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哲學告訴你:如何培養高效率工作者必備的「專注力」

印度哲學告訴你:如何培養高效率工作者必備的「專注力」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代西方許多國家都重視專注力的訓練,甚至還被證明不但可以有效減少壓力、還能提高工作能力與續航力。然而,這股訓練風潮並非源自西方本土,而是來自古老的印度哲學:古老的印度哲學中,有一系列討論專注力的論述。  

你常常在工作的時候分心,沒有效率嗎?覺得工作越來越累,花了很多時間卻達不到自己希望的成效。令矽谷高幹們趨之若鶩的高效率工作者,必備的能力是什麼?我們用印度哲學告訴你。

專注力,是許多成功人士強調的重要能力,包括巴菲特、賈伯斯與Google高層,甚至連許多美國頂尖運動隊伍都設計相關的訓練課程。但是,專注力是什麼?在我的講學經驗中,問過無數次台下的朋友這個問題,淡大部分的人的答案其實都很籠統:「專心做一件事情,就是專注力」「專心讀書的時候,就有專注力」「專心玩遊戲的時候,就是有專注力」。

現代西方許多國家都重視專注力的訓練,以諸如「正念(Mindfulness)」「覺知(Awarenss)」等名字盛行矽谷,甚至連被證明不但可以有效減少壓力、還能提高工作能力與續航力。然而,這股訓練風潮並非源自西方本土,而是來自古老的印度哲學:古老的印度哲學中,有一系列討論專注力的論述。

為什麼需要專注力?

專注力為什麼很重要?印度思想家們認為,關鍵的原因在於,我們的內心平常極為散亂,那就無法聚焦在一個點上面,把力量完整貫徹出去。西藏地區研究印度思想的某些學者們流行一種譬喻:「好比一條自然流動的小溪,溪水都緩緩地向下游流動者,這時候它可能沒有足夠的力量打動水車。但只要設計一條細窄、顛簸的管道,將溪水束緊。那這股溪水就能轉動龐大的水車。」

將內心灌注在一個點上面,才能發揮我們內心的潛力。這聽起來很合理,但何謂那怎麼樣才是「練習」專注力呢?印度思想家認為,所謂的專注力,指的是內心可以穩定、受我們控制地停留在一件事情上。重點在於,這個過程中我們是擁有「控制權」的,紀錄印度許多認知學者們著作的《成唯識論》 中說:

什麼叫做專注力?專注力就是能夠專注於對象上而不動要,它是抉擇力的基礎⋯⋯所謂的「專注」,指的是我們能夠隨心所欲控制自心,並非單指專注在一個對象上。(云何為定?於所觀境令心專注不散為性,智依為業。⋯⋯「心專注」言,顯所欲住即便能住,非唯一境。)

舉例來說,單純的打電動、閱讀的過程中,我們的內心專注力其實並非來自我們自我的控制,而是來自那個「場域」的構成:安靜的場合+書籍、緊張的遊戲+音效等等,當這些場域消失,我們就無法再專注於其上。這種必須依賴其他場域來達成專注的效果,並不能算是真正在練習此處所談的專注力,也並無法達成專注力的成效。為什麼呢?

A beautiful blonde girl is stressed by the study.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首先,既然此處談到,練習專注力的目的,是讓我們內心可以不流連於別處(諸如滑手機聊天打屁等等),而能將其力量發展到最大、貫徹於某個事件上(比如工作、吸收知識)上,進而達到高效率的成果。假如這個過程中,場域佔很重要的比例,那就會進入一個悖論:

場域不對,我們就無法提高我們的工作效率、閱讀效率或是解決問題的效率了嗎?答案似乎是肯定的,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工作時會戴上耳機,打開自己喜歡的音樂。或是在運動時必須有音樂為伴,因為這個「場域」讓我們能夠「專注」在眼前的事件上。

相對於這個例子,我們在打電動、或是閱讀喜愛的書籍時,往往不需要一個強制性的外在場域:不論身在哪裡,我們都能怡然自得地打電動、閱讀,這是為什麼呢? 答案很簡單:對我們來說,前者比後者還疲勞(或是無聊、討厭、無趣),我們對後者的「興趣」與「熱忱」本身就已經是讓我們專注的「場域」了。換句話說,當我們面臨到比較無聊、無趣或討厭的「問題」,我們就需要一個場域來協助我們專注。

然而,我們最需要專注力的時刻,就是面對那些討厭的問題時啊!

躲避問題,是我們生活中最常出現的慣例,所以我們往往在要面對到壓力與問題前,我們都會用各種方式讓自己「輕鬆」下來:聽音樂,洗個澡、運動一下。但這很明顯是不符合「效益」的:為了解決一個問題,我們必須投入如此多的資源與時間。

舉個我身邊的例子來看:我認識兩個朋友都是譯者,他們的能力相差不遠,但在面對工作時的態度截然不同:一個總能把專注力貫徹到自己的工作上,另一位則每次在翻譯前都要花很多時間放鬆心情、培養感覺,才能開始翻譯。

兩人之間的工作表現一開始差異不大,但隨著時間的進展,開始慢慢出現無法挽回的差異:前者總能準確地抓穩自己工作所需的時間,讓他能夠更有計劃地安排工作與休息行程,對委任者來說,前者的工作效率在交稿時間、準確度等表現上也是沒得挑惕。

後者則因為自己很難專心在翻譯工作上,每次遇到翻譯時的挫折就想要休息一下、放鬆一下,慢慢地自己對這份工作也越來越感到反感,工作能力也每況愈下。可以說,專注力是一股在面對問題時的「韌性」,好比肌肉一樣:穩定的專注力,才能展現出高效率與續航力。

  • 以追求平靜的快樂(Shanti)作為最高價值的印度哲學認為,專注力的訓練是一切快樂的基礎。如果想要對印度哲學有更多認識,歡迎關注熊仁謙的臉書專頁。作者網站:羅卓仁謙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