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大和解背後,保有核武的金正恩是最大贏家?

兩韓大和解背後,保有核武的金正恩是最大贏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北韓政治相當不透明,所以國際媒體,甚至是其他國家的情治單位,可能都沒有人能準確掌握金正恩本人的想法,或是知道北韓當局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只能根據已經公開的確定消息,以及各個媒體或是官方所公佈的情報來推測。

今天(4月27日)韓國總統文在寅跟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將在板門店舉行歷史性的會談。這次的會談之所以被稱為具有歷史性,源自1950年韓戰打到1953年,韓國跟北韓只簽署了「停戰協議」。這代表韓戰並沒有真正結束,雙方只是協議暫時不向對方發動攻勢。而這次會談根據目前韓國青瓦台方面釋出的消息,極有可能讓南北韓雙方協議出一個具體的和平體制,甚至有可能結束韓戰以來兩韓的戰爭狀態。

但有趣的是,在不久前的去年8月間,北韓才曾經揚言要以飛彈攻擊關島。當時北韓跟美國之間的關係陷入一觸即發的事態,「新韓戰」一詞也成為國際媒體討論的焦點。然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先是北韓接受韓國總統文在寅的邀請,派出代表團參加今年2月舉辦的平昌冬奧;在4月20日舉行的北韓「朝鮮勞動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中,金正恩更破天荒的宣布將停止發展核武,並且將政治方針轉為發展經濟。

由於北韓政治相當不透明,所以國際媒體,甚至是其他國家的情治單位,可能都沒有人能準確掌握金正恩本人的想法,或是知道北韓當局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只能根據已經公開的確定消息,以及各個媒體或是官方所公佈的情報來推測北韓政策的戲劇性轉向,背後可能有什麼樣的因素。

RTSL0Q0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現在第一個能夠確定的消息,是金正恩在會議中透過報告的方式宣布了政策轉向的內容。根據朝鮮中央通訊社的報導

金正恩自豪地宣佈,黨中央2013年3月全會提出的關於經濟建設與核力量建設並舉的戰略路線的各項歷史性任務圓滿完成。

金正恩說,由於我們黨的並舉路線取得勝利,我國人民為擁有維護和平的強大寶劍勒緊腰帶艱苦奮鬥的鬥爭圓滿結束,我們的後代有了能夠過上世上最尊嚴而幸福生活的可靠保證。

由於科學地、依次進行核開發的整個工序,還科學地進行運載打擊手段的開發工作,核武器兵器化完結得到了檢驗。在此情況下,朝鮮不再需要進行任何核試驗和中遠程、洲際彈道火箭試射,於是,北部核試驗場也結束了自己的使命。

從金正恩報告的內容,我們可以看到北韓宣布不繼續發展核武,是因為官方認為他們現在已經擁有威力充足的核子戰力。而報告中「幸福生活的可靠保證」也暗示北韓認為他的核武戰力足夠威嚇周邊國家不敢威脅北韓的國防。因此北韓也不再需要「勒緊腰帶」繼續發展核子武器,並且願意主動關閉核子試驗設施。而在接下來的報告中,金正恩又說:

金正恩闡明我們黨要在自己的力量提升到自己要求的水平,能夠可靠地保證國家和人民安全的基礎上,根據人類共同的願望和志向,為建設無核武器世界做出積極貢獻的愛好和平的立場。

金正恩說,經濟建設與核力量建設並舉的戰略路線提出的歷史性任務得到光輝實現的今天,我們黨面臨著滿懷勝利的信心,進一步加快革命的前進速度,早日迎來社會主義事業最後勝利的重大革命任務。

金正恩闡明,在朝鮮穩定地躍居世界一流政治思想強國、軍事強國地位的當前階段,全黨全國集中一切力量進行社會主義經濟建設,這就是我們黨的戰略路線。要高舉《集中一切力量進行社會主義經濟建設,進一步加快我國革命的前進!》的戰鬥口號,大力開展革命的總攻、經濟建設大進軍。

