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在中國,受害者吶喊無聲

性侵在中國,受害者吶喊無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害人舉證困難,難以從法律途徑取回公道;同時,民間反性騷擾運動也遭到打壓。

審核部門以「廣告引起市民恐慌」、「不能出現身體部位」為由,要求她把廣告內容一改再改,但還是不能刊登。最後,她想到將廣告牌直接掛在身上宣傳,在2017年5月發起「人肉廣告牌運動」。短短兩天,已有逾百人來自20多個城市響應行動,一起揹著廣告牌。

135_china_4
photo credit: 受訪者提供
張累累正扮演女廁門外標誌的動作,一身粉色的裝扮亦呼應標誌的顏色。

然而,時值廣州財富全球論壇,張累累的運動進行了不足半個月便被叫停,「國保」不斷致電騷擾她的房東,房東為免麻煩,只好向她逼遷,一年來她被趕過四、五次:「當時特別絕望,特別沒安全感。」

「一個人站出來,就有上百個人響應,也是挺讓政府恐慌的吧。」

早前高校反性騷擾聯名信,在微博上也是一直被刪帖,人們便改以製作圖片或問卷應對。張累累認為,被打壓的最主要原因,可能是因為運動策劃和參與者的組織能力和集體性:「一個人站出來,就有上百個人響應,也是挺讓政府恐慌的吧。」

135_china_5
第一版的反性騷擾廣告設計,廣州地鐵審核部門以黑手「引起市民恐慌」為由而不通過審查。(受訪者提供)
135_china_6
第四版的廣告設計,因審核部門提出「廣告不可出現人體部位」,故改為卡通動物設計,但最後因「個人不可以做公益廣告」而不通過審查。(受訪者提供)

本文獲授權轉載,文章來源︰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大學線月刊》
網頁︰http://ubeat.com.cuhk.edu.hk/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ubeatcuh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