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戰的勇者》:從沒輸過、卻被民謠唱到吃敗仗的日本步兵第八聯隊

《敗戰的勇者》:從沒輸過、卻被民謠唱到吃敗仗的日本步兵第八聯隊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治天皇對第八聯隊的嘉獎,當時的日本記者似乎沒有報導;故而只有最初的苦戰過程被流傳下來,種下了「第八聯隊=弱者」的根源。

文:松田孝宏、内田弘樹

又吃敗仗了嗎? 八聯隊,那可是無法授勳的喔

步兵第八聯隊(以下稱第八聯隊)於明治七年(187年)成軍,作為大阪鎮台下轄部隊。該聯隊於12月18日授領軍旗,是接續東京的第一、第二步兵聯隊之後,以鎮台兵身份最早授領軍旗的部隊。另外,當時有編制三個大隊的聯隊,就只有上述三個聯隊而已。

第八聯隊初次立下功績是在1877年2月至10月的西南戰爭之時。儘管在首戰的田原阪、植木或是山鹿方面的戰鬥面臨苦戰,但在最後的城山攻略上,第八聯隊做為突擊隊表現亮眼。據說西鄉隆盛在城山自殺之際,滿面笑容地留下「百姓的鎮台兵」(雖然並非單指第八聯隊)的讚嘆之詞(參閱《日本軍事史話》)。

第八聯隊的活躍就連明治天皇也有所耳聞,並賜予第一大隊長大島義昌戰功嘉獎。能夠光耀這份榮譽的,只有第八聯隊而已。有許多人感到疑惑的是,成軍初期的第八聯隊擁有如此殊勳,該聯隊為何會產生宛如報紙頭條般的傳頌之說呢?這似乎是起因於當時的報導。

首先,《東京日日新聞》的福地記者做了如此報導:「最勇猛之名譽如下,近衛兵第一、東京鎮台緊接在後、廣島鎮台則居其後之位。」身為參軍的山縣有朋雖沒指出該報導是何人所寫,仍以此激勵一部分的士兵。山鹿口之戰的指揮官三浦少將也加以仿效。

前面提到明治天皇對第八聯隊的嘉獎,福地記者似乎沒有報導;故而只有最初的苦戰過程被流傳下來,種下了「第八聯隊=弱者」的根源。

另外,對於由出身商人背景的士兵所構成的聯隊,不論敵我雙方都可能抱有一種侮蔑感。雖然也有大阪商人以利害得失行事的刻板印象,但我們不能忘記所謂「浪花的骨氣」。

據說在田園阪、吉次、荻迫以及邊野田附近第八聯隊也被如此揶揄「又打敗仗了嗎?老百姓、町人兵」或是「又打敗仗了嗎?鎮台兵。」雖說無法明確判斷,但那首民謠的根源看來就在於此。

這首民謠究竟流傳到什麼樣的程度呢?雖然明確的時間點仍然不明,但有證言顯示,到了大正時代不論是大人、小孩,「又打敗仗了嗎?八聯隊」這首民謠在大阪已是膾炙人口。

有一種看法認為這首民謠於大阪當地很自然地為人唱誦,也是因大阪人本身的特質之故。但第八聯隊在陸軍內部的印象也跟著變差,被其他聯隊嘲笑的案例不勝枚舉。

甚至到了戰後,德富蘇峰的《近世日本國民史》中記載「如同當時的民謠『又打敗仗了嗎, 第八聯隊?這樣可是無法授勳的呀』。世人如此評斷第八聯隊在大阪的徵兵特色:若說年輕的近衛兵以勇猛為特徵的話,大阪兵就如同以與其相反的形象為特色。」

這個記載於最具權威性史料中的「事實」,不斷地被往後的作家引用,終於成為難以拂去的民謠而定型下來。然而不知為何,並沒有記述到八聯隊受天皇嘉獎的那件事情。

在此之後的第八聯隊

爾後第八聯隊,首先是在日清戰爭之中於運輸途中在船上發生霍亂,能夠登陸時已進入休戰期。因此,第八聯隊並未參與戰鬥。接著是關於各種書籍中記載,「連戰連敗」的日俄戰爭。

第八聯隊被編入第二軍下轄的第四師團,於明治37年(1904年)4月23日從大阪出發。第二軍最初的任務是攻打南山。旅順港的南山,是控制通往大連、旅順等重要地方的高地,俄軍相當重視該地,日方在開戰前似乎沒有掌握到南山的情報。

攻擊於5月25日夜晚展開,在苦戰之下於隔天26日成功佔領南山。隸屬第七旅團的第八聯隊立於全軍之先奮戰的樣貌,被日本畫家堂本印象描繪於「步兵第八聯隊南山臨陣當先圖。」

第七旅團長西島少將奧保鞏軍司令官也極度讚賞第八聯隊,所屬第一中隊的松岡吉太郎被授予個人軍功狀。大正七年(1918年)發行的《步兵第八聯隊史》寫著「明治十年西南戰役以來,本聯隊被世人冠上的誤解,於此役全部一掃而空」,傳達出勝利的喜悅。

此後,在遼陽會戰中有四人獲得個人軍功狀、在沙河會戰的夜襲中表現活躍的第六中隊第三小隊也獲頒軍功狀,每次戰鬥第八聯隊都能獲得戰功。最後,在日俄戰爭中第八聯隊共獲頒兩座部隊軍功狀、14座個人軍功狀。既然如此為何會流傳「連戰連敗」的說法呢?實在完全令人難以理解。

攻略巴丹半島

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滿洲駐軍以及中支作戰的第八聯隊,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不久就進駐上海。但高層決定將其投入菲律賓作戰中的第二次巴丹(Bataan)攻略戰

