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外交的「事大主義」:別太樂觀看金正恩的棄中親美

北韓外交的「事大主義」:別太樂觀看金正恩的棄中親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韓畢竟是坐困愁城,不但有聯合國制裁,還有美軍的恫嚇,不要中國的北韓必須選擇一個新的靠山,俄國目前經濟危機,日本不夠力,那拉攏韓國跟美國就成了唯一的抉擇。

北韓1948年9月9日建國以來到現在,都是金氏一家族在掌權,已經歷任了三位領導者:金日成金正日跟金正恩。北韓因為地緣政治的關係,外交政策必須周旋在中國、俄國、日本跟美國之間,不過嚴格講,金氏外交的風格還是非常「一匹狼」式的風格,主動性很高,很多時候,大國是被北韓拉著走,而不是北韓順從大國的意志。

北韓的外交模式很固定,夾在中俄美日四個國家當中,它不會跟周遭的強國都很好,也不會跟周遭國家都不好,它一定會倚靠某個大國做靠山,也就是「事大主義」。但是如果情勢需要,它又會毫不猶豫地拋棄這個大國,轉投其他國家。目前看來金正恩正在拋棄中國、轉向美國,是否能成功?就還需要看接下來的情勢。

金日成在中蘇之間擺盪,誰幫忙就聽誰

金日成執政時間從1948年到1994年,長達46年,上任短短一年多,1950年就發動韓戰,他的態度非常積極主動,還成功說服毛澤東支持,結果差點被聯合國聯軍趕過鴨綠江。中國為了支援北韓,志願軍陣亡18萬人,另外病死1.3萬多人、被俘虜兩萬人、一萬人失蹤,才幫助北韓撐了過去,於1953年終戰。但是金日成隨即開始展開清洗國內親中親蘇派官員,還一度跟毛澤東翻臉。

金日成的外交政策,關鍵就是對抗美國,只要能對抗美國,中國或是蘇聯哪一國支持他都沒關係,他可以幫蘇聯罵中國,也可以一年兩次去中國見毛澤東,完全取決於中國或蘇聯哪一國願意支持。所以當蘇聯對於北韓在1968年攻擊美國情報船表達不滿之後,金日成就回過頭重新訪問了中國。

其實中國跟蘇聯也知道金日成的計謀,但是兩國沒有辦法,當時在冷戰氛圍之下,共產跟民主國家陣營對立激烈,同時共產國家內部中蘇也在爭老大,誰都不能坐視北韓的影響力,所以金日成可以遊走在各方之間,來爭取北韓的利益。

金正日開啟第一次兩韓峰會,暗靠中抗美俄

金日成死後,金正日接任北韓領導人,他首先是推動和解,包括2000年先跟韓國總統金大中舉行了第一次北南首腦會議、支持韓國公司開發北韓金剛山,也三次訪問中國,表示贊場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在對美日關係方面,除了跟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會面,還見了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同意兩國關係正常化;金正日甚至代表國家向日本道歉,承認過去綁架日本人的政策是錯誤的。

但是在2002年,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宣布把北韓列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之後,金正日的反應非常激烈,開始全力發展核武。北韓在2006年成功進行了第一次核試驗,2009年再來第二次核試驗,2010年對韓國延坪島發砲攻擊,打死兩名韓國士兵,俄羅斯外長開記者會譴責,北韓聞聲不動。

這個階段其實金正日就是暗地倚靠中國去抗衡其他國家,金正日總共訪問了中國七次,分别是在2000年、2001年、2004年、2006年、2010年、2010年、2011年。而且每次都選擇了「非正式訪問」,中國領導人江澤民跟胡錦濤都對兩國的關係給予高度肯定,還強調要深化交流,在當時各國對北韓的肅殺氛圍中,顯得格外溫暖。北韓的經濟也十分仰賴中國,金正日等於利用了中國來對抗周遭的國家。

AP_1811915273455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金正恩去中靠美:一手去中、一手靠美

2011年12月,金正日過世,他的三兒子金正恩隨即宣布接班。金正恩接班的時候,年僅28歲,他上任後密集的核武試爆,還不斷試射射程越來越遠的彈道飛彈,從頭到尾都在要求美國必須跟北韓平等談判,並且對中國日益加深的干涉感到反感;為了達到目的,金正恩隔山打牛,先從美國的盟國韓國下手。

金正恩推動的政策剛好跟韓國總統文在寅一拍即合,先是在平昌冬季奧運,南北韓合組代表隊,接著就是4月舉行的兩韓高峰會。金正恩牽著文在寅的手跨過38度線,堪稱經典,他面對韓國的低姿態,跟他在國內肅殺反對派的凶狠判若兩人。除了兩韓對統一的渴求之外,也是因為金正恩亟需要美國的反應。

金正恩上任之後,對親中派大肆肅清,連姑丈張成澤都被當場逮捕殺害,他對於中國的態度堪稱冷漠,對中國多次干涉都表達不滿。不過北韓畢竟是坐困愁城,不但有聯合國制裁,還有美軍的恫嚇,不要中國的北韓必須選擇一個新的靠山,俄國目前經濟危機,日本不夠力,那拉攏韓國跟美國就成了唯一的抉擇。

畢竟以北韓目前的政治環境,美國持續施壓下,雖然可以靠著中國的支援苟延殘喘,但是這樣拖下去,只會讓北韓對中國的依賴越來越深,這對北韓的自主性依然是傷害。所以,金正恩正在朝向過去北韓的外交模式前進,甩開過去倚靠的大國,轉向另外一個大國,也就是棄中轉美。

川普(Donald Trump)是個情緒的外交家,金正恩也是,這兩個都樂意用演戲來博取世人的目光,但是拿掉表演,金正恩如何博取美國的支持依然令人疑惑,與其說是思慮周密的外交行徑,不如說是見招拆招、走一步算一步的外交突圍。

兩韓大和解背後,保有核武的金正恩是最大贏家?

金正恩的下一步

比較一下這次的兩韓峰會成國跟過去的異同,兩韓高峰會至今已經舉行過三次了,2000年、2007年都在平壤,2018年在板門店,前兩次都是金正日任內,第一次讓韓國總統金大中,拿到了諾貝爾和平獎,第二次韓國總統盧武鉉,也是步行踏過38度線,再搭車前往平壤,這兩次的會面之後都有共同宣言,內容都是環繞在兩韓統一,韓戰終結與兩韓首腦會晤,以及離散家庭會面。

如果對比2018年這次的兩韓高峰會,議題內容差別不大,甚至北韓無核化的決議在2007年就有提過了,關鍵是北韓根本沒有履行承諾。光從表面的握手微笑,就去推演金正恩必然走向和平進程,其實太過於跳躍。

兩韓的進展勢必牽連周邊國家,影響最大的是中國,一旦北韓脫離中國保護圈,中國也將隨之失去東北亞的緩衝國,將更直接的面對美國勢力,但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金正恩的確有意去核,同時真的願意接受美國的監管,這兩點短期都很難想像成立。

在北韓問題上,需要捨棄的就是過分的樂觀,面對一個這樣殺人不眨眼的政治人物,要研判他的思慮行為,唯一不需要的就是樂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