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尊重大學自治」之前,台大是否該想想對別人有多少「尊重」?

要求「尊重大學自治」之前,台大是否該想想對別人有多少「尊重」?
Photo Credit: peellden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一般人比較能夠接受的說法是:「尊重是互相的」,提出要求的一方,也會被要求付出同樣的尊重,尊重和被尊重是對等的。用這個標準來看的話,很顯然地,台大校方在要求教育部尊重的時候,自己並沒有付出相對等的尊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陣子看下來,挺管方最常喊的口號之一應該是「尊重大學自治」了,大學自治是什麼我不敢說,不過「尊重」倒是常常聽到,例如「學生要尊重老師」、「尊師重道」、「給我放尊重一點」,這些說詞大概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說話的人先抬高自己的道德地位,然後以長幼倫理的思想,要求對方乖乖聽話。

這種封建風格濃烈的思惟方式,在台灣社會中早就落伍了。現在一般人比較能夠接受的說法是:「尊重是互相的」,提出要求的一方,也會被要求付出同樣的尊重,尊重和被尊重是對等的,尊重他人的人,才會得到他人的尊重。

用這個標準來看的話,很顯然地,台大校方在要求教育部尊重的時候,自己並沒有付出相對等的尊重。

在事情一開始的時候,教育部對於台大遴委會的遴選結果並沒有任何異議,可以說是非常尊重台大。質疑遴選結果的是提出問題的人,包括立委和媒體,以及台大內部非當權派的教授以及學生。

對於這些質疑,台大的態度和教育部非常不同,教育部對這些質疑的聲音,表示出了基本的尊重,並沒有遽然否定或肯定,只是函請台大遴委會以及當選人管中閔「釋疑」一下。這一點是潘文忠一直以來給人的印象,他在課綱審議以及許多其他事務上,都表現出同樣「尊重各方意見」的溫和態度。

教育部長 潘文忠
Photo Credit: 教育部網站
潘文忠

至於台大校方對質疑者的反彈,也是可以理解的。校方和遴委會當然有捍衛本身行為正當性的立場和態度,在這一點上,台大也不太需要過度矯情,嚴正反駁並不踰矩。

但台大校方對於教育部的回應,卻是非常不恰當地表現出了「不尊重」甚至輕蔑的態度,這是非常可議的。教育部接受立委的監督和社會各界的質疑是民主社會的正規與常態,而且教育部並非遴選的執行單位,對遴選過程沒有詮釋的權力,所以只能把這些聲音轉達給台大,希望台大妥善處理並且說明。但台大卻把教育部視為敵人,用最嚴厲的態度駁斥,這很明顯是對教育部的「不尊重」。

要別人「尊重大學自治」之前,台大是否也該想想,自己對別人有多少「尊重」?台大是否「嚴以待人,寬以律己」了?還是說台大一直以來都是以台灣頂尖菁英自居,對其他一般庶民抱持著知識分子高高在上的驕傲和蔑視?坊間傳言潘文忠因為出身國民教育基層,所以屢屢受到高教體系的大教授們的白眼,是否真是如此?

台大校方和支持者在面對社會質疑時,動不動扣人「政治黑手」、「藍綠鬥爭」的帽子,這樣的行為,離「尊重」又何止千里?既然如此,那又如何期待能夠得到他人的尊重?

事實上,台大所謂「校方」其實不過就那一小撮人,這群人霸佔著「台大」的名器不放,以為是什麼尚方寶劍,可以上斬昏君下斬奸臣,但其實也是前人流傳下來的,不是自己掙來的。這些人從不懂得尊重別人,只會要求別人尊重自己,並且把台灣人對台大的尊重視為理所當然,把自己對別人的尊重當作施捨恩惠。這種階級、封建的思想,恐怕才是「尊重」不能實現的最大原因吧?

沒有人尊重的「大學自治」,不會是尚方寶劍,台大動不動就拿出「大學自治」來揮舞砍殺,到頭來恐怕只會發現,自己手中拿著的,不過是一條臭不可聞的鹹魚而已。

本文經Hao Chuan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助理低薪、研究室像里民中心,議員有心也難尋好幕僚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