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教育部「拔管」事件的痛心與無力

我看教育部「拔管」事件的痛心與無力
Photo Credit:CM Kua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大在校長懸缺之時,許多大型計畫甚至是庶務都難以推行。台大學生會就發文表示,沒有校長成為許多處室阻礙學權推展的藉口,教員也感慨經費撥不下來,系主任都得為了募款奔波,就連兼任教師的簽核,都必須經過正式校長的認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昱佑(台大學代會前學生代表)

林徽因的弟弟亡於中日戰爭,他在悼詞裡說:「我沒有適合時代的語言,來哀悼你的死。」[1]確實,我們面對教育部27日退回台大校長的遴選結果,竟然拿不出任何可以抗辯的語彙,因為一切至為荒誕粗暴,而不知從何談起,儼然令我們成為最切身的失語者。在此同時,就像林徽因一樣,已無適合時代的行動,來為大學自治敲響喪鐘。

一個月前,我曾天真以為管中閔教授只要拿出誠意,向大眾解釋兼職和論文風波,即是遞出履任新職的橄欖枝。但我發現錯了,而且大錯特錯。因為當今政府想要拔除管中閔的心意已決,任何手段、程序和利益緊密結合的學閥,都只是任其擺佈的棋子,所謂真相,永無重見之日。

面對兼職爭議,教育部曾企圖以此拉人下馬,但人事處長陳焜元卻含糊帶過:「會再做釐清,但只針對管案,若採通則,恐涉及層面過大。」直白來說,教育部的態度就是其他兼職情況可以,管中閔不行,但深恐殃及無辜,只好轉換戰場。

遑論是否牽涉不法之平等,單就遴選制度而言,的確不能以此作為阻卻管中閔就任校長的事由,更況兼職的疑慮尚未被任何機構證實,而最有力的證據,不過是廈門大學愛膨風的網頁截圖,以及人人都可編輯的百度百科。

經過一個月的討論,教育部走了一個潘文忠,來了個爭議巨大的吳茂昆,想必兵馬已備,糧草已足,找到最有利的處置方式。

教育部長吳茂昆
Photo Credit: 教育部

果不其然,教育部於昨日火速退回管中閔的人事任命案,重新回到資格認定階段。吳部長的雷厲風行真令國人都應額手稱頌:厲害了,我的教長。那具體事由為何?蓋是台哥大獨董與董事的迴避的問題,但其爭議甚鉅,我不曉得規避法律解決的理由為何?其次,需要迴避的身份別難道可以如此任意,那麼以後同單位的同事要不要迴避?同單位的認定要拉高到何種層級?這都是問題。

但事實上,根據遴委會作業細則第九條規定[2],管蔡兩人無須迴避,前述的問題本質上不會存在。

更為荒謬的,還有教育部做出駁回處分。我不是公法專業,不好評論,但在觀察條文、諮詢相關領域同學的見解之後,還是探不著駁回所據為何?而教育部的一紙聲明卻也隻字未提。不僅如此,在記者問到管中閔是否能夠二度參選時,吳茂昆竟然表示:「台大遴選委員會如果審議校長候選人資格時,發現有違法、不法之處,應自行把關,教育部尊重大學自治;而從法律的觀點來判定,管中閔在台哥大兼職的過程偷跑已經違法,但如果遴委會仍認定他、但教育部認定其為不適格候選人,還是會做最後把關。」

回到遴選制度,管中閔在成為校長候選人之時,若遵照〈遴選作業細則〉,也不會曉得日後的教育部將要認定台哥大的獨董與董事為利益迴避應該涉及的對象,那麼部長所說自我把關的標準何在?既然不存在,又何必大慷自治之慨?

對此,教育部次長林騰蛟也有話想說:「現在查無違法,不代表後面沒有查出違法。」我甚至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出自一位嫻熟於政事的官員。我們竟然能為管中閔一人的上下,而罔視罪刑法定,更不顧四十年來台灣推行民主法治的成果。

上述手段之污濁,眼看已是再三難免,但我們就要如此沈淪?此才最為令人痛心。

管中閔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羊正鈺

四六事件的煙硝還未散去,七十年前的威權政府不願對台大作出懲罰性的作為,而使校園能夠免於血腥和報復。反觀當今政府,卻不吝昧於意識形態的分歧,而想方設法拔除台大自主選出的校長。我與管中閔教授素昧平生,除了先前向他提議自清之外,現在更多的是同情與感嘆,我想起陳定南先生引用馬基維利的話:「如果討人喜歡與受人尊敬不能兩全,我寧願受人尊敬。」希望以此共勉。

其實,不單是管中閔個人的聲名和成敗,台大在校長懸缺之時,許多大型計畫甚至是庶務都難以推行。學生會就對此發文,沒有校長成為許多處室阻礙學權推展的藉口;我也聽聞張佑宗老師感慨,經費撥不下來,作為系主任只好為了募款奔波;還有兼任教師的簽核必須經過正式校長的認可,諸多面向,校務經緯萬端,都須仰仗新任校長的帶領才得以進前。

或許,作為學生頂多只關心畢業證書上的名字是誰?會不會選不到課?但這些起碼是開始,如果我們聚集起來,如今的教育部也不可能成為龐然巨獸。

雖然,我們從不是校長人選的決定性因子、近期的無力感也與日俱增,但我真心希求,凡我學生,都能共期一個更進步、遵循制度的校園,我們必需揉和關心成為監督的力量,而使政府不敢逾越,就像五四、四六,甚至是近期的所有運動,一脈相承的精神,才是大學自治的價值,更是大學自治的前提。

註解

[1]林徽因(1944)。〈哭三弟恒〉。宜賓。
[2]〈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作業細則〉第九條規定如下:「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經本會確認後,解除其職務:一、因故無法參與遴選作業。二、與候選人有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或姻親或曾有此關係者。三、有學位論文指導之師生關係。本會委員有前項不得擔任委員之事由而繼續擔任,或有具體事實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候選人得向本會舉其原因及事實,經本會議決後,解除委員職務。」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呱吉參上!邱威傑的網紅參政實境秀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