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棍球、美式足球、棒球、籃球,哪一種最容易發生「運動暴力」?

曲棍球、美式足球、棒球、籃球,哪一種最容易發生「運動暴力」?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打鬥多發生在個人之間,但運動員暴力在以團隊為單位的進攻/防守型運動中更為常見。這也符合一般的模式:暴力取決於團隊支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蘭德爾.柯林斯

觀眾參與賽事是為了獲取集體亢奮感,這種戲劇性的情感流能將興奮注入群體能量與團結之中。運動員則會用更複雜的方法來激發這種情緒上的衝動。在群體運動中,他們會與隊友共用情感,而比賽成功與否取決於整支隊伍能否獲得情感共鳴並積極配合,這兩者被共同稱為「勢頭」或「化學反應」(Adler 1984)。運動員同時也與他們的對手共同陷入情感互動,無論是個體競技還是群體競技。這種情形包含了技巧與努力的競賽,但更重要的是看誰能獲得情緒支配力。從互動儀式論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種對情緒能量的爭奪,獲得情緒能量的運動員或隊伍,在對手喪失情緒能量的那一刻就已經贏了。這就是一場比賽的情感轉捩點。

觀眾中由戲劇性緊張建構起來的集體亢奮、隊伍中的情緒共鳴、對手之間的情緒能量對抗,這三種情緒互動共同構成了運動暴力爆發的背景。

比賽中的互動與運動員暴力

暴力何時會發生?下文中,我將嘗試找出比賽中最可能發生暴力的時刻。首先讓我們思考一個更寬泛的問題:運動中的哪些特點會讓暴力更加頻繁的發生,並會(雖然不一定總是有關)使暴力變得更加嚴重?

有些暴力是比賽本身的一部分。拳擊手會互相毆打,美式足球員會盡可能用暴力阻撓對手,曲棍球員會發生身體衝撞。在比賽規則允許的範圍內,也常發生受傷事件。我們將規則範圍內的暴力稱為「運動暴力」,通常它會使比賽中止。這其中也有重合的部分,有些場上暴力似乎在規則承認的範圍之內,對犯規、不必要的衝撞和規則之外的打鬥,也都會有相應的懲罰。這一切構成了一個連續的光譜,從合法的運動員暴力,到犯規,到阻撓比賽繼續進行的鬥毆,沿著這道光譜上行,情緒也會逐漸升級。

運動可以分為三個主要類型,(一)表演型競技:既有進攻也有防守的情境;(二)平行對抗:競爭對手努力在實現某一目標的過程中超越對方;(三)技巧展示:運動員透過給評審留下深刻印象而取勝。運動暴力在表演型競技或其某些子類型中最為常見。如果深入思考原因,我們會發現,用雙方互動的結構來理解運動暴力,比用個人脾氣或背景等常見的解釋更合理。

人們經常用「男子氣概」來解釋運動暴力,它在社會文化中被理解為攻擊性或支配性,在生理特徵上則被理解為分泌過量的睾酮或是結實的肌肉。然而,肌肉最發達、看上去最具有男子氣概的運動員往往是鉛球、鐵餅和鏈球等田徑項目的選手,在這種比賽中卻幾乎從未發生過打鬥。同理,舉重是最關注肌肉的運動,但舉重運動員也很少發生鬥毆事件。這些都是平行競爭項目,運動員之間沒有直接進攻和防守的衝突,雙方的互動形式無論多麼緊張和具有競爭性,都不會挑起戲劇性的暴力衝突。技巧展示類運動項目也與衝突無涉,例如體操等,男子體操也十分關注肌肉,但其互動形式也不是衝突性的。這就是為什麼參與類似展示類運動的男性(無論是競爭性比賽如花式溜冰,還是音樂表演如芭蕾)往往會被認為不夠男子氣,哪怕他們展示出相當高水準的力量與身體協調能力。

包含進攻與防守情境的運動格外具有戲劇性,因為它們會透過一系列情境建立起緊張感,並允許發生突如其來的逆轉。運動員既要實施進攻,又要阻撓對手。在應對威脅和破壞的過程中,充斥著緊張與戲劇性,最終在防守住對方進攻的同時,也能獲得精神上的勝利,如果個人技能或是團隊節奏被打亂,就會讓人產生難以接受的情緒。透過一系列此類情境,在進攻與防守的衝突過程中,產生情緒的轉捩點。

