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把觀點當作歷史:「中國收回香港主權」是措辭不當嗎?

勿把觀點當作歷史:「中國收回香港主權」是措辭不當嗎?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京條約》中文版中還進一步肯定了香港是「英屬香港」,英文版中則定義香港是「殖民地」(colony of Hongkong)。可見,大清當時把香港與九龍的主權交給英國是無法否認的歷史事實。

日前,香港有線電視《新聞刺針》欄目,獲得一份機密文件,乃教育局聘請專家對中學歷史教科書的審核意見,其中有眾多令人譁然之處:「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中國收回香港」,「中國收回香港主權」等表述,被指「措辭不恰當」;「中共一黨專政」被指「用字不當、概念不清」;「1949年,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則被指「上下兩句沒有因果關係,易招錯誤理解。」

「中國收回香港」說了幾十年,現在居然「措辭不恰當」?這立即引起爭議。因為鄧小平在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會面時就親口說:「應該明確肯定:1997年中國將收回香港。」《中英聯合聲明》就有「收回香港地區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於1997年7月1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基本法》序言中有:「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1997年7月1日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從而實現了長期以來中國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願望。」

香港教育局長楊潤雄到立法會解釋:「收回香港」及「收回香港主權」說法不準確,因為「中國一直擁有香港的主權,收回的是管治權。」後來,當被指出「收回香港」在鄧小平談話與以上兩個文件中都有如此表述,教育局就發出聲明「收回香港與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並不相悖」。楊也更正:「收回香港」可以,「收回香港主權」不適宜。

此後,可想而知,不斷有人幫楊潤雄圓場。如李浩然的《中國一直擁香港主權收回的是管治權》。其立論無非強調「中國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所以「主權一直在中國手上」。所以中國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採用「恢復行使主權」等說法。至於英國所用的「香港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只能代表英國的態度云云。

客觀地說,以上討論的中英交涉的歷史都是事實。但這個「事實」又能否掩蓋「英國曾經擁有香港主權的事實」呢?顯然是不通的。

香港島九龍來說(新界這個租借地的主權確實一直在中國手上),這種邏輯的問題首先在於,「中國」是哪個中國,是把香港與九龍割讓給英國的大清?是後來提出「不平等條約」說的中華民國?還是再後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確實,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中英北京條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但割讓香港與九龍的大清,從來沒有不承認。

1842年《南京條約》中文版第三條有「大皇帝准將香港一島給予大英君主暨嗣後世襲主位者常遠㨿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英文版為:His Majesty the Emperor of China cedes to Her Majesty the Queen of Great Britain, the Island of Hong-Kong, to be possessed in perpetuity by Her Britannic Majesty, her heirs and successors, and to be governed by such laws and regulations as Her Majesty the Queen of Great Britain, &c., shall see fit to direct.

1860年《北京條約》中文版的第六條有:「前據本年二月二十八日大清兩廣總督勞崇光,將粵東九龍司地方一品,交與大英駐紮粵省暫充英法總局正使功賜三等寶星巴夏禮代國立批永租在案,茲大清大皇帝定即將該地界付與大英大君主並歷後嗣,並歸英屬香港界內。」英文版為:His Imperial Majesty the Emperor of China agrees to cede to Her Majesty the Queen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and to Her Heirs and Successors, to have and to hold as a dependency of Her Britannic Majesty’s Colony of Hongkong, that portion of the township of Cowloon

這兩個條款都清楚說明,香港與九龍是永遠地「給予」或「交與」英國。如果一定要爭辯「給予」可以只是給予「管治權」,那麽看這兩個條約的英文更都用上了「割讓」(cede)的字眼,無疑「給予」的是「主權」。更何況,《北京條約》中文版中還進一步肯定了香港是「英屬香港」,英文版中則定義香港是「殖民地」(colony of Hongkong)。可見,大清當時把香港與九龍的主權交給英國是無法否認的歷史事實。

後來大清被中華民國取代,中華人民共和國又推翻了中華民國。如果這三者是國際法上的國家主權繼承關係,那麽這些條約也是應該繼承的。

其實,在中華民國成立之初,就已經宣佈繼承一切舊約。如孫中山的《孫文通告各國書》,宣佈「滿政府於我軍起事以前,與各國所有之條約,皆作為有效。」臨時政府建立後,《臨時大總統布告友邦書》再次聲明「凡革命以前所有滿清政府與各國締結之條約,民國均承認有效。」

在中國,「不平等條約」是孫中山先提出來的。在1923年1月1日的《中國國民黨宣言》中,有「清朝持其『寧贈朋友,不予家奴』之政策,屢犧牲我民族之權利,與各國立不平等之條約……故當速圖改正條約以脫離束縛,而恢復我國國際上自由平等之地位。」接著1924年,國民黨與共產黨相繼提出「廢除不平等條約」的口號。

但無論是「改正」,還是「廢除」條約,都不等於否認條約;相反,先承認條約的合法性,再認為不合理,這才是「廢約」的邏輯。

RTS197GT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蔣介石《中國的命運》就詳細論述了這種修改不平等條約的理據及過程。文中,蔣介石特別提及1943年締結的《中英新約》中沒有討論「九龍租借地」(指新界)的遺憾:「就是九龍租借地本為我國領土,而英國未能將此問題在新約內同時解決,實為中英兩國間美中不足之缺點。但我國政府于中英新約簽字之日,即向英國政府提出正式照會,聲明我國保留有收回九龍之權。故九龍問題仍可隨時提出交涉。惟國人所當知者,即九龍與香港在地理上確有相依恃的連帶關係,且不能不同時解決。今日英國之有所待者,其故當在於此,無待詳述。」由此可見,蔣介石深知香港的主權屬於英國,所以當時只向英國商議提早結束新界的租約,沒有涉及主權屬於英國的香港。

「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的說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才提出來的。但具體何時最早提出還難以肯定。但在1957年4月28日上海工商界人士座談會上,總理周恩來還說:「香港的主權總有一天,我們是要收回的。」這句話,也說明他認為香港的主權還在英國手中。看來這時,中國還沒有否認三個不平等條約。

到了197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重返聯合國。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黃華致聯合國非殖民地化特別委員會主席的信中指出:「香港、澳門是屬於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帝國主義強加於中國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的結果,香港和澳門是被英國和葡萄牙當局佔領的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解決香港、澳門問題,完全是中國主權範圍內的問題,根本不屬於通常的所謂『殖民地』問題的範疇。」這大概可視為「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的最早表述,但從文字上,并沒有明顯地說「不承認」,更多著眼於「不合理」。

「不平等條約」當然是外國通過武力強加在中國的產物,也顯而易見不公平。但歷史上,通過戰爭獲取土地,多不勝數。即便是中國的土地也有很多是戰爭而得來的。在二戰結束前,「征服」與「通過條約割讓」而獲得土地,都是領土的合法來源。如果因為「不平等」而通通都「不承認」,這是罔顧歷史的行為。

無論如何,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這個「事實」,最多只能算一種政治態度,而且是「後來才提出來的政治態度」。這種態度絲毫不影響《南京條約》、《北京條約》等在國際法上的有效性,不能否定大清當年已經把香港主權交給英國的事實,也不能否定在1842-1997年,香港的主權一直在英國手中的國際法狀態。

作為歷史課本,有必要把真正的歷史教給下一代,而不是把那些對歷史的政治態度當作歷史本身,教給下一代。雖然,歷史老師應該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對「三個不平等條約」的態度,作為歷史的一部分解釋給學生聼,但不應該把歷史課當作政治課,把觀點當作歷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