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戰的勇者》:從沒輸過、卻被民謠唱到吃敗仗的日本步兵第八聯隊

《敗戰的勇者》:從沒輸過、卻被民謠唱到吃敗仗的日本步兵第八聯隊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治天皇對第八聯隊的嘉獎,當時的日本記者似乎沒有報導;故而只有最初的苦戰過程被流傳下來,種下了「第八聯隊=弱者」的根源。

本來預定由永野支隊擔當此任,但由於預估巴丹半島的攻略可在少於預估損失的情況下結束,且也對趁勝追擊的第四師團有所期待,故而改變方針。第四師團欣喜地接下任務,而這份殊榮背後應和第八聯隊的奮戰有關。遺憾的是,第四師團遭到瘧疾蔓延的侵擾。與敵交戰的結果,科雷希多的美軍西南太平洋司令溫萊特(Jonathan M. Wainwright)在5月6日舉白旗投降。

大約在同個時期,第八聯隊第一大隊正在攻打科雷希多島附近的卡瓦約島(Caballo),在擊退微弱的抵抗後,無人傷亡的情況下成功佔領該島。山崎上尉在菲律賓戰役中獲頒個人軍功狀,再度於第八聯隊史上留下了未曾敗仗的榮光。

七月,第八聯隊回到闊別許久的大阪復員。昭和18年(1943年)11月起,第八聯隊擔任現今印尼的蘇門答臘島的防衛任務,但並沒有特別可記的戰鬥事蹟。到了大戰末期的昭和20年(1945年)1月,第八聯隊進入泰國,擔任南邦(Lampang) 地區與清邁地區的防備。

而這裡就是他們迎接終戰的地點。

第八聯隊的結束與現在

日本投降兩天後的昭和20年(1945年)8月17日,閑院宮前往南方總軍傳達停戰命令。南方總軍下面的師團、聯隊授命進行「軍旗奉燒」。8月31日, 南邦的第八聯隊於驟雨之中,在木村師團長檢閱的分列式結束後,焚燒自明治七年(1874年)以來的軍旗。根據最後一任師團長藤森茂中將的說法,由於竿頭的御紋章並未完全燒毀,便由工兵隊予以粉碎後倒入清流而去。

保有不敗之戰績,結束其長遠歷史的第八聯隊,此後成為英屬印度陸軍的戰俘,於昭和21年(1946年)5月為止一直生活在泰國坤西育府(Nakhon Nayok)。6月24日, 該聯隊才得以復員。再來看現在的第八聯隊。很難說日軍第八聯隊已完全擺脫之前提到的那首民謠,但仍可確定有幾波平反此一誤解的行動。筆者(松田)過去雖也相信那首民謠,但如今已改變了想法。

第八步兵聯隊,確實是充滿傳統與榮光的精實強健的聯隊。

相關書摘 ►《敗戰的勇者》:二戰在倫敦力抗德軍的波蘭「斯卡爾斯基馬戲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敗戰的勇者:光榮與悲壯的二戰故事》,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松田孝宏、内田弘樹
譯者:趙翊達

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場至今涉及範圍最廣的戰爭,不管是地面、海上還是空中,都展開許許多多大規模的戰鬥。在各個戰場上,產生了戰勝者與戰敗者,遵循「勝者光榮、敗者屈辱」的慣例,使得我們不再關心戰敗者的事跡。

應當受到歌頌的,只能是戰勝者嗎?還是我們選擇遺忘了戰敗者。戰敗者的奮戰過程,往往出現戰勝者所沒有的熱血情節。戰敗不可恥,敗者不可屈,戰敗者戰致最後一刻的精神,充滿著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從所羅門的叢林、莫斯科的雪地、諾曼第的灘頭,再到雷伊泰灣的海上,戰敗者明知道不能勝利卻持續戰鬥到最後一刻。戰敗者究竟是如何苦戰、奮鬥的呢?

本書將從戰敗者的角度,呈現出不同於以往的二戰戰場。不管在山之巔,於海之濱,要重新找回戰敗者奮勇作戰的歷史。欲了解真實的二戰史,就不能忽略戰敗者的聲音。

(八旗)0UBS0003敗戰的勇者-立體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八旗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