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er的生理學:為什麼肚子餓時會生氣?

Hanger的生理學:為什麼肚子餓時會生氣?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腦不像身體其他器官一樣,能自如地使用葡萄糖以外的各種營養物質,因此當血糖降低時,大腦會首先發出危機信號,而在飢餓時身體所分泌腎上腺素、可體松、神經肽Y等與機警、憤怒等反應有關,肚子餓時脾氣便容易因此變得急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越評

當你肚子餓的時候,你會無緣無故憤怒嗎?或者曾有人在飢餓時憤怒地盯著你?如果是這樣,你已經經歷過「Hangry(飢餓和憤怒)」了,這是一種逾期未進食而使人脾氣暴躁的現象。

Hanger的生理學

你吃的食物中含有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和脂肪,他們會被消化成簡單的醣類(如葡萄糖)、胺基酸和游離脂肪酸等,這些營養物質接著進入你的血液,並作為能量分配到全身器官和組織,隨著時間的流逝,你離上一餐的時間越來越長了,這些營養物質含量便在你的血液循環中逐漸下降,如果血糖越來越降離正常水平,你的大腦便會認定這是一個危及生命的緊急情況。

大腦是非常依賴葡萄糖的,因為大腦不像是身體裡大多數的其他器官一樣,能夠使用各種營養物質以保持運作,雖然在危急時,他也能利用酮體,但如果缺乏葡萄糖,大腦絕對是最絕望的一位,這也充分展現了它負責保護全體的表現,你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也曾經領教過大腦對葡萄糖有多依賴,一件簡單的事情在飢餓時變得困難,注意力很難集中,甚至講話都變得混亂而模糊。

另一個在飢餓時變得更加困難的事情,就是在社交場合中如何不失去情緒控制而依照本能直接罵人,雖然你也許能在面對重要客戶或長官的時候,擠出最後的腦力來維持理智,但你身邊最親近的家人朋友,可能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除了血糖下降容易使理智與本能之間失去平衡, 還有其他反應機制加劇這個現象,為了讓血糖恢復水平,身體裡有四個主要的荷爾蒙會在此時挺身而出,如腦下垂體前葉所分泌的生長激素、胰臟所分泌的升糖激素、腎上腺所分泌的腎上腺素、可體松等。

腎上腺素、可體松不僅在飢餓時,在其他令身體感到危機的時刻也都會釋放到血液中、幫助人們進入備戰狀態,包含僅是「聽到、看到、想到」令你緊張的事,譬如你看到老師發現你做的錯事,並且說要打電話通報父母,你瞬間什麼都吃不太下了,身體已不再是「吸收消化」的時刻,而是去「爭取食物」的時刻。腎上腺素、可體松流入血流,讓你準備為自己的權益大聲說話,同理,飢餓時也就可能讓你產生同樣的反應。

連結飢餓與憤怒之間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飢餓和憤怒這兩者都受到了神經肽Y(neuropeptide Y)的控制,身體控制能量攝取與消耗的主要樞紐在下視丘,而下視丘會視身體狀況分泌出不同的神經傳導物,其中促進食慾的有神經肽Y(neuropeptide Y)及黑色素聚集激素(melanocyte-concentrating hormone)等, 它在大腦中與多種受體(如Y1受體)結合來刺激食慾,而神經肽Y和Y1受體的結合,也同時調節著憤怒和攻擊的行為。

關於「Hangry」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2014年也曾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NAS)》上發表一篇「低血糖與夫妻間的侵略行為(Low glucose relates to greater aggression in married couples.)」,實驗中他們讓已婚夫婦把針扎在代表伴侶的巫毒娃娃身上,以反映心中的憤怒程度。

受試者也被安排和配偶在競賽中相較量,贏的一方就可以通過耳機對配偶發出巨大噪音,研究人員也同時在比賽過程中監測受試者的血糖水平,最後發現當人們的血糖值較低時,他們對配偶發出噪音的時間就越長,而且刺在巫毒娃娃身上的針也變多。

雖然生理學的解釋給予「Hangry」諸多可能性,心理學因素及社會文化影響也直接或間接修正了我們在口語上的侵略性,經歷飢餓時的反應當然也就各式各樣,但常理來說有「Hangry」現象也毫不奇怪,如果有物種在飢餓時反而切換為「你先吃、你先吃」的溫和模式,那在遠古前這種仙氣基因可能早就滅亡了,下次你的好朋友因為肚子餓而對你大發脾氣時,就多多體諒他吧!這是他的大腦正在督促他活下去而已,吃飽了就會沒事的。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New Scientist: Being ‘hangry’ exists: why a lack of food can change your mood.

本文經食力(foodNEX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食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