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的蝸式共居:不怕環境狹小,只想擺脫孤獨

香港青年的蝸式共居:不怕環境狹小,只想擺脫孤獨
記者參觀相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書匯把一層1600呎的空間分做22個單位,每個間隔不到天花板,除了隔音差及廚廁共用外,有租住裡面的青年很滿意,認為能識到新朋友,通過資源共享,來節省日常開支。

問書匯的建築危險嗎?麥喬恩指,書匯「猛咁間唔到頂的板間房,在屋宇署眼中不影響樓宇結構」,亦因此避過「房間」的定義:「屋宇署不會管!」但談及與創辦人同是建築師,他就稱:「人各有志,佢做得生意,梗係想賺多點。」書匯發言人就表示,正因書匯屬「則樓」,團隊由建築師及工程師組成,必定運用專業知識發展:「我們是完全合法」。

據麥的說法,書匯最接近「床位寓所」定義,即床位間隔不必達天花板,提供12個或以上的單人床位。但業主集團把一層分成兩個單位,每單位住11人,剛好比法例定義的少1人,不受《床位寓所條例》監管,免卻申請床位寓所牌照。雖然密集的太空艙貌似青年旅舍,書匯亦不落入《旅館業條例》對「賓館」的定義,因客人租期超過28天,無須申請旅館牌照。

23843523_1725865324093112_48435154288290
書桌的闊度達兩個F4File大。photo credit: 垃圾房,變靚屋facebook

新型蝸居:平均呎租45元

與「豪宅劏房」傲林軒相似,書匯同是打著「共居」旗號。以往劏房市場是,小業主買下一個單位,再分割成2至4個套房,大多有獨立廚廁,賺取利潤;書匯則是由大業主集團購入整棟舊唐樓,以「共享經濟」為名,廚、廁、廳由每層租客共用,騰空更多床位出租。

據創辦人鄭穎琛說法,書匯整棟樓包裝修的成本是1.5億元,若全部床位租出,每月租金收入達60至70萬元,回報達7厘。據差餉物業估價署2月公佈數字,九龍區細單位(431呎以下)平均呎租約33.6元,但據書匯發言人表示,書匯整棟大廈的平均呎租為45元,高於市價34%。

但今年3月尾,書匯獲頒「商界展關懷」標誌,社會服務聯會肯定業主集團Synergy Biz Group有盡企業社會責任。住客阿聰也認為,業主沒有存心謀利,只是政府過於官僚守舊,間隔不好是因修改法例困難:「如果香港人少點泛政治化,因應新事物或start-up出現改條例,就不用搞到咁啦!香港法例寫得這麼死,限制好多人的發展。」

aff72b85-2540-4837-9a98-f8101cc4a3fe_(2)
《大學線》提供
淋浴間的圖片。

青年:享受社交,比住得寛敞、隱私重要

地方擠迫沒隱私、硬件功能不佳,為何住客仍然留在書匯?小葵及阿聰異口同聲:「都是為了人。」

兩人皆享受大學的宿舍生活,想找回那種青春感覺。「我以前住新hall,hall life不多很遺憾,但一直渴望與一班人朝見口晚見面。我是家中的獨女,想有人一起玩,但畢業後同學朋友都很難約。」小葵說。

阿聰大學時住過重視集體生活的宿舍:「我本身有兄弟姊妹,但結婚的結婚,全部搬出去住,剩下我和爸媽在家。未搬入來前,我(對書匯宿友)的期望是未去到兄弟姊妹,但有小小相似,起居飲食、發生什麼都可以幫忙,多點溝通。」

阿聰住了半年,小葵住了3個月, 事實和期望有沒有落差?

阿聰苦訴:「是識到人,但本身打算再close點。可能不再是大學生,大家要返工、生活,投放在這裡時間不多……與住hall時的連繫差好遠,你不再有學生的自由,以前可以走堂玩hall活動,但現在大家都是夜晚才回來。」

小葵笑說,她則一個禮拜只回來3、4次,在屋企和書匯兩邊走。「我和家人關係挺好,但家人做中醫重視養生,管得比較嚴,不能工作到好夜,在家也很易偷懶瞓著。」她的公司在銅鑼灣,家則在炮台山,距離上家比書匯方便,但後者提供自由空間,讓她適時遠離父母的制肘。

書匯中男生比女生廚藝要好,偶爾煮飯一起吃。小葵笑說:「有人煮早餐給你吃,好感動,又會約埋食晚飯。我不懂煮,成日痴餐。」她拿出相片說,單憑小小一隻電爐,宿友也能煮到一隻魚,弄到豐富的早餐。

image_6483441
小葵提供
宿友煮出來的早餐,予所有人分享。
IMG_2499_(1)
小葵提供
單憑一隻電爐也能煮出一尾魚,小葵很佩服宿友的廚藝。

部分人好摺,欠人際交流,浪費宿位

但阿聰依然認為,書匯與想像中的共居差一截。台灣青年公寓「玖樓」的創辦人潘信榮說過,共居是讓城市中一個個分開了的個體,再度走入社群,達至單人也能成「家」的理想。室友未必親如兄弟姊妹,卻能建立朋友以上的關係。

