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菲律賓青年支持大學教育免費?一位女孩的死,推動菲國免學費法案

為何菲律賓青年支持大學教育免費?一位女孩的死,推動菲國免學費法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Free education for all」這個倡議的精髓其實並非「For all」,而是「For the POOR」。我懷疑,為什麼非要公立大學學費完全免費,而非依照收入進行學費減免呢。

2017年8月當菲律賓大學免學費法案通過後,青年組織讚揚這是歷史性的進步。每當我看到相關組織對大學免費教育的倡議,其實都帶著一點懷疑。「Free education for all」這個倡議的精髓其實並非「For all」,而是「For the POOR」。我懷疑,為什麼非要公立大學學費完全免費,而非依照收入進行學費減免呢。

這邊先補充一下菲律賓的高等教育現況,現在全菲律賓有近2400間大專院校,其中有89%是私立的。而在世界高等教育機構的QS排名中,菲律賓榜上有名的大學共有4所,第一名是國立菲律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UP),其他三間都是(貴族)私立大學,菲律賓知名政治人物幾乎都是這幾所學校的校友。

菲律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以下簡稱菲大),這個20世紀初在美國統治時期成立的大學,匯集了各地最優異、具多元背景的學生。它的學費也是國立大學之中最貴的。在菲大讀書的學費是1學分是1500披索(約850台幣),一整年學費可達4萬5披索(約2萬5台幣),而頂尖四校中另外三間私立大學,學費至少都是菲大的兩倍以上,得拉薩大學(De La Salle University)最貴,一年光是學費便可達23萬披索(約13萬台幣)。

想像一下,首都馬尼拉每日法定最低薪資只有512披索(約290台幣)(註:菲律賓實施全國分區最低薪資制度),南部某些地區的法定最低薪資可能只有265披索(約151台幣)時,一名辦公室職員,一個月的薪水可能只有2萬5披索,如果這樣就已經算是中產階級,那麼一個家庭需要有怎樣的背景,才能輕鬆地支持孩子跨入高等教育的大門?若考不上公立大學、也沒有卓越到申請上私校全額獎學金,那希望孩子獲得高等教育文憑的中、低收入家庭,又要承擔多大的經濟壓力呢?

每每討論到菲律賓高等教育學費昂貴的議題,Kristel Tejada這個名字便會跳入話題中。2013年,她在還是菲大一年級的學生時,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的死,主因被認為是學費超出家庭負荷能力,而學費減免機制設計不良加上學校高層官僚化的心態,總總疊加起來壓垮了她,釀成這椿讓人悲傷的故事。

那一年,16歲的Kristel考上了菲大位在馬尼拉的德里曼校區(UP-Diliman)。為了Kristel與她的兄弟姊妹,她的父母決定不回老家省份,與孩子留在全國物價最高的馬尼拉生活,媽媽負責照顧小孩,爸爸一開始找到一份司機的工作,然而收入並不穩定,每月收入只有不到1萬6披索(低於1萬台幣)。兩個月後,Tejada爸爸就失業了。第一學期他們靠變賣土地勉強支付了Kristel的學費(應該是減免過),但到了第二學期,爸爸賣報紙的微薄收入,完全無法讓她按時支付學雜費。當時菲大依法遵行「不遲付規定」。Kristel因為遲繳學費而被禁止上學。儘管媽媽多次當面或透過書信向副校長求情,還是扭轉不了校方決定。隔沒多久,Kristel被發現在家服藥自殺。

她的死帶給社會強大的震撼,但她的個人經歷並非特例。許多菲大家長及學生都對繁瑣又不合情理的學費減免流程深感折磨,審核不通過的也大有人在。菲大統計指出,約每100個學生只有1人拿到全額學費減免。就算獲得減免及每個月2、3000披索的生活津貼,仍有越來越多學生向學校申請貸款。2014年,菲大德里曼校區有超過五分之一學生申請貸款。因此,有人開玩笑說,菲大「進去很困難,出來更困難」,因為學生必須半工半讀、畢業後背負債務,可說是朝向了美國大學畢業生的趨勢。

2880790766_d01ff54219_b
Photo Credit:Benjie OrdoñezFlickr CC BY 2.0
菲律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校園

為什麼一間素來被認為是「社會運動的搖籃」的大學,學費會漲到讓越來越多學生難以負擔呢?2011年,艾奎諾政府宣布將在未來逐年削減撥給國立大學的年度預算,希望國立大學變得自給自足、經濟獨立,這使許多國立大學不得不透過各種管道籌措金源。另一所國立大學,號稱是「窮人跟工人階級首選」的菲律賓科技大學(Polytechnic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PUP),在學生堅決的抗漲運動之下,學費至今仍維持一學分12批索=8塊台幣,不過其他收費仍然增加了。

Kristel死後,菲大趕緊進行改善,取消不延遲制度,並在該年年底改變了補助制度,在新的制度中放寬補助條件,然而仍被許多家有變故的學生抱怨審核嚴格且不合理,例如:一個年收入30萬披索的家庭,如果有三個兄弟姊妹都在上大學,仍會認定你沒那麼窮。且在總家庭收入之外,還會把家裡的電器家具等等都算進去。這幾年雖然最低薪資緩緩條展,但中等、低收入家庭的購買力卻在下降,使得學費帶來的經濟困難未獲得真正的解決,菲大每年仍有數以萬計的學生及家長等待著學費減免審核通過。

在Kristel事件前,「教育應該是政府提供的免費公共服務」已是菲律賓激進學生運動中的重要訴求,菲大學生議會(UP Office of the student Regent)的指責也許能代表學生運動對學費制度的看法:「要學生依據被認定的能力來支付學費,根本是種扭曲的市場邏輯。到了這時,大學已經成為一家私營企業,而非公共服務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