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軟禁七年劉霞崩潰哭喊:以死抗爭對我來說最簡單

遭軟禁七年劉霞崩潰哭喊:以死抗爭對我來說最簡單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劉曉波的遺孀劉霞遭到軟禁已八年,流亡作家廖亦武公布一段電話錄音,劉霞在電話中哭喊表示「以死抗爭最簡單不過」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去年七月病逝,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則從劉曉波獲獎後,從2010年開始一直遭中國政府軟禁至今,雖然各界不斷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劉霞,不過劉霞至今仍未能順利離開中國,劉霞與劉曉波的友人,流亡在德國的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這兩天向媒體以及在網路上揭露一段他和劉霞的對話錄音。

(中央社)作家廖亦武4月30日與遭到中國政府軟禁的劉霞通話,劉霞向他表示:「這個世界再沒什麼可留戀,死比活容易。」廖亦武於是公布一段劉霞4月8日崩潰哭喊的通話錄音,盼外界關注她的情況。

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今天在臉書上表示,2018年4月30日,德國時間下午4點,他致電在北京家中的劉霞,劉霞告訴他:「現在沒什麼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什麼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

廖亦武在臉書上指出,聽聞劉霞講這些話,他如遭電擊,因而告訴劉霞,他要採取行動,選擇性說出一些隱忍的真相。在劉霞的同意下,廖亦武公布了4月8日劉霞即使服用大劑量藥物也無法控制哭喊的通話錄音。

廖亦武表示,4月8日的通話,他先堅持讓劉霞再寫一份出國申請,劉霞先說不會的不會的,繼而恐慌,繼而摔了電話。過一會廖亦武再次打過去,劉霞就開始哭喊。

廖亦武指出,這次通話錄音約16分30秒,他截取了前面7分鐘,並公布出來。面對友人要她再寫一份出國申請,劉霞在電話中啜泣哭喊表示,自己沒有手機也沒有電腦,也沒有地方傳遞,

「我的情況德國使館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還要我一遍一遍弄這些那些東西幹什麼?我他媽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備所有的途徑和條件。德國大使打電話後,我就開始收拾東西,我一點也沒耽誤啊,盡逼我做那些我做不到的事。」

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2017年7月過世後,劉霞一直遭中共當局控制至今,外界無法與她接觸、聯繫。諾貝爾委員會、國際人權組織半年來不斷呼籲中共應人道釋放無罪在身的劉霞,讓她可以出國接受治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月下旬被問到劉霞是否能自由到海外時宣稱:「劉霞是中國公民,當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不過劉霞出國一事至今遲遲未有進展。

廖亦武在香港《眾新聞》上表示,過去他們一直低調等待,選擇低調是因為曉波走了,劉霞深受刺激,多年的抑鬱症再度加重,使之瀕臨崩潰,而劉霞在中國國內,沒法照顧她。但現在他決定不再低調,盼各界能關注劉霞。

各界聲援呼籲但未來仍不樂觀

這段期間,其實包括國際特赦組織中國人權組織、許多歐美國家的人權相關團體等,都多次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劉霞,然而事情的進展並不順利。

《法國廣播電台》報導,自從去年七月劉曉波去世之後,北京當局反覆承諾將保證會讓劉霞出國治療,一開始先說要等到「十九大」召開之後,接下來又說要等三月的「兩會」後,直到今年四月一日劉霞57歲生日,德國駐華大使特別致電給劉霞問候,並轉達總理梅克爾的問候,劉霞的好友、德國文藝界人士也已經為劉霞申請,加入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DAAD)藝術家入住項目,柏林文學之家也願意提供劉霞提供接過渡期的公寓。

德國外交也做好了具體安排,如何從機場將劉霞低調接到隱蔽地點,給她安排治病及調養。看來似乎已經萬事俱備,但劉霞目前卻依然孤身一人呆在北京的居所中。而她在德國的朋友們也依然在低調地等待着。

《立場新聞》報導,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ael Clauss)接受《南早》訪問時表示,希望劉霞一案能獲得迅速而積極的結果,「我們希望劉霞能夠行動自由,並能隨心所欲地旅行。這是德國長期關注的問題,如果她希望前來,德國會歡迎她。」

另外,美國駐華大使館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華盛頓對劉霞的健康及福祉深表關切,「美國繼續呼籲中國當局取消對劉霞行動及通訊上的限制,並在她願意的情況下允許她離開中國」。

《自由時報》報導,中國外交部對於劉霞軟禁的說詞都是「劉霞依法享有一切自由」,但香港《南華早報》曾指出,決定劉霞未來的,不是外交部與公安部,而是更高的層級。在3月的中國人大、政協結束之前,外界還有消息猜測中國會在兩會結束後釋放劉霞,但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多分析認為情況並不樂觀。

遭軟禁八年丈夫、父母過世,劉霞精神狀況差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中國政府將劉霞軟禁的期間,劉霞父母先後雙亡,胞弟劉暉更被以詐騙為名判監11年,經歷種種打擊,更令劉霞面臨情緒崩潰,患上抑鬱症、嚴重失眠及心臟病。

在病魔折磨下,當局仍不時用劉暉的保釋、剝削探望劉曉波(當時劉曉波還在坐牢)的權利,等逼她就範。

自劉霞被軟禁後,她的家門長期有便衣公安把守,電話全受監控,她只能與少數親友通電話,同時,她擔心引起當局不滿,一直拒絕與朋友見面,獨自一個人留在家中。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