望單身男女抓住機會認識新對象。不止如此,這個紅娘還想到另一個策略,呼籲已有對象的好心人為其他單身朋友做媒。

進行這麼多宣傳之後的結果如何呢?當然這當中有不少撮合佳偶的成功例子,但是這些無所不在的廣告也引起不少人的反感,更有人調侃,指SDU其實是「Single,Desperate, Ugly」(依然單身、痛苦絕望、其貌不揚)的縮寫。

對官方紅娘機構有了這種負面的印象,於是有不少人卻步了。因為害怕被視為是絕望的一群,所以他們都離這兩個組織遠遠的。

儘管費盡心思,不聽話的剩女們還是有增無減,情況繼續讓人擔憂。後來,政府看來是對剩女們徹底失望了,於是轉而大量引進新移民,試圖以此解決人口問題。可是此舉卻引起強烈的情緒反彈。

在二○一一年一場李光耀與南洋理工大學的大學生對話會中,一位二十七歲的女博士就針對國家如何促進外來人口和本地社會的融入情況做出提問。李光耀重申了低生育率以及人口老化對社會所造成的危害,並為政府吸納外來移民的政策繼續做出解釋。

說完之後,話題並沒就此打住。緊接著,他反問女博士生的年齡、婚姻狀況、是否有男朋友等個人隱私的問題,引得全場哄堂大笑。

在場大學生的反應真是很奇怪,不去進一步追問一個即將影響到他們日後就業競爭的政策問題,反而把這位女生的個人選擇當成笑話來看。

儘管這是非常個人的問題,女博士生沒有必要當眾回應,但顯然她已尷尬得不知所措,只好乖乖地回答。

得到了答案後,李光耀就像慈父一樣,勸她別浪費時間,希望她早日找個男朋友結婚生子,因為孩子比博士學位更重要,更能帶給她滿足感。

不知道那位女博士生最後是否認同李光耀的說法,不過我覺得,早一點找對象和結婚生子兩者之間,未必有緊密的關聯。

究竟有多少人的結婚對象是學生時代的初戀情人呢?更多時候,不少人都是經歷了好幾段刻骨銘心的戀情後,才能找到最合意的那一個。況且,人各有志,到底孩子重要還是其他理想更重要,取決於個人的人生目標和價值觀。

新加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國家出盡所有法寶了,剩女們還是晚婚,甚至不結婚,我想還有幾個方面的原因:一來,新加坡的環境對單身女性來說,還真的沒有太多可以挑剔的地方。過去常聽大人說,女人需要婚姻,這樣以後有人來照顧你、保護你,人生才能有保障。

但是在治安良好的地方,把老公當成護花使者的觀念似乎不太能派得上用場。大家都受到法律和執法人員完善的保護,所以找個人來保護你這個說法說服力不足。

更何況新加坡男性比較溫文有禮,高大威猛型的猛男並不在多數,真有土匪恐怕也未必敵得過人家。

二來,在離婚率不斷上升的年代,婚姻是不是人生保障,讓不少人感到懷疑,所以還是在個人財務上做好規畫比較實際一些。

新加坡政府規定,單身公民要到三十五歲才能購買政府組屋。將年齡訂在三十五歲,應該是對那些過了這個年紀還保持單身的國民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吧。

我身邊許多到了一定年齡卻仍然單身的朋友,似乎也放棄了尋找對象的想法,大家一過三十五歲門檻,便急急忙忙開始物色組屋。

畢竟買房買樓是一個可以憑自己的努力實現的夢想,而姻緣這等事還要拜託月老幫忙,麻煩得很。所以對大齡單身女性來說,除非找到真正喜歡的對象,否則憑自己的能力買下房子,過著逍遙的日子,要比找個老公更加實在。

相信這也是群體壓力所造成的。現在的單身者並不在少數,所以即使孤家寡人也不會覺得自己是個怪胎。然而當周圍單身的朋友一個一個都有了房產,這種心情就比出席朋友的婚禮更加焦慮許多倍。

再者,跟另一些東方社會例如中國大陸和韓國相比,新加坡單身者來自家庭的催婚壓力並不算太大。我曾經遇過一些中國朋友就是因為周圍的人都成家了,父母也不斷地催促,不斷安排相親做媒,結果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為了給家人一個交代,這些朋友經過幾次相親後,找到對象便匆匆結婚了。

過去新加坡家長也會給孩子施壓,但不斷催婚的情況已經很少聽聞。如果自己不急也不介意單身,基本上也沒人奈何得了。

為什麼不結婚,為什麼不生小孩,當然還有其他許多不同原因,包括許多夫婦常說的,生活壓力大,不願意再給自己增添更多煩惱等等——反正都有他們各自的原因和苦衷,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

有一點讓人受不了的是,一些好心人常會勸告準剩女、剩女和超級剩女們不要太挑剔,說什麼「找到適合的就好了」。

每當聽到這句「不要太挑剔」就忍不住想問:「你以為選擇伴侶就像去菜市場買菜那樣嗎?你現在的枕邊人是不是像撿蘋果一樣隨便挑的?你看到爛蘋果還會選嗎?」

我發現,如果當著他們另一半面前問這個問題,他們往往會甜蜜地擁著另一半說:「他/她當然是我的最愛。」即使另一半不在,他們也不會向你承認現在的終身伴侶是自己委曲求全、閉著眼睛娶/嫁的對象。

唉!既然你選擇最愛的那個人與你共度一生,那憑什麼叫別人不要挑剔隨便找一個就好,難道就為了幫助國家刺激生育率製造幾個寶寶?真是不解。

書籍介紹

《新加坡,原來如此!:一個成長在李光耀時代的公民真心告白,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作者:李慧敏

人人都羨慕?各國都想超越?

在後李光耀時代,聽聽新加坡在地人的焦慮和付出的代價。2014至2015年華人地區熱門話題書,讀者票選最愛選讀!第1本新加坡人寫給全球讀者的新加坡在地生活紀實和觀察最親切的文字、最全面的視野、最深刻的紀錄、最真實的告白一翻開就停不下來,完全顛覆印象,給你所不知道的新加坡!

新加坡,原來如此!:一個成長在李光耀時代的公民真心告白_-_ISBN978957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