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神聖婚姻法」可以不是笑話

朱家安:「神聖婚姻法」可以不是笑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用多元婚姻制來消弭現行同婚爭議,神聖婚姻法會是其中一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朱家安

「神聖婚姻法」可以不是笑話,而且如果你能理解這一點,可能更有機會應付當代婚姻爭議。

反同三公投通過中選會審查,包括我在內的部分挺同人士這幾天也發起公投提案,基於「宣傳反對,比宣傳贊成困難」,希望以公投對抗公投。挺同公投共有三提案,前兩案不意外地針對反同公投的同性婚姻和性別教育議題,第三案卻主張我國應增設「神聖婚姻」專法,讓民眾有「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選項。這個天外飛來一筆的戲謔提案迅速引發爭論。

儘管有部分強調家庭價值的反同婚人士表達支持,但不管是中間群眾,還是挺同陣營,對「神聖婚姻法」公投的疑慮都多於支持。面對同溫層質疑,挺同公投的共同發起人苗博雅公開說明,「神聖婚姻法」公投是一種有戰略意義的抗爭手段:它可以檢驗中選會是否依循雙重標準對公投案進行實質審查(而非法定的形式審查),也可以成為歸謬說法,對抗反同派的同性伴侶專法方案。

我同意苗博雅對於第三案戰略效果的判斷,不過我也認為,在戰略手段之餘,「神聖婚姻法」本身也是值得認真考慮的婚姻政策,並且可望舒緩當前台灣社會的一些問題。

kris_180423_covenant_marriage_02
反反同公投的第三案「神聖婚姻專法」引起爭議。
「神聖婚姻法」需要哪些元素?

「神聖婚姻法」的目的是契合「忠貞主義者」[1] 的期待,讓法律上可以有「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選項。當然,依現代人權觀念,我們不能真的允許那種在法律上不得離婚的婚姻。不過,要彰顯「一生一世」,並不見得要規定不可離婚,增加離婚代價也是可能的選項,至於代價該怎麼設定,什麼情況下由誰負,則可以討論。例如說,若丈夫家暴導致離婚,要讓雙方付出同等代價,似乎不算公平。

附帶離婚代價的「神聖婚姻法」,在效果上會讓人更不願意離婚、延長婚姻壽命。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不應該是「神聖婚姻法」存在的意義。「神聖婚姻法」不是為了讓人歹戲拖棚,而是為了讓那些虔誠信仰「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伴侶,有和他們信仰相配的法律選項可供選擇。

最能彰顯「神聖婚姻法」價值的,並不是那些想要離婚,但考量離婚代價決定硬撐下去的伴侶,而是在當初有足夠的虔誠、信任與決心去選擇神聖婚姻,爾後也真的心甘情願相持相守一輩子的伴侶。當然,對於後者來說,即便當初選擇的是一般意義的婚姻,他們大概也不會離婚,但當初因為存在神聖婚姻這個選項,讓他們有機會彰顯自己的虔誠、信任與決心,這對他們來說依然有意義。

同性婚姻爭論,是婚姻概念觀的爭論

然而,為什麼需要對「忠貞主義者」這麼好,量身打造一個婚姻制度給他們選?答案很簡單:為了舒緩社會上對於婚姻定義的爭論。

在大法官釋憲後,反同陣營大致不再反對「同性伴侶應受法律保障」,並專注於反對同性婚姻、支持專法。為什麼反同陣營可接受專法?除了領養等細節爭議之外,主要的原因就是反同者認為說,同性婚姻進入民法婚姻章,會改變「婚姻」的定義。[2]

在這裡,我們面對了婚姻概念觀(conception)的爭論:每個人對於婚姻是什麼、可以如何組成,持有互相衝突的意見。值得注意的是,人們彼此持有互相衝突的意見,不見得會導致社會爭議。有些PS4玩家喜歡《血源詛咒》,另外一些則認為那是困難到無法玩的爛遊戲,這些玩家意見衝突,但這不會導致需要處理的社會爭議,因為他們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婚姻概念觀在台灣引起社會爭議,除了大家意見衝突之外,另一個必要的成因,是現行的民法讓婚姻有了統一的法律定義,這使得民法對婚姻的規定,成為兵家必爭之地:每一個對於婚姻有特定概念觀的人,都希望民法裡的婚姻規定符合自己的觀點。這就是目前同性婚姻爭議的最終來源。

如果台灣無法接受「婚姻民營化」,那「多元婚姻制」呢?

