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場外的觀眾暴力:為什麼贏的隊伍也可能發生暴動?

賽場外的觀眾暴力:為什麼贏的隊伍也可能發生暴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大程度上,慶祝暴動之所以會發展到攻擊權威,是因為人們缺乏傳統受到限制的慶祝方式,例如拆毀得分板和縱火等。缺乏制度化的場所來讓人們溫和的享受破壞性的「道德假期」,正是導致暴力升級的原因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蘭德爾.柯林斯

場外觀眾暴力:慶祝與失敗暴動

發生在運動場上的暴力多半與場上的衝突節奏相關。三種觀眾暴力會獨立於比賽發生。最極端的形式是足球流氓暴力,我們最後會討論這種類型。此外還有幾種觀眾暴力可能始於運動場或與比賽相關,最後外溢為場外暴力,並發展出獨立的路線,包括政治暴力和慶祝與失敗暴動等。

與體育比賽有關的政治暴力,部分是由外在的衝突所引起,因為比賽提供近在咫尺的對抗敵對民族或種族的機會。此外,圍繞比賽而產生的衝突,也能讓在政治上敵對的雙方變得更加團結和強大。

例如,二○○二年在塞拉耶佛舉行了一場波士尼亞與南斯拉夫的足球賽。這是雙方在一九九○年的戰爭後,首次在賽場上遇到,那場戰爭因種族清洗暴行而惡名昭彰。比賽在波士尼亞首都舉行,主場觀眾包括大約一萬名波士尼亞人,加上大約三百名南斯拉夫的支持者,其中絕大多數是波士尼亞本地的塞爾維亞人。波士尼亞觀眾在演奏南斯拉夫國歌時,有節奏的跺腳;南斯拉夫支持者則在演奏波士尼亞國歌時,露出屁股。幾百名警察將兩群人隔離開。接著是一場口號對抗,南斯拉夫支持者呼喊「這裡是塞爾維亞」和「卡拉季奇(Karadžić),卡拉季奇」,這是他們最希望得到懲罰的戰爭罪犯之名。波士尼亞觀眾則高喊傳統的伊斯蘭戰爭口號「真主至上」。南斯拉夫隊以二比零贏得了比賽。警察在南斯拉夫隊的支持者離場時,對他們進行保護,大約兩百名波士尼亞球迷在場外攻擊警察,有六名球迷和十九名警察受傷,八名球迷被捕(San Diego Union-Tribune, Aug. 23, 2002)。

在這裡,虛構的比賽衝突喚醒了早先的政治衝突。帶有政治和民族主題的運動暴動可能取決於比賽本身。在二○○二年世界杯上,俄國球迷在莫斯科市中心廣場的大螢幕上觀看俄國隊與日本隊的比賽,日本隊進球後,他們爆發暴動。俄國隊贏得之前的比賽,也一直被認為實力高於日本隊,因此球迷的預期沒能得到滿足。大約八百名少年和年輕球迷在大街上狂奔,高呼:「前進吧,俄羅斯!」有些人還身披三色俄國國旗。他們在方圓兩公里內打破商店櫥窗,在汽車上跳上跳下,砸壞車窗,推翻了十幾輛車,還燒毀七輛車。五名學習日本傳統音樂的學生正在附近參加一場音樂比賽,結果也遭到球迷的攻擊。暴動者還投擲酒瓶,並互相毆打,同時攻擊警察,最終有一人被殺害,五十人受傷住院,其中包括二十名警察(San Diego Union-Tribune, June 10, 2002)。在這起事例中,對方球隊的進球引發了暴力,於是暴動隨後蔓延開來,波及日本人和其他目標。

二○○二年的莫斯科暴動既是一場政治暴動,也是一場失敗暴動(勝利暴動的反面)。我們將會看到,勝利暴動可能與失敗暴動具有同樣的破壞力,而且勝利暴動常見得多。輸掉比賽在情緒上來說令人洩氣,觀眾也缺乏勇氣和傳統(例如撕下得分公告),而勝利慶祝則具有引發破壞性暴動的條件。失敗暴動需要額外的機制。其中一個線索是,失敗暴動在國際比賽中更加常見,特別是當比賽被高度政治化的時候。失敗暴動取決於外在條件,因為比賽中的情緒湧動更容易讓失敗者喪失能量,而將能量賦予勝利者。

