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上與冷氣房裡的「反年改」:三個不正當性與成員類型

街頭上與冷氣房裡的「反年改」:三個不正當性與成員類型
Photo Credit:李秉芳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事軍公教相關職業的人,確實是將人生精力奉獻給國家,用青春換得大眾的安穩生活,相當令人尊重。然而軍公教卻被少數的害群之馬拖累,丟失了社會的尊敬,還激化了民眾的仇恨心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軍公教年金改革,這一個民進黨政府最重要的政治議題,從啟動以來就爭議不斷。不過年改爭議除了政策正當性與條文修正內容的攻防以外,年改引發的一波波暴力衝突也成為輿論的焦點。在街頭衝撞的反年改團體,在世大運鬧場、攻擊公投盟帳蓬、或是幾度嘗試侵入立法院、對記者與警察施暴,莫不引發大眾的關注以及反感。但反年改的訴求為什麼會招致輿論的普遍反感?反年改團體又為什麼可以多次發起實體行動?這要從反年改勢力的不正當性與成員類型開始說起。

反年改的三個不正當層次,以及反年改勢力的三種類型

陳情抗議活動原本就是民主國家的常態,反年改團體以街頭抗爭為手段並無不妥,但是抗爭不見得都有正當性或者都能獲得輿論支持。反年改之所以不受輿論支持,有幾個層次的理由。第一層的理由是手段不正當,反年改團體的行動不具備最後手段性,也經常搞錯抗爭目標,從世大運鬧場、無端攻擊公投盟,到近日在立法院外頭對警察、記者施暴,這些都引發大眾的厭惡感。

反年改不受支持的第二層理由,是國家的經濟結構改變,加上高齡社會到來,過去的軍公教福利政策不合時宜,甚至有加速財政崩潰的隱憂。

第三層的理由則是國家的政治結構改變。以往黨國體制之下的恩庇侍從體制因為民主化而轉變,但是過去的既得利益者並不願意妥協,失去宰制地位的國民黨,以及失去黨國恩庇體制紅利的老軍公教反年改團體,兩者都不希望繼續流失利益。

所以說,反年改勢力不只有直接在街頭衝撞的反年改團體,也有為了爭取軍公教選票的國民黨,這兩者中間還有一層以退官、退將、選舉酬庸等關係產生的黨國菁英。這些黨國菁英利用退輔會、選舉等機制,長年將自己人安排到政務官、國營企業、官派董事等職位──除了國營企業,有時酬庸安排也包括黨營企業。黨國菁英利用這些職位的影響力與金錢支持國民黨的選舉、阻撓民主化、抵制改革,理由也是為了避免既得利益流失。

基層軍公教的民脂民膏,變成高層肥貓的滿肚肥油

從事軍公教相關職業的人,確實是將人生精力奉獻給國家,用青春換得大眾的安穩生活,相當令人尊重。然而軍公教卻被少數的害群之馬拖累,丟失了社會的尊敬,還激化了民眾的仇恨心理。怎麼說呢?最直觀的當然是退官退將過太爽。許多黨國體制的退官退將遊走兩岸大放厥詞,「領台灣納稅錢罵台灣人」的情況屢見不鮮。

除了優渥的退休金,這些退官退將還多在公營事業、泛公股銀行擔任肥貓,自然對台灣的產業發展與財政健全有害。而且這些大肥貓還會因為師徒、親族等裙帶關係互相結合起來,在彼此的事業安插職位或董事席次,不斷地近親繁衍。在民主化過程中,許多肥貓被一隻一隻揪出來,但改革也招來肥貓的反撲。所以在改革過程中,一般大眾與基層軍公教都是被綁架的受害者,大眾並沒有真正仇視軍公教,但是前述這些長期壟斷過多資源的人士,卻刻意操作軍公教與社會的對立。

知名媒體人趙少康就是一個例子,過去趙少康在郝龍斌市長時代,光是擔任富邦集團三個官派董事,就支領年薪700多萬。柯文哲上台之後,趙少康就失去了這塊肥肉,氣得在自己的節目三天兩頭批評柯文哲。民進黨政府開始年金改革之後,趙少康作為肥貓好朋友,也不遺餘力地在媒體發聲反對改革。

其他的肥貓例子,則像是國民黨立委費鴻泰的妻子王怡心,她倚恃這層政治關係,長期擔任第一金的官派董事。又或者以前的合庫金董座廖燦昌、現在的彰銀董座張明道,這些公股銀行高層都有很多黨國政治裙帶,但是因為財稅金融領域的高專業性,使得外人難以切入財金幫小圈圈。國營事業民營化的過程中,財政部與公股銀行始終難以照進陽光。

這些國營或泛公股事業裡頭錯綜複雜的人事關係,對國家發展而言是不健康的,而且他們抵制改革的舉措也對自由化、民主化有害。為了各種共匪、肥貓的自身利益,國家財政與社會治安都被糟蹋。從世大運的反年改鬧場,到近來的立法院潑尿,我們可以看見李來希、吳斯懷帶頭衝鋒,趙少康等人媒體助攻,國民黨黨團則在議場大力杯葛,他們有形無形的互相支援形成了反改革的戰線,難道台灣的財政與安全要一直被這些敗類綁架嗎?

反年改勢力不只有街頭上的反年改團體,還有位居要津的政商人士也為了利益而隨之起舞,只是前者容易看見,後者則是藏在層層關係後面操作議題。面對威權時代遺留至今的黨國裙帶,我們更應反思台灣的財政健全、治安提升、產業提升,以及整個社會的民主如何深化。著眼於此,改革便不能停下腳步,儘早推動政府與產業的轉型,才能創造社會整體的最大利益。

本文經林宇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林宇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