採用表演型競技形式的運動最常發生暴力,但這還不夠。與真實的暴力最相近的運動是拳擊和摔角,但這些很少會導致額外的暴力打鬥。我們在第六章曾看到,在何利菲德與泰森的「咬耳朵事件」中,暴力升級到違反規則的程度,最終徹底中斷了比賽。不過,在這些運動中,打鬥已經成為運動本身的一部分,以至於沒有辦法透過升級暴力來發出戲劇性的聲明。在其他運動中,運動員之間的打鬥,表明原本比賽中的競爭已經升級為一場真正的打鬥,然而拳擊的表現形式已經十分類似真實的打鬥,因而沒有留下什麼空間來表現參與者超出常規的憤怒。

摔角這項運動更加有利於避免額外的暴力。技藝高超的摔角選手在比賽時彼此距離極近,因而拳腳很難用上更多力量,標準的摔角動作包括將對手摔倒在地,使其陷入無法還手的境地等。即使相對技術不高的摔角選手,通常也都知道該如何限制對手的動作並陷入僵持。這種比賽通常最後會變成比試雙方肌肉的耐久力。此處的表現形式非常簡單,比起將緊張感積累到高峰,這些運動更傾向於逐漸建立支配力或是製造僵局。技藝高超的摔角選手既能發動突襲,也能迅速躲開對手的攻擊,但這些動作的結果往往是讓對手的威脅性減弱。因此,摔角作為一種最直接和持久的肌肉對抗項目,反而為其本身形式所限制,進而使打鬥局限在規則之內。

儘管打鬥多發生在個人之間,但運動員暴力在以團隊為單位的進攻/防守型運動中更為常見。這也符合一般的模式:暴力取決於團隊支援。有兩個特點可用來預測暴力的發生與程度:(一)與暴力相關的行為、努力及威脅在多大程度上成為比賽的一部分;(二)運動員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保護以免受傷。

關於運動員暴力的系統性資料相對較少。由於缺少對比賽過程中發生的打鬥的直接觀察,根據我對新聞報導和電視轉播的分析,以及對資深球迷的訪談,我發現平均每場曲棍球比賽會發生一起打鬥(職業曲棍球比賽);在美式足球職業聯賽賽季中,平均每個週末會發生一至兩起球員之間的打鬥(總共十五場比賽),但通常集中發生在賽季尾聲較為緊張的比賽中。棒球聯賽平均在每週九十場職業比賽中會發生一起打鬥。籃球比賽中的打鬥較為少見,低於百分之一。足球員之間的打鬥則非常罕見。

這個順序該如何解釋呢?

在有些比賽中,主要內容就是直接與對手進行身體對抗。在美式足球比賽中,暴力是比賽的一部分,球員之間原本就會互相扭打、阻撓和衝撞。曲棍球也包括身體碰撞,以及球員高速撞上場邊圍板的情況。籃球則涉及一定程度的為爭奪位置而進行的推擠,要麼是衝向籃框或球,要麼就是阻撓對方進攻。棒球比賽中有些衝撞或阻撓行為是合理的,尤其是捕手在本壘試圖對衝進來的跑者進行觸殺時。顯而易見的,正常的運動暴力也許會變成憤怒的打鬥,進而導致比賽中止,也有可能在正常的比賽暴力中,累積的緊張與挫敗感在非正常的暴力中爆發出來。無論如何,儘管此類涉及身體接觸的比賽是運動員暴力的主要發生場所,但這不足以解釋不同運動中,爆發暴力的頻率為何不同,或是為何暴力會在特定時刻爆發。

在比賽中如需阻撓對方得分,更可能會發生暴力。在不需要這種努力的比賽中,幾乎從不會發生暴力。但阻撓行為也可能發生在通常不會發生的場合。高爾夫是一種平行競賽,少數幾名選手同時在同一個洞附近進行比賽,雖然身處同一場合,但他們彼此之間是友好的。不過,高爾夫球場上偶爾也會發生打鬥,我曾目睹、聽說或讀到過的此類事件,通常不是發生於正在互相競爭的選手之間,而是發生在非競爭的情境中,主要是一些選手因為排在前面的人動作太慢而發怒,他們有時會試圖用球擊打動作太慢的人,有時則會直接發生身體衝撞。這是一種阻撓行為,雖然發生在比賽中,卻與實際競爭無關。這表明高爾夫選手之所以態度友好,並不是因為他們更加禮貌或更可能來自中上層階級,而是因為高爾夫比賽產生緊張感的戲劇結構,不會在競爭對手之間引發衝突。