慶祝暴力是狂歡暴力的形式之一。精神上獲得勝利之後,球迷的慶祝是運動員慶祝的延伸。運動員與球迷都會捲入團結的行動,一起高喊、互相擁抱、跳來跳去釋放腎上腺素,這些反常規的儀式標誌著當下的特殊性。在美式足球比賽中,勝利一方會向教練潑水,這是一種娛樂性暴力,同時也反轉了權威關係,教練對此都會一笑置之。美國職業聯賽的冠軍隊通常會在更衣室裡開香檳,不是為了喝,而是為了澆到彼此身上。這與狂野派對類似,但破壞力相對有限。

球迷則有不同的選擇,他們很少能夠接近運動員,用擁抱等形式來表現團結,因而他們會衝上球場。傳統的美式足球勝利慶祝儀式是在比賽結束後拆下得分板(始於二十世紀初的大學比賽,當時得分板是木頭做的,後來幾十年裡的金屬板讓這項行為變得更加困難,但有時也會有人嘗試)。球迷被互動儀式的中心吸引,渴望與比賽相關的物品接觸,就像它們具有魔力一樣,透過拆下圍欄、籃球場地板甚至椅子並帶回家作為紀念品,獲得一種聖物,並因此沾染了魔力。勝利慶祝暴力與炫富宴式的狂野派對相結合,其中包含球迷試圖占據比賽中心的渴望。

但球迷不是比賽中心菁英群體的一部分,他們通常會被阻止,甚至無法碰觸到那些符號性的物品。近年來,官方雇用大量保全人員和警察來阻止球迷進入球場。勝利慶祝之所以從傳統發生在運動場上且破壞力有限的狂歡形式,發展為更大規模的場外暴動,這也是原因之一。這也意味著場外暴動會隨著場內保全的升級而升級,這個假設可以用歷史紀錄,以及具有不同保全級別的不同比賽來驗證是否屬實。

在接下來的事例中,勝利一方是客隊,慶祝暴動發生在他們自己的學校。這個事例體現的暴力和社會控制的具體過程,對我們的分析特別有用。

二○○三年四月,明尼蘇達大學美式足球隊在水牛城作為衛冕冠軍出賽。在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兄弟會門前的草坪上擺滿了啤酒桶,好在比賽勝利後能在公共空間發起慶祝。晚上八點半,勝利的消息傳來,人們開始從兄弟會、姐妹會和公寓湧出,聚起了一千人。不到二十分鐘,他們就在一個路口(遠離建築的安全地點)用床墊、公園長椅和垃圾燃起了篝火。消防員迅速撲滅火勢,也就是說,他們壓制了慶祝。隨後,球迷又在其他四個地方的垃圾桶和垃圾堆上點火,仍然只是在燒垃圾而已。在最初燃起篝火的路口,一個交通標誌被折斷,因為有人爬上路口的橫梁,試圖把它拆下來。一名警官說,眾人「為他們喝采鼓勁,彷彿這是什麼體育比賽」。也就是說,這是一種比賽體驗的延續。

當時警察只有兩人,人手遠遠比不上對方的一千人。眾人向他們投擲啤酒瓶,他們則退回到警車裡。最後,兩百名警察趕來支援,雙方的行動都升級。堵在人群中的摩托車騎士被人砸車,消防車也無法接近火災發生處。

十五名警官站成兩排,肩並肩沿街走著好對抗群眾。一名警官用擴音器要眾人散開,但學生們沒有回應。「我們不常有機會大搖大擺的走在馬路中間,」一名大二女生告訴記者:「可那又有什麼錯呢?」

眾人依然毫無秩序,有人向警察投擲酒瓶,有人投擲點燃的物品。警察開始用警棍攻擊人群,人們向三個方向散開。警察花了十五分鐘清理路口,隨後消防員才趕來滅火,警察則留在路口維持秩序。