在報告的後半段,金正恩認為北韓的核武實力足以鞏固國防,因此在這樣的基礎上北韓的對外政策將轉為「積極貢獻的愛好和平的立場」。而北韓既然已經因為核武的成功躍居「世界一流政治思想強國、軍事強國地位」,接下來就可以轉向發展「社會主義經濟建設」。

總結金正恩這份報告的內容,我們可以歸納出兩個重點。第一個重點,在於北韓是「停止發展核武」,而不是「廢除核武」。北韓停止發展核武,是因為他已經保有了自認足夠使用的核武。因此我們也能夠解讀出金正恩追求和平的底線是讓自己保持既有的核子武裝,而不是願意放棄核子武器。第二個重點,在於北韓願意開展和平外交,發展經濟的前提是維持自己的國家安全,甚至是政治思想、軍事強國的國際地位。

因此從上述金正恩的公開報告,我們可以確定北韓的兩大主張是:維持既有的核武、維持國家安全跟提升國際地位。我們接下來的一切推論,就會基於這兩點為基礎。

金正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北韓保有核武對誰有利?

關於北韓維持既有的核武,究竟對誰比較有利,在國際媒體間出現了兩種完全截然不同的聲音。由於過去美國、韓國以及日本的立場,都是要求北韓應該完全銷毀,或是在國際監督下將核武器移往國外。因此像韓國《朝鮮日報》刊載韓國前統一部次官金千植的評論,就談到比起中國希望的朝鮮半島「分階段」無核化,韓國跟美國應該要求金正恩立即在國際監督下廢除核武。在北韓願意接受這樣的條件下,再來談兩韓關係、美朝關係的正常化。如果如金正恩希望,讓北韓保持核武,未來對韓國而言,將造成北韓拿核武單方面要脅韓國的不利局面。

另一種聲音,則是英國《金融時報》刊登中國學者曹辛的評論。曹辛提出了一套有趣的推論,認為隨著美國跟北韓關係的改善,美國說不定會默許北韓用「拖延」執行無核化的方式持有短程的核子武器,然後利用北韓的核子武器來威脅中國。在曹辛的設想中,短程核子武器無法對美國、日本產生威脅,而南北韓如果在未來走向統一,北韓的核武也將成為兩韓共有的「民族資產」,這時唯一的輸家將只剩下中國。

從這些不同的聲音裡,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有趣的重點,那就是北韓持有核武,其實對利害相關的各國都具有威脅性。站在韓國、日本跟美國的角度,會認為北韓背後有中國的影子;站在中國甚至俄羅斯的角度,卻會認為這可能是美國的陰謀。然而這也預示了未來金正恩只要手裡握有核彈,就有吸引美國跟中國相互競爭,爭取北韓支持的重要籌碼。

從這個角度,我們也可以看到,為什麼擁有核彈對金正恩如此重要,因為核彈確保了北韓的國際地位,讓北韓擁有金正恩口中的「世界一流政治思想強國、軍事強國地位」。而這對金正恩建立政權存續的正當性,具有關鍵的重要性。

B. R. Myers所寫的《最純潔的種族:北韓人眼中的北韓人》就剖析了北韓政府的政治宣傳方式。北韓政府歷來並不否認北韓的經濟狀況比世界其他國家更差,但北韓當局用另一種巧妙的方式來包裝經濟貧窮的原因。在北韓的宣傳中,朝鮮人民在道德跟思想方面更優於世界其他種族,而這種優越特別體現在朝鮮人思想上的「純潔」。

正因為朝鮮人太純潔,因此容易被外界資本主義糖衣包裝下的帝國主義陷阱給欺騙而受到傷害。為了避免朝鮮人民受傷,需要強大有力的保護者,這個保護者就是金氏家族所建立的政權。作為一個有力的保護者,金氏政權必須要集中國內所有的資源來發展軍事,因此經濟的貧窮自然不可避免。除了內在的國防原因,北韓的經濟貧窮也來自外界邪惡的帝國主義者對朝鮮人民純潔思想的嫉妒與憎恨。而國際對北韓的「人道援助」在北韓的宣傳中,則是源於外國人偶爾天良發現,對朝鮮人民的純潔思想或是被金氏領導人的奇妙謀略折服所進行的贖罪。