要怎樣才能讓大家不再需要搶奪法律裡統一、唯一的婚姻定義?

最直接的方法是經濟學家塞勒(Richard Thaler)和法學家桑思坦(Cass Sunstein)力推的「婚姻民營化」:把婚姻兩個字從法律中移除,法律提供各種有助於人們長久共同生活的契約和優惠,但不規定哪些契約算是婚姻。[3] 塞勒和桑斯坦認為,當法律抽手,各種社群和宗教就可以在不違反人權的前提下自己建立自己認同的婚姻規範,各玩各的,互不干涉。而如果適合,這些婚姻規範也可望受到各種客製化法律契約的保障。

台灣社會能接受把「婚姻」從法律裡移除嗎?這個提議對於目前的反對者來說,恐怕會比讓男生和男生可以結婚更可怕。

然而,若繼續任由法律定義婚姻,我們該如何避免不同婚姻概念觀的爭論內耗?另一個選擇或許是「多元婚姻制」:針對所有夠多人支持的婚姻概念觀,在法律上開放相應的婚姻選項。如果護家盟想要「一夫一妻」的婚姻,就給他們一個。如果忠貞主義者想要「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就給他們一個。如果同性戀想要結婚,並且不介意和友善同志的異性伴侶共用同一個婚姻概念,就給他們一個。

用「神聖婚姻法」消弭社會爭議

要用多元婚姻制來消弭現行同婚爭議,神聖婚姻法會是其中一步。

若同性婚姻如預期合法化,反同者和忠貞主義者恐怕會認為自己遭到社會制度背叛:在他們心裡最重要的婚姻相關法律,竟然被改成不符合他們婚姻概念觀的樣子。當然,基於平等,我們不能要求同志委屈自己去配合反同者和忠貞主義者,但我們可以讓「一夫一妻婚姻」和「不限制性別的婚姻」同時成為法律上的選項,滿足最多人的需求。

多元婚姻制甚至可以讓部分對同志友善的異性戀更滿意。以我自己為例,在同性婚姻尚未合法化的時候,因為身為異性戀而獨享婚姻權利這件事常常令我感到慚愧。然而,我也不至於認為說,那些不想要跟同志「共享同一種婚姻」的人完全無權提出如是需求。因此,最能讓大家都滿意的做法,應該是提供一夫一妻婚姻給無法接受同志婚姻的人,並讓我這樣的人跟同志朋友們共享同一種不區分性別的婚姻。

要反對神聖婚姻法,你可以主張忠貞主義者無權要求社會在法律上給他們一個符合他們婚姻概念觀的選項,或者也可以主張神聖婚姻法會帶來社會不可承受的壞後果。如果你選第一條反對路徑,會重新落入本來可以避免的婚姻定義爭議。目前在網路上,許多人採取第二條反對路徑,認為神聖婚姻法會違反政教分離原則、強化婚姻對女性的剝削、讓歧視性的同性伴侶專法成為可能等等。對於這些疑慮,我會在下一篇文章說明我的看法。

NOTE

  1. 這篇文章姑且用「忠貞主義者」來描述那些認為婚姻應該「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人。用這個詞,是因為並不是所有「反同人士」和「保守基督徒」都支持上述婚姻規約。
  2. 說法律可以改變婚姻的定義,其實並不準確。關於這兩者之間的關聯,可以參考〈婚姻定義的問題就這樣面對吧!〉這篇文章。
  3. Richard Thaler & Cass Sunstein 2014 《推出你的影響力》時報出版 張美惠譯 pp.240-249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Readmoo閱讀最前線』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