書匯不像大學宿舍,不強制人做運動、比賽,或迫人聊天,這裡活動很輕鬆日常,但仍有人從不參與:「有些人住了半年,你都不知他的名字。」阿聰說。頭幾個月很少活動,有些人很不滿,一和二樓的租客慢慢流失。

事實上,每位租客入住前,必需填妥一份意願表格,經過簡單面試。阿聰認為,書匯還在試行狀態,把關做得不夠好:「一些不太合群的人都入到,我覺得浪費了位置。」

在書匯官網瀏覽入住表格,發現問題共23條,圍繞對私隱的要求、遇到爭執的取態、個性和習慣、對群居和獨處的看法、旅行投宿的喜好等。

阿聰把表格填得滿滿,但形容「無interview可言」:「問我做什麼工作,為何想住,覺得共居是什麼,不太仔細。」小葵則說,業主只在導賞時粗略問過她幾句。

對外國共居模式素有研究、曾發起「一年唔幫襯地產商」的龐一鳴就指,香港新興的共居公寓由私人財團開發,以賺取盈利為目標,很難如外國的社會房屋般,提供有意義的活動予住客一起參與。「就如藍屋,它具保育意義,這類共居鼓勵住客實踐共同理念,如環保、種植等;但私人企業可能投放較少心力於搞活動上。」

阿聽和小葵則指,書匯的定位是「文青風」,業主一開始搞過數次手工藝工作坊,但住客反應冷淡。他們認為,住客即興發起的活動更吸引:「很簡單,都是吃飯、board game、打機、傾計,試過搞movie night。」

IMG_2501
小葵提供
起初書匯無甚活動,引起住客不滿,手藝工作坊亦不討好,後來住客自發聯誼,關係開始變好,但離「朋友以上」的共居理想甚遠。

不求擁有,資源共享,節省開支

共居的另一大理想是共享資源,不通過購買來滿足物慾,透過借用或分享,令設施和空間不至於閒置。這點吸引小葵及阿聰住下去,節省日常開支:「出去租房,家俬電器上網水電要錢,但這裡包晒,又有雪櫃洗衣機,這budget在外很難搵。」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國內政府組織的重要大事之一,就是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國科會)。這個過去主掌國家科技發展預算及科研方向的部會,為何要在這個時刻重新調整組織體質?以及國科會聚焦科技賦能「創新、包容、永續」議題,有哪些不同於以往科技部的實際作為?我們專訪國科會首任主任委員吳政忠了解背後脈絡,讓民眾更理解國科會的任務,透過科技轉型同時帶動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的嶄新出路。

科技部為何要改制為國科會?關鍵的決策考量之一,就是因為在科技管理過程,國家整體預算的限制,領導人必須找到最值得投資發展的科技方向。也是在此脈絡下,吳政忠提到他在2017、18年時候,他擔任政委與林萬億政委、唐鳳政委,共同邀集多個國內政策智庫、領域專家,並廣泛接觸社會各領域不同世代、拜訪國際專家,採取多軌意見徵集及討論交流機制,共同集思廣益之後,擘劃出「台灣2030願景」藍圖。

這項跨智庫的研究勾勒出台灣未來將面臨的具體挑戰,像是人口高齡化及少子化、資源循環利用、工作樣態劇變、地緣政治…等明確方向。針對相關趨勢,經過多次討論檢視,提出2030「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不過這些議題跟科技有關面向,交給過往的科技部執掌就好,為何需要國科會扮演統籌角色?

吳政忠解釋,在他心中,國家的科技政策,不只是科技本身,而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環環相扣。如果是過去的科技部角色,很難與其他部會落實橫向的有效串接,因此在這個國科會成立的時間點,不僅能有效配置政府的科技預算,同時還要整合其他跨部會成員,讓各自部會原本執行的任務能加以妥善融合,更有效率達成未來2030年的「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

另一方面,吳政忠也提到,當這幾年疫情肆虐全球,口罩國家隊、晶片半導體,讓台灣躍升為舉世矚目對象。我們該如何從立基於ICT產業代工、OEM的基礎,運用新科技輔導台灣蛻變為兼具創新、包容、永續的數位島嶼、智慧國家?透過本次專訪,深入洞察國科會在管理相關科技產業發展,會扮演哪些要角及達成哪些任務。

以科技為體、跨部整合為用,從代工心態蛻變創新思維

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可能成為日後成長的阻礙。針對2030年願景的「創新面」,吳政忠提到,過去台灣善於等待歐美品牌開規格,再透過技術、人才實力在代工階段取得立足之地。現在,台灣更應該走出一條自己的創新之路,因為過去OEM模式下的人才培育,造就我們只練習解題,但不會出題目,於是商業競爭只能搶到次要商機。