就是在這樣的宣傳下,北韓建立了自己「主體思想」、「先軍思想」的正當性,也為貧窮的經濟找到了一個能讓民眾接受的理由。這也是為什麼金正恩在報告中除了軍事強國,還要特別強調「政治思想強國」的原因。因此這次的兩韓峰會跟接下來金正恩跟川普的會面,如果依據北韓例來的宣傳方式,恐怕都會被包裝成是韓國與美國的領袖,在金正恩發展核武的成功還有高超的道德感召下屈服。因此金正恩轉向發展經濟,在北韓內部並不會被視作對過去錯誤路線的修正,而是在取得偉大勝利後邁向更偉大勝利的奮鬥。

RTX3FHF9
photo credit: KCNA via Reuters/達志影像

「韓國人」對國際地位的追求,會不會成為金正恩的幌子?

這樣的宣傳在我們外國人看來或許會覺得很荒謬,但這樣的宣傳並非無的放矢,而是基於朝鮮半島特殊的歷史。岡本隆司《朝鮮的困境》就是在談李氏朝鮮在失去獨立地位之前所做的掙扎。在這段時期裡,諸如甲申政變壬午兵變乙未事變等內亂,發起者都選擇依靠日、中、俄等外國的列強當作後盾。雖然這些內亂的發起者,出發點都是希望追求朝鮮的富強,但依靠列強的結果,反而讓外國勢力有機可趁,逐步失去朝鮮獨立的地位,讓朝鮮的動亂成為日、中、俄等列強的代理戰爭,最後朝鮮的命運成為甲午戰爭、日俄戰爭等國際戰爭的犧牲品。

到了二戰後,韓戰的發生在某種意義上仍然是延續了這樣的悲劇,受蘇聯、中國影響的北韓與加入美國、日本陣營的韓國相互對抗。因此站在兩韓民族主義的立場,如何擺脫列強的控制,找回「民族」的主體性與獨立,自然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訴求。除了北韓高舉的「主體思想」,韓國總統文在寅願意在去年北韓揚言攻擊關島,緊張局勢到達高點後,主動釋出善意邀請北韓參加平昌冬奧,也是基於同樣的想法。

這次的南北韓大和解,在某種意義上也是揚棄了過去由國際大國主導和平進程的方式。像1994年在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出面斡旋下,金日成願意跟美國簽訂《框架協議》,或是2000年後的六方會談,除了南北韓之外,還加入了美國、中國、日本、俄羅斯多國一起決定朝鮮半島的未來。對兩韓的民族主義者來說,這次的和解是由南北韓雙方的領導人主導,美、中反而成為被動反應的角色,日、俄更整個邊緣化,自然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成就。

但這個成就背後也存在著隱憂,在大和解之後,到底由「誰定義的主體性」代表兩個韓國的未來?將成為南北韓之間最大的矛盾。在前面提到金千植的評論,或是《朝鮮日報》另外刊載了韓國前國立外交院長尹德敏的評論中,都透露韓國同樣擔憂讓北韓掌握核子武器所造成的軍事失衡,將會讓未來在決定朝鮮半島事務的磋商上,韓國完全被北韓吃定。 尹德敏甚至認為和解只是金正恩的計謀,利用韓國人的民族情感離間韓國跟美國、日本等盟友的關係,弱化韓國在兩韓問題上的發言權。

AP_1811712071138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這樣的觀點下,被民族和解的和平氛圍沖昏頭的文在寅,根本就是一個被金正恩耍著玩的呆子。加上過去北韓有多次背棄國際協議的紀錄,因此韓國國內的右派反而傾向應該更嚴厲的制裁北韓,在北韓放棄核武前絕不和解的立場。

因此另外一個有趣的觀察重點,就是金正恩推動南北韓的和解究竟是玩真的,還是為了以韓國為突破口,瓦解國際制裁的幌子?