與此同時,分散的人群開始在其他路口縱火。更多警察趕來支援,依次清散路口。到了晚上十點半,警察開始驅散大約三、四百人組成的人群。人群縮小了,但仍充滿熱情。「人們在高喊『U—S—A!U—S—A!』。」一名目擊者稱,有人喊道:「這就像巴格達一樣!」他們盜用了國際運動賽事中的口號,特別是一九八○年奧運曲棍球比賽中美國隊戰勝蘇聯隊的記憶,以及二○○三年三月美軍在伊拉克取得的勝利。就像隨後我將會解釋的,所有在情緒上具有記憶價值的象徵事件,都會在此類情形下派上用場。

一小群年輕人在停車場歡呼著掀翻一輛車。有人燒了一些報紙架,接著是垃圾桶,而後是被掀翻的汽車。許多人在打電話,描述自己目睹的事情。一名目擊者聽到有人說:「兄弟,你得來瞧瞧,真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誇張的敘述與行動本身開始混為一談。

另一處停車場也有人在縱火,還有人打開消防栓,水淹沒了街道。警察用發射器向人群噴射化學噴霧,許多人從這個區域躲開。

晚上十一點,有些人開始嘗試闖入大學體育館。垃圾桶燃起了火苗。有些球迷甚至想要點燃樹叢。警察再次動用了警棍,人群被驅散。

臨近午夜,有人用瓶子砸碎一輛消防車的擋風玻璃。最後一場火在凌晨一點被撲滅,此時暴動已經持續了五小時。大學周邊總共被縱火六十五次,許多汽車被掀翻燒毀,一家商店被洗劫,若干交通標誌被拆毀。為了保持慶祝的情緒,人們洗劫一家酒舖。等到警察趕來,酒舖的櫥窗已被砸爛,洗劫者也已四散而去,有人拿起一副自行車架砸了窗戶。旁觀者稱,洗劫者手裡都提著成箱的啤酒。「他們搬空了伏特加,」店主說:「不管是廉價還是高級酒,他們根本不挑。」(Minneapolis Star-Tribune, April 20, 2003)

火被撲滅的時候,暴動也就結束了。從一開始的少數縱火,到後來更廣泛區域的一系列縱火行為,都是隨著警察管制越來越強而發生的。暴動行為除了眾人興高采烈的叫嚷(在一開始的兩小時裡達到高潮),還包括尋找新的縱火地點。大部分縱火行為有著相同的模式,如燒毀垃圾和垃圾桶等。沒人嘗試燒毀建築(儘管後來當警察把人群從開闊的路口驅散之後,開始有人威脅放火)。縱火是讓「道德假期」得以持續的主要工具。在這裡我們也能看到常見的模式,就是最活躍的只有一小群人。人群最多時達到一千人,而大學總共有三萬九千名學生,在這一千人中,許多都是旁觀者而非參與者。

很大程度上,慶祝暴動之所以會發展到攻擊權威,是因為人們缺乏傳統受到限制的慶祝方式,例如拆毀得分板和縱火等。缺乏制度化的場所來讓人們溫和的享受破壞性的「道德假期」,正是導致暴力升級的原因之一。大眾媒體格外關注運動員自己的慶祝,這也是原因之一。此類暴動與派對上發生的邊界排擠型打鬥十分相似,如果興奮的人們無法進入菁英的狂歡區,他們就會燃起怒火。憤怒與興奮相結合,正是導致混戰的公式。

相關書摘 ►曲棍球、美式足球、棒球、籃球,哪一種最容易發生「運動暴力」?

書籍介紹

《暴力:從常態到殘暴,以微觀角度探索個人、家庭和社會中超過30種暴力的形成和真相》,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蘭德爾.柯林斯
譯者:劉冉

當我們說一個人「很暴力」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少數人能夠操控暴力?暴力的導火線是哪些?嗜暴者有什麼特質?暴力如何成為東西方文化中精心計算的成分?

從軍隊暴力、警察暴力、家庭暴力、校園霸凌、搶劫、運動暴力、恐怖攻擊到武裝衝突,深刻揭示無所不在的暴力動力學。

  • 當代社會學大師、美國人文與科學研究院院士「柯林斯」經典著作
  • 美國社會學協會得獎作品,一本真正具有原創性的必讀之作
臉譜4月_暴力_立體+書腰
Photo Credit: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