同樣的,網球員之間也不容易爆發打鬥(女選手與男選手同樣如此)。這項運動通常與禮節周全的上層階級聯繫在一起,但這不是原因所在。網球是一種進攻及防守型運動,運動員會直接阻撓對方的得分企圖。但運動員之間有一道球網阻隔,而且比賽方式是讓對手碰不到球,而不是用暴力打擊對方。運動中逆轉造成的緊張感和丟分造成的挫敗感可能導致情緒爆發,但這些情緒通常發洩到裁判而不是對手身上(Baltzell 1995)。憤怒本身不足以造成打鬥。

人們還修改了規則以防發生失控的暴力。美式足球中對不必要的暴力會進行懲罰,例如:從身後攻擊對手,或是攻擊對方膝蓋等脆弱的身體部位;攻擊四分衛等特別脆弱或非暴力的選手;阻撓一名尚未接到球的外接員或傳球防守隊員等。懲罰措施程度不一,但都會降低犯規方獲勝的機會,然而由於雙方都可能發生犯規(對暴力行為的犯規懲罰與越位等普通的犯規處罰並無不同),這些處罰有可能彼此平衡,所以球員沒有動力去避免暴力犯規。同樣的,曲棍球中也有一系列對規則之外暴力行為的處罰,包括舉杆過肩、用球杆去鉤對手,以及特別暴力的身體衝撞等。嚴重的打鬥行為與正常的預料範圍之內的犯規行為,處罰方式是一樣的。這些處罰(例如在禁閉區待上幾分鐘)會影響球隊獲勝的機會,故被納入進攻和防守策略中(在對方接受處罰而缺少人手時,可以採用「高壓攻勢」,但也有策略能夠應對「高壓攻勢」)。在籃球比賽中,暴力犯規會導致罰球,雖然罰球得分率很高,在關鍵時刻也很重要,但通常不足以形成足夠的優勢來奠定勝局。雙方被罰球的頻率都很高,導致罰球成為常規比賽和策略的一部分,比賽中的一系列行為雖然違反規則,但都在意料之中。在這個充滿危機與競爭的舞臺上,優秀的運動員與隊伍都對犯規十分嫻熟。在比賽的主要內容之外,時刻伴隨著受控的暴力。犯規處罰等於容許了一種受到保護的暴力形式,所有參與者都心照不宣。正是處罰讓暴力成為可能:透過將暴力限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它克服了衝突性緊張/恐懼。

想了解犯規處罰的影響,我們可以比較那些有著嚴厲處罰措施的比賽。足球通常得分較少,因為存在守門員(相較之下,其他比賽大多有公開的得分區域並禁止干擾入球)和越位等有利於防守的規則。有關身體衝撞的規則也十分嚴苛,如有犯規可能處罰點球,而這往往能決定一場比賽的勝負,更有甚者,由於被罰下場的隊員不能由人替補,犯規一方就會陷入缺乏人手的不利境地。此類重度懲罰阻止了比賽進行中的邊緣犯規行為,也製造一種氣氛,使得規則之外的打鬥十分罕見。

相關書摘 ►賽場外的觀眾暴力:為什麼贏的隊伍也可能發生暴動?

書籍介紹

《暴力:從常態到殘暴,以微觀角度探索個人、家庭和社會中超過30種暴力的形成和真相》,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蘭德爾.柯林斯
譯者:劉冉

當我們說一個人「很暴力」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少數人能夠操控暴力?暴力的導火線是哪些?嗜暴者有什麼特質?暴力如何成為東西方文化中精心計算的成分?

從軍隊暴力、警察暴力、家庭暴力、校園霸凌、搶劫、運動暴力、恐怖攻擊到武裝衝突,深刻揭示無所不在的暴力動力學。

  • 當代社會學大師、美國人文與科學研究院院士「柯林斯」經典著作
  • 美國社會學協會得獎作品,一本真正具有原創性的必讀之作
臉譜4月_暴力_立體+書腰
Photo Credit: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