金正恩轉向的動機是什麼?

這也接到我們最後一個推論的主題,促使金正恩政策轉向的動機究竟是什麼?從目前看到的消息來推測,金正恩政策轉向的最大驅力,應該仍是不脫北韓的經濟問題。前面我們談到了核子武器對北韓的重要性,然而過去北韓在發展核武時,面對的最大阻力就是以美國為首的經濟制裁。前面提到北韓與美國在1994年的《框架協議》,內容就是北喊已停止發展武器,換取美國提供的石油。

當北韓又重啟核武發展後,美國為了報復北韓撕毀《框架協議》,便屢次提議對北韓實施更嚴格的制裁。然而之前對北韓的制裁無法落實,很大的原因來自於中國的抵制。

《紐約時報》報導了中國援助北韓經濟的手法,包括了將「中國製造」的成衣或是其他工業生產外包給北韓的工廠,再將商品產地標示中國規避追查這樣的方式在2016年替北韓賺了五億美元;或是直接進口北韓勞工,這些在中國工作的北韓勞工,工資由中國企業統一匯給北韓政府,北韓政府扣走大部分工資後再將餘下的發給勞工,這類的勞工在金正恩上台後據說有五萬人,以中國為跳板分散在全球40個國家,2016年替北韓收入了2.5億美元。

而佔北韓出口最重要的商品則是煤礦,北韓對中國出口的煤礦在2016年替北韓賺了11億美元,與中國的海鮮貿易也讓北韓賺了7,000萬美元。作為最大的貿易夥伴,對中國出口佔了北韓總出口的80%。但2017年,中國卻突然宣布要跟進美國對北韓的制裁,決定停止進口北韓煤礦。或許就是因為這項重創北韓經濟的措施,讓金正恩醒悟依靠中國的雙邊經濟將讓北韓陷入受制於人的危險。

我們至今仍不清楚中國政府為什麼要突然跟進制裁。但是從前面引述中國學者的評論來看,北韓擁有強大的核武,對中國的威脅有可能更勝美國。再加上2017年2月與中國政府關係良好的金正男遭到北韓特務暗殺,似乎也反映了金正恩不會甘願受中國控制。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恐怕也無法坐視自家門口出現一個不受控制的核彈狂人。但中國的制裁恐怕加速了金正恩擺脫中國控制的危機意識,促使他在一年後決定跟韓國還有美國坐下來談。

另外還有一種推測,也來自於我們前面引述的中國學者曹辛,他認為從金正恩過去整肅的對象,可以推測金正恩從很早就開始佈局經濟上的改革開放。前面我們提過由於北韓的「先軍思想」,為了捍衛思想純潔的朝鮮民族,北韓長期提升軍人的地位跟權力,軍方在政府中的勢力,甚至與朝鮮勞動黨平行。如果金正恩從一上台開始,就打算推動改革開放,可以想見最大的阻力跟風險可能就來自勢力龐大的軍方。因此從金正恩上台後肅清張成澤、玄永哲、邊仁善、黃炳誓、金元弘等軍方高層來看,金正恩很可能是希望先壓抑軍方的勢力,等軍人無法威脅他的權威後,再著手進行這項前所未有的改革。

當然,事實的真相我們無法知道,也很有可能永遠無法知道。不過從各個方向來看,金正恩願意大幅進行政策轉向,最有可能的壓力恐怕仍然來自經濟。

總合我們的推論,無論這次的高峰會談成什麼樣的結果,未來南北韓問題的觀察重點大概有兩個。第一點是北韓手中握有的核子武器究竟要怎麼解決?美國跟中國的立場是什麼,北韓未來會比較傾向哪一個陣營?第二點是兩韓如果和解,未來誰能主導統一的進程?韓國要如何扭轉北韓握有核子武器的不利地位,爭取自身的主導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