台灣要創新,就必須有系統化改革,例如過去我們都避免犯錯,這與創新是格格不入的,而政府組織如果只仰賴單一部會,缺乏整合是無法用國家層級進行科技轉型。吳政忠說道,「國科會的成立,就是扮演協商跨部會的關鍵角色,從上游研究、中游法人單位、到下游業界應用,跨產學研一棒接一幫串起來,引領創新之際也能做到科技管理。」

JOHN8828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分享,國科會的主要任務就是做跨部會、上下游整合的工作。

要讓政策、計畫、再到管考,形成一個完善的Closed Loop(閉環),吳政忠以低軌衛星產業為例,他說,「幾年前聽聞SpaceX部署星鏈計畫,我們的太空中心從沒做過通訊衛星,我問如從零發展台灣自身低軌衛星要多久?答案是一、二十年!」

弔詭的是,這些衛星使用的關鍵零組件及晶片,就是由台灣生產。換言之,台灣擁有研發先進晶片的技術,更要從應用端創新找市場藍海。當時吳政忠擔任統合要角,集結太空中心、經濟部、工研院等單位,並且邀請民間企業加入,讓公私的資源整合得以敏捷組隊、快速試錯。

當時的遠見與行動,造就我們的「低軌衛星國家隊」成功打進國際供應鏈,更有望在2025年至2026年實現發射2顆自製的低軌通訊衛星。

走進尋常找問題、想答案,包容式普惠科技向大眾外溢

要想題目,政府組織可以從哪些地方找問題?吳政忠表示,「部會必須要跟地方、跟民眾多接觸,不要躲在辦公室裡面找題目;題目在哪裡?題目就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尤其價值最高的産品是越靠近身體,要知道人的需求在哪裡,『食醫住行育樂』處處是題目。」

吳政忠口中的食「醫」住行,「精準健康產業」正可以呼應2030願景的「包容」面向。讓醫療結合ICT科技優勢形成台灣未來百年大業。這兩大產業匯集的精準健康,不僅符合好題目的需求,讓普惠科技逐漸外溢到一般群眾甚至弱勢群體,減少城鄉醫療資源落差,用科技促成社會包容目標。

精準健康除了橫跨預防、治療診斷、照護等,同時基因、生理病徵大數據,這些資料運用怎麼合法合規,就不只涉及醫療院所、資通訊業者的責任,政府更需要擔負起守門人的職責。吳政忠不諱言,「幾十萬、百萬健康個資,如何避免資安竊取、妥善運用,這是國安問題,必須從管制角度完善規範。」

JOHN877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由政務委員兼任,可提升跨部門溝通效率。

至於該怎麼做?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是由行政院的政務委員兼任,這項制度的設計,讓政委有權協調各部門,商請各部會首長乃至行政體系官員,更有效率進行跨部會討論複雜議題。

以精準健康為例,相關利益關係者涉及民眾、醫院、醫材商、資通訊廠商、以及主管機關衛福部。針對想推展的創新應用,可透過「沙盒」模式驗證,以「並聯」多方協作商討模式,打破過去單點「串聯」溝通,進一步針對法規缺漏之處快速補強,又不拖累應用落地進度。

民眾有感的永續科技,培養跨界視野的科學人才

至於科技政策如何讓民眾有感,同時又實現永續目標?吳政忠坦言,科技效益要讓大眾從日常生活體察到,難度非常高,目前國科會的著力點有兩大方向。其一是基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建構民生公共物聯網,打造中央與地方縣市交流平台,針對水、空、地、災議題,找出可行的科技解決方案。

吳政忠提到,以前嘉南一帶需要人力查看灌溉水道和閘門,這類職務被稱為「掌水工」,隨著農業鄉鎮掌水工高齡化,以及環境變遷造成氣候的不穩定,政府協助導入智慧流量監測、電動水閘門科技,幫助掌水工熟悉科技使用,減輕勞務工作的負擔,增進工作的效率,同時也能有效運用水資源達到環境永續。

國科會推動科技永續的第二個面向,則透過各種科普推廣計畫,吸引更多新世代人才投入科研。吳政忠指出,2019年開始舉辦Kiss Science—科學開門,青春不悶活動,把103個科研場域向外開放,並舉辦多達360場活動,鼓勵莘莘學子用趣味方式愛上科技、研讀科學。

大合影_(1)
Photo Credit:國科會
國科會Kiss Science活動。

不過吳政忠認為,「所謂科學,不應只侷限理工也包含人文社會,讀人文社會也要懂科技」。學者出身的他,過去主要研究領域擅長於應用力學,搭上近期台灣地震不斷,瞬間化身教書的吳教授,展現他豐富的跨領域學養,親切談著地震波當中縱波(P波)、橫波(S波)的差異,他提到,科學在生活中的用處,就是當了解其中的原理,就能在災害發生當下比別人多一份淡定。

當科技定義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科技不止是國科會的科技,科技應該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共同介接。未來國科會在創新、包容、永續還有哪些新施政?讓我們拭目以待。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