第八聯隊所屬的第四師團被編入本間雅晴中將的第十四軍指揮之下,準備參加以四月上旬為期的作戰。第八聯隊作為左翼部隊,以美菲聯軍據守的巴丹半島為目標。

戰鬥於昭和17年(192年)4月3日展開,第八聯隊因命令傳達錯誤而遭到友軍誤擊,造成三十多名犧牲者。

戰事比預期更快的速度進行,第四師團長將兵力重點移往左翼。交戰前線於是集中在往叢林推進的第八聯隊上,形成一場以中隊長層級軍官接連戰死的苦戰。4月6日早上,前一晚勇敢進行夜襲的高橋正司少尉等追擊隊,俘虜了由738名美菲聯軍組成的汽車部隊。7日,第三大隊作為先鋒繼續追擊,迫使與木村中隊遭遇的一百多名敵軍投降,擄獲了許多火砲與車輛。

美軍的戰史,也認同第八聯隊的勇戰。

當時的聯隊長森田春次大佐僅在作戰日誌寫下一行「4月8日、急追、急追、進入阿蘭甘河(Alangan River)之戰線」,表現方式真是一語中的。森田聯隊長出身於九州,但在戰前擔任第八聯隊第五中隊長時期,曾在一次行軍之中遇到一群喧鬧唱著「又打敗~」那首民謠的小學生。他立刻停止行軍,向帶隊的老師說明第八聯隊的歷史與誤解,接著確認老師向學生說明他的解釋。學生們在充分理解後喊著「謝謝阿兵哥、步兵第八聯隊萬歲」,並目送他們離去。正因為有那次經驗,森田聯隊長想必對這次戰功充滿感慨。4月9日,第四師團接到第十四軍之命,進攻科雷希多島(Corregidor)。

本來預定由永野支隊擔當此任,但由於預估巴丹半島的攻略可在少於預估損失的情況下結束,且也對趁勝追擊的第四師團有所期待,故而改變方針。第四師團欣喜地接下任務,而這份殊榮背後應和第八聯隊的奮戰有關。遺憾的是,第四師團遭到瘧疾蔓延的侵擾。與敵交戰的結果,科雷希多的美軍西南太平洋司令溫萊特(Jonathan M. Wainwright)在5月6日舉白旗投降。

大約在同個時期,第八聯隊第一大隊正在攻打科雷希多島附近的卡瓦約島(Caballo),在擊退微弱的抵抗後,無人傷亡的情況下成功佔領該島。山崎上尉在菲律賓戰役中獲頒個人軍功狀,再度於第八聯隊史上留下了未曾敗仗的榮光。

七月,第八聯隊回到闊別許久的大阪復員。昭和18年(1943年)11月起,第八聯隊擔任現今印尼的蘇門答臘島的防衛任務,但並沒有特別可記的戰鬥事蹟。到了大戰末期的昭和20年(1945年)1月,第八聯隊進入泰國,擔任南邦(Lampang) 地區與清邁地區的防備。

而這裡就是他們迎接終戰的地點。

第八聯隊的結束與現在

日本投降兩天後的昭和20年(1945年)8月17日,閑院宮前往南方總軍傳達停戰命令。南方總軍下面的師團、聯隊授命進行「軍旗奉燒」。8月31日, 南邦的第八聯隊於驟雨之中,在木村師團長檢閱的分列式結束後,焚燒自明治七年(1874年)以來的軍旗。根據最後一任師團長藤森茂中將的說法,由於竿頭的御紋章並未完全燒毀,便由工兵隊予以粉碎後倒入清流而去。

保有不敗之戰績,結束其長遠歷史的第八聯隊,此後成為英屬印度陸軍的戰俘,於昭和21年(1946年)5月為止一直生活在泰國坤西育府(Nakhon Nayok)。6月24日, 該聯隊才得以復員。再來看現在的第八聯隊。很難說日軍第八聯隊已完全擺脫之前提到的那首民謠,但仍可確定有幾波平反此一誤解的行動。筆者(松田)過去雖也相信那首民謠,但如今已改變了想法。

第八步兵聯隊,確實是充滿傳統與榮光的精實強健的聯隊。

相關書摘 ►《敗戰的勇者》:二戰在倫敦力抗德軍的波蘭「斯卡爾斯基馬戲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敗戰的勇者:光榮與悲壯的二戰故事》,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松田孝宏、内田弘樹
譯者:趙翊達

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場至今涉及範圍最廣的戰爭,不管是地面、海上還是空中,都展開許許多多大規模的戰鬥。在各個戰場上,產生了戰勝者與戰敗者,遵循「勝者光榮、敗者屈辱」的慣例,使得我們不再關心戰敗者的事跡。

應當受到歌頌的,只能是戰勝者嗎?還是我們選擇遺忘了戰敗者。戰敗者的奮戰過程,往往出現戰勝者所沒有的熱血情節。戰敗不可恥,敗者不可屈,戰敗者戰致最後一刻的精神,充滿著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從所羅門的叢林、莫斯科的雪地、諾曼第的灘頭,再到雷伊泰灣的海上,戰敗者明知道不能勝利卻持續戰鬥到最後一刻。戰敗者究竟是如何苦戰、奮鬥的呢?

本書將從戰敗者的角度,呈現出不同於以往的二戰戰場。不管在山之巔,於海之濱,要重新找回戰敗者奮勇作戰的歷史。欲了解真實的二戰史,就不能忽略戰敗者的聲音。

(八旗)0UBS0003敗戰的勇者-立體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八旗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