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開打,東協與中國的貿易合作卻日益蓬勃

中美貿易開打,東協與中國的貿易合作卻日益蓬勃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東南亞國家基於國家利益,而在中美貿易戰中不選邊站,但仍有個別國家的政黨政治競爭會給對中關係帶來風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杜晉軒

編按:本文寫於馬來西亞14屆選舉前,當時的執政陣線為由納吉領導的國民陣線,當時馬哈迪尚未成為現任首相。

中美貿易戰開打,對於與中美有深厚貿易關係的東南亞國家而言,貿易戰意味的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有政治的遺憾,必然帶來「選邊」的挑戰。

2018年的東協輪值主席國由新加坡擔任,之前在南海問題上對中國大陸采強硬立場的新加坡,已逐漸轉為較中立的立場。在中美貿易戰問題上,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4月18日於美國《華盛頓郵報》撰文,呼籲中美間應避免事態從「貿易摩擦」發展至「貿易戰」的地步,李顯龍在文章稱

一個國家產生「貿易逆差」是因為:該國所消費的商品總量大於它所生產的商品總量的結果,這一問題既不是貿易壁壘所造成,也不會被貿易壁壘所解決。
(A trade deficit is the result of a country consuming more than it produces, and it is neither caused nor cured by trade restrictions.)

其它東協國家方面,根據《日經新聞網》4月13日的報導,由於泰國、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國出口強勁,對美貿易收支順差已超過200億美元,很有可能是下一波被矛頭轉向的國家。為避免被美國制裁,馬來西亞首相納吉(Najib Razak)在2017年9月訪美時,宣佈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計畫購買超過100億美元的波音飛機,以降低對美國的貿易赤字。

根據東協秘書處的統計,東協經濟體在2016年的總出口為11,510億美元,東協本身是最大出口市場,占區域內總出口24%,而中國大陸排第二(12.5%)、美國第三(11.4%),可見東協對中美兩大市場的貿易往來相當密切。

更重要的是,如今東協已成了中國製造業供應鏈的一環。隨著中國大陸製造業成本的提高,在邁向產業轉型的路上,製造業往自動化的發展必然將較低端的產業鏈往周邊的東南亞國家外移。不過製造業的最終出口市場仍是美國,若中美貿易戰事態惡化,必然影響亞太區域經濟發展。

作為東協輪值主席國,新加坡的態度顯示了在強權間搖擺的東協國家,為使國家利益最大化,必須在中美貿易戰不選邊站,持續在外交上採取避險的立場。

中國與東協國家的合作與風險

另一方面,儘管中美貿易戰可能會給東南亞國家經濟帶來一定風險,但東協與中國大陸的貿易合作卻日益蓬勃。

李顯龍4月8日赴中訪問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李顯龍在會面中稱新加坡作為東協輪值主席國,會積極推進新中雙邊關係以及「東協-中國」關係,並強調貿易是新加坡的立國之本,因此將繼續支持多邊貿易體制,支援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這顯示未來中國與東協會有更多貿易上的合作,而2015年11月中新兩國通過的政府間合作項目 - 「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即是其中之一。該項目是中新兩國政府繼「蘇州工業園區」、「中新天津生態城」後的第三個政府間合作專案,值得注意的是該專案的效益輻射到東協與歐盟的市場。

「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專案的主要目標,即簡化中新兩國的物流手續,降低區域的物流成本,促進國際投資貿易增長,該通道是從重慶出發,向南可經廣西北部灣等沿海港口,連接到新加坡及東協各國市場,而向西可開發歐亞市場,該專案明顯有配合「一帶一路」與「西部大開發」的用意。

中新兩國在4月27日在廣西南寧將舉辦「2018中新互聯互通南向通道物流高峰論壇 」,該高峰論壇有中國、東協與歐美的工商業代表出席。可見,這中新兩國政府間合作項目所呈現的開放姿態,與保護主義心態日升的美國有了明顯對比。

不過隨著部分東南亞國家開始進入週期性的選舉年,也給東協與中國的關係帶來一定風險。如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便稱,若他成功領導在野黨促成政權輪替,將檢討與中方的貸款及投資專案;而2019年4月將舉行總統大選的印尼,在過往的選舉時,也曾傳出「中國派500人保護鐘萬學(前雅加達省長)」、「1000萬中國人在印尼打黑工」等網路謠言。

因此儘管東南亞國家基於國家利益,而在中美貿易戰中不選邊站,但仍有個別國家的政黨政治競爭會給對中關係帶來風險。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周慧儀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