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不是因為「國名」而進不了聯合國,而是不肯放棄代表「中國」

臺灣不是因為「國名」而進不了聯合國,而是不肯放棄代表「中國」
Photo Credit: Ting W. Chang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推動臺灣作為正常國家等相關運動終將踏出去的第一步,就是讓我們的國會替臺灣人民宣示,主張這個新政府不再代表中國,而是代表臺灣。

文:邾大聲(東吳大學國際法學碩士,邾大聲為筆名)

  • 現實上,臺灣至今仍舊是「不受承認的中國政府轄下的自由地區」
  • 中華民國政府與憲法主張的是代表中國,而非代表臺灣
  • 臺灣不受國際承認非因國名,而是因為憲政持續主張與中共爭奪對中國的合法代表權
  • 只有宣示變更代表權為對臺灣,才可能突破困境成為法律上的國家,參與國際事務

臺灣就是中華民國?

從近年來的民意調查可以留意到,越來越高比例的臺灣人,認為臺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其中多數的我們,都認為我們的國家就是臺灣,而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國名,臺灣=中華民國。然而,國民政府來台六十餘年,世界各國不論是聯合國、其下的國際組織,乃至於多數的國家,都不承認臺灣的地位。

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曾經思考過這樣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而我們的「臺灣=中華民國」認同觀,又是如何形成的?實際上,國際間不承認臺灣是一個國家的原因,並不主要是我們的「國名」,而是這個政府的本質,是希望向全世界主張「我才是合法的中國政府」。

世界各國否定的,並不是「臺灣作為一個國家」,而是因為「我們主張代表中國」,因此臺灣沒辦法成為一個國家。說穿了,就是「代表權」三個字。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也只有一個臺灣;然而主張代表中國的政府有兩個,主張代表臺灣的政府,則是四百年來都沒有出現過。

全世界也都知道,合法的中國政府並不是在臺灣島上的這一個。實際上,全世界多數國家都知道臺灣並不是中國,但這個美麗之島上頭的臺灣人,這六十多年來即便在擁有了民主的工具-選舉權之後,仍舊透過手上的選票告訴全世界:「我仍舊主張作為中國的一部分,我也支持中國統一作為這個政體的目標」。

國家是什麼

國際法上認定一個政治實體是否具有國家地位的方式,大略有三個常見的主張:其一是構成說,論者認為只要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的四個要素,便是一個國家;而有些主張認為只有得到他國的普遍承認,才能作為一個國家;最後一個,宣示說,認為只有這個地方的人民們,有作為一個國家的意願,我們才需要開始討論她是不是符合常見的要素,而可以被認為是一個國家。

「構成說」實際上只是描述一個國家通常會具有領土、人民、政府以及對外交往能力等要素;並不意謂具備了這些條件,就成為了國家,這是最常見的誤解之一。這個論點常見被攻擊的論點,便是蒙特維多公約並不是多數國家簽署或加入的國際公約,也尚不是習慣國際法的一部分,並不具有實質上的效力,充其量便是一套「認定標準」。

而「承認說」的基本問題,便是世界上有太多的國家並不互相承認;而撤回承認這樣的政治行為,難道便讓受承認國先前取得的國家地位歸於消滅?承認的意義,實際上在表示這個實體的國際法上人格完整的程度。

最貼近現實,而為世界各國和國際法學者所支持的,便是「宣示說」。強調的是四個國家要素,乃在討論國家法律上的事實狀態(legal fact),只有在這個政治實體的人民對外表達他們有作為一個國家的意願,我們才進入前面所提到事實狀態是否具備的討論。

尤甚者,完成了對外宣示的動作,其實便相當程度地具備了國家地位。巴勒斯坦就是一個具代表性的例子,她在領土及人民的討論上都可能尚不完全,但早在1988年便透過國家委員會宣示其作為國家的意願,讓全世界知道這個政府代表的是巴勒斯坦,以及巴勒斯坦的人民。今天,早已有超過130個國家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她已經具有相對完整國際法上的人格,也已經是聯合國的觀察會員國。

Photo Credit:  Linh Do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Linh Do @ Flickr CC BY 2.0

臺灣人主張過什麼?

但臺灣人到底說過了什麼?我們的憲法說明了我們是中國的政府,在增修條文中,甚至再次強調我們作為中國政體,是以統一中國為目標,而臺澎金馬是這個政體下的自由地區。牛津大學國際法學者James Crawford在其所著《國際法下國家的成立》中專章討論臺灣地位。他強調,增修條款文並沒有明示我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的意圖,無法藉此證明台灣是一主權獨立的國家。

台灣之所以不是一個國家,是因為台灣從未明白宣示獨立於中國之外,因此也沒有被承認與中國有所分別。台灣仍舊是一個處於內戰狀態之下的「地方性事實政府(local de facto government)」。

臺灣向來是國際法在討論國家地位時重要案例。只要在討論到,誰來認定一個國家是否擁有國家四要素、是不是有國家地位時,必然會把臺灣放進來。因為討論是否僅為實質國家,或是具有法律上地位的國家時,第一步就是人民要有意願「作為」一個國家,也就是宣示。「臺灣就是全世界唯一的例外」,所以我們的地位,甚至連進入討論的門檻都達不到。

伯明罕大學教授Colin Warbrick:…here are few instances where an entity which might plausibly claim statehood has not done so-the case of Taiwan is the only current example.

Jonathan I. Charney及J. R. V. Prescott也說明臺灣的國際上地位獨特,我們只能討論她具有什麼樣的國際上權利和義務,但沒辦法說臺灣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實體。(Resolving Cross-Strait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July 2000)

臺灣就是一個這樣獨特的存在,具備所有作為國家的條件,也無庸置疑地對任何外國具有排他、專屬我們所有的管轄權以及主權權利,卻從來不曾向這個世界表態,說出我們想作為一個國家這件事。

四百多年被殖民的歷史直至今日,相較於過往的臺灣人,我們今天擁有了自己的國度,一個僅具「事實上」地位的國家;但我們確實是到了今日,仍舊把自己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內,綁入那個康熙皇帝口中,跟我們自古都沒有關係的國家麾下,在裡頭翻轉而無所適從,開不了口說出自主的意願,而不被國際承認。即便得到了友邦的承認,卻是「我承認你為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這樣的內容。

變更代表權才是關鍵

臺灣的地位問題,根源就是「代表權」。世界各國拒絕承認的,是我們「代表中國」的主張,從來就不是因為我們主張代表台灣。這個根本的問題,至今絕大多數的人們都尚未意識到它之於臺灣的地位,具有關鍵的主宰地位。我們不是因為國名而進不了聯合國,事實上,如果我們變更了國名,卻繼續主張代表中國,不論我們投入多少人力、在政府上或者透過民間的力量推動入聯,結果是不會改變的。

必然地,也是任何推動臺灣作為正常國家等相關運動終將踏出去的第一步,就是讓我們的國會替臺灣人民宣示,主張這個新政府不再代表中國,而是代表臺灣。只有作出這樣的宣示,臺灣才會真正地脫離「一個中國」的框架,成為本質上自外於中國的另一個國家,並且跨過參與國際事務的門檻,也就是一個具有法律上地位的「國家」,而不再是「不被承認的中國政府轄下的自由地區」;我們也才不再是「不被承認的中國人」。

Photo Credit: Ting W. Chang CC BY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