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辯論文化議題 讓社會進步更快速

別怕辯論文化議題 讓社會進步更快速
Photo Credit:John Eisenschenk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John EisenschenkCC BY 2.0

Photo Credit:John EisenschenkCC BY 2.0

翻譯:Wendy Chang

文化議題在課堂上一直都是熱門的話題,尤其是在台灣的外語課講到要比較台灣文化跟西方文化的不同時,而其中「食物」又是學生最愛討論的,這也難怪因為媒體會不停地報導美食、大家每天的話題也離不開食物。有的人會疑惑:為什麼連學術殿堂不再是避談這類瑣事的安全天堂。

文化的確是一個有趣的話題,先不論紀爾茲的「稠密描述」理論試著去解開不同文化間一層層的互動密碼,在探索文化的社會、歷史、知識建構過程時,還有很多探索的空間,也可以試著將他們當做分析、批判性思考的主題,有助於刺激大腦思考、在學術上更進步。

很可惜的是在台灣大學裡很少有這樣的機會,探討、辯論文化議題是一個較抽象的層次,比起聊食物、旅行,還有小八卦這些著重在個人經驗交流的話題, 學生對後者會感到較安心,可是也會讓話題水準下降,討論變得空洞。好像只要會描述、會比較同樣一件事物在兩個文化的差異就算是了解文化了。

沒錯,「比較」這件事是我們對文化最基礎的概念,幾個世紀以前歐洲的作家遊歷世界,觀察他們在不同地區、文化中所看到的風俗習慣,記錄下來後跟自己的文化比較。但「比較」還含有另一個要素,它讓你對原有的信念有距離感,對其他新的想法還有選擇更開放,舉例來說,比較心理會讓你意識到自己擁有的並不如想像中美好,進而去改變現況。

蒙特斯鳩、盧梭、伏爾泰都是最早將批判性思考應用在文化研究上的思想家,如此造就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現代的文化研究也延續著批判的精神,常和一個人自身的文化習慣背馳,但是理想上批判通常會伴隨自我批判而來。

但是自我批判精神一樣很難在台灣看到,對於文化現象從歷史角度細心去分析、探討很少見。每件事都很美好、每件事都很有趣,大家對於文化議題沒什麼興趣,更不用說文化看不到的那一面、文化的根基與造成的原因。在台灣理解文化內容是不帶批判性色彩的,只單純的說:這就是文化嘛!並且把文化相對論掛在嘴邊,做為衡量一切的標準。

文化相對論是台灣學子普遍抱持的思想,這個理論認為所有的文化都應該得到相對的尊重,而且不應該遭到批評。

臺灣的儒家文化、文化相對論還有反理智、反批判性思考的思維,三者之間有密切的關係,批判性思考被認為是對社會有害的所以根本不需要,特別是那些身在高位的人;在思想僵化的社會下,既得利益者更反對批判性思考,他們有足夠的理由可以反對:要捍衛當地的社會價值,維持社會的「和諧平靜」,不允許內部的批評聲浪、也不允許外界插手。「和諧平靜」絕對是儒家文化中最常被誤用的詞。

難怪中國以儒家文化之名大力地將「和諧」提高到跟「人權」同等重要的地位。面對人權問題他們可是數一數二的異議份子,安靜卻又頑強的反對人權,而且既然說到不能介入其他文化,在處理國內異議份子時就沒有人可以反對。這就是文化相對論黑暗的一面。

世界上總有錯的事情,不管是發生在哪個文化之中,並不是所有的習俗都值得我們尊重。有些風俗習慣很好、有的不太好、有的是完完全全地錯了,特別是年輕人要去學什麼時候要做決定,要怎麼劃清文化界線,在這個不怎麼友善的社會找到自己的路。如果他們無法達成,自有其他人會幫他們達成。文化態度的敏感度還是要有的,不管你是本地人是還是外國人,我們都需要學會用批判性的精神來檢視中國五千年的文化,有需要的話更要質疑原本的文化態度,認為它是有錯誤、有缺點的,就算這些行為跟社會主流價值不同。

文化並非神聖不可侵犯,讓生活更好也可能意味著跳脫原有的文化習慣,如果大家可以這樣想台灣的生活就會越來越好,如果我們墨守成規可能會失去改革進步的機會。墨守成規的意思就是我們讓自己完全融入一個社會,可是它的社會價值認為持反對意見的人是不文明的,這無疑是不民主的腦袋配有的自我免疫系統,好像這個文化想要藏些什麼。

同樣的,一些住在台灣的「西方人」抱持著「文化正確」的思想,延緩了台灣進步的速度,可同時年輕人正躍躍欲試、想要做些改變。我們也許會問:為什麼?為什麼是這些「西方人」在主宰局勢?打著保護風俗習慣的名號,說是要對各個文化抱持寬容的態度,實際上恰恰相反?一個文化相對論者說不可以批評其他文化,禁止外來的批評,其實不正是對其他文化不寬容嗎?

每年有超過一百位新生來上我的道德倫理課,幾乎每個人都是文化相對論者,固執地說我們不可以批評其他文化,好像我們不知道在文化及傳統底下也會犯罪一樣。

上述的情形造成以下兩個問題:

1. 對於人類遭受的痛苦,大家道德上越來越不能去查覺到

這裡就不能不提到Steven Pinker在《Blank Slate》這本書裡提到關於女性生殖器切除一事 (女性生殖器切除是一種極度痛苦的風俗,有時甚至可危及生命,是將少女生殖器切除以達到「淨化」女體的效果)。如果對一個女孩做這件事有人會跳出來反對,可是當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幾百萬個女孩身上就變成「文化」,大家就會接受。類似的情形我已經在自己的課堂上遇到很多次,當一個文化只注重在複製同樣的價值,而非個人特色的時候,文化圈內的人道德意識會越來越低落。

2. 對於什麼是「有文化的」行為,大家的認知會有錯誤也會有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