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選前內心告白:拒絕腐化,我有一套「武僧哲學」

柯文哲選前內心告白:拒絕腐化,我有一套「武僧哲學」
Photo Credit:財訊雙週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P說要重新定義政治,民眾或許還感受不到,但從2月17日早上8點,他脫下白袍那一刻起,他已重新定義了政治。他的「柯文哲現象」令人嘖嘖稱奇,他怎麼看待這場眾所關注的選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柯P說要重新定義政治,民眾或許還感受不到,但從2月17日早上8點,他脫下白袍那一刻起,他已重新定義了政治。他的「柯文哲現象」令人嘖嘖稱奇,他怎麼看待這場眾所關注的選戰?

文/曾嬿卿

半年來選情一路領先的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對選情絲毫不敢大意,每天的行程,往往多出對手連勝文許多,操得幹部和記者人仰馬翻,他雖自豪外科醫師是特殊材料做的,卻也感冒了。他邊喝著熱開水,邊侃侃而談。

跟一年前本刊訪問相較,柯文哲沒有改變太多,還是一樣邊講邊神遊在自己的腦海裡,不太直視對方,還是一樣自信滿滿的「臭屁」,非常「獅子座」。訪談中,他經常用第三人稱的「他」來觀看自己、介紹自己,彷彿在分析一個人體、大腦。講到他的各種想法時,還不忘提醒記者:「我是很愛聊天啦,但你會很難寫。」

柯P怎麼看這場選舉、怎麼看連勝文?他若當選,會是怎樣的市長?是否會像外界擔心的,將是一場災難?以下是訪問摘要:

看民調領先》
要贏15%才擋得住

Q:姚立明說你們會拿80萬票,你自己怎麼看選情?

A:這個超過信心喊話的程度了,太over了,common sense就知道,國民黨的優勢在最後兩個禮拜才會充分發揮,我們民調起碼要贏15%以上才擋得住,國民黨會用的,買票、綁樁、賭盤、媒體、司法、謠言,他之前用廣告打垮丁守中,現在對付我。國民黨的作戰威力在最後上陣,6個因素每個影響2%加起來就12%。

Q:你想過你的民調會這麼高嗎?

A:現在很像1492年的哥倫布,正在航向不可知的世界。這個可以做標題喔。這場戰爭是台灣歷史的奇蹟之戰,我2月16日值大夜,2月17日早上8點鐘,我脫下白袍掛在牆上,走出台大醫院,這一幕應該拍成電影、MV。

掛上白袍,這是出家,等於過去30年你所有的榮華富貴全部掛在牆上。

這場選戰最難的抉擇,不是加不加入民進黨,是2月17日早上8點把白袍掛起來那一剎那,你所有過去一切全部歸零,我過去30年醫學上的成就,全部掛在牆上,這才是出家。

評市長特質》
外科醫師最務實

Q:你自認為有什麼適合當市長的特質?

A:講話直白,在加護病房裡不可能講文言文,要命令明確,不可能講強心劑打2分之1到1支。第二,加護病房講究絕對的誠實,因為他是三班在輪,我一定要相信長官、同事、部屬,就算搞砸事情一定要交代給下一班,高度講究誠實、團隊合作以及溝通協調。協調是我的專長,車禍進來,四科刀要開,先開什麼,一天開還是分兩天,這都要協調。

Q:這種經驗可以放大到市政管理嗎?

A:加護病房30年訓練,讓我具備做首長很多特色,命令明確,30秒內要決定,當機立斷、絕不猶豫,講話直白,絕對誠實,分工合作,我們很了解人性,我們有訓練,一切按照SOP,按表操課。

大家忘了,全台灣最難管理的單位絕對是台大醫院,全台灣最「九怪」(不聽話)、自主性最強的,都在台大醫院。我35歲當主管,台大加護病房外科主任17年,抗壓性最強。一個人受國家打擊……很少人能經過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領略過五權憲法的只有我一個,哈哈哈!

Q:你會是對部屬很嚴格的市長?

A:我以前相當嚴格,但你忘記外科醫師最大特色,practical,務實。有句話說,從政是在妥協當中完成一點小小理想,我說「錯」!從政是在理想當中做必要且最小的妥協,這叫務實。這場選戰最經典的還是那句話:從現在開始由我來定義政治。

學武僧精神》
降低物欲不被腐化

Q:你定義的政治到底是什麼?

A:這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以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為訴求的選戰,我是用一個人去重新建立一個style。我認為最理想的政治人物是武僧,像武田信玄(日本戰國時代名將)。世界在進步,我們對失敗經驗有學習能力,我知道如何去避免自己腐化,不要穿西裝、不要穿好衣服、不要穿阿曼尼,每天穿襯衫加夾克,用雷諾原子筆寫字就好,不要用萬寶龍,降低物質欲望,讓自己不會腐化,就是武僧。

我平常自己吃素,被請客就無所謂,收斂自己的一切行為,我希望我一輩子維持不開車,騎腳踏車上下班。

Q:有人認為你常講錯話,顯示你的性格不穩定?

A:我性格太穩定了。我是一個信念很強的人,不同於其他政治人物,我算是哲學修養高的人。在台灣政治人物裡我有個最大特色,我是最慢從政的,54歲,所以我是讀最多書的人,帶著信念進來,不是一開始就在這個大染缸。

台北這場選戰,很多人會想,這會變成通例;不是,是特例,很難再重複,要訓練一個同樣的柯文哲太困難了。

Q:你當選台北市長後首先要做的事?

A:改變企業文化,我當老闆20幾年,最好的管理是不用管理,企業文化最重要。

這場選戰打完後,明年政治學、社會學碩博士班最熱門的題目是柯文哲現象:這場選戰顯示我的年輕人支持度高,老年人較低,台灣出現了世代戰爭;男生支持度高、女性少,為什麼男女有不同的政治傾向?怎麼一個人出來可以對抗黨國?太陽花學運對台灣的影響?為什麼他都不插旗子,他敢公布競選經費,他不入黨,這要對抗多少壓力?他怎麼敢海選競選幹部、競選歌曲?他的團隊一半從馬路上撿來的,你怎麼敢用馬路上撿來的人,而另一半是完全沒經驗的人?開會的時候,蘇系謝系文宣大將坐在旁邊,這是管理學上很困難的工作。當人家質疑柯的政治能力時,有一句話,The proof is in the pudding.(親自體會方知滋味),他選戰能打到現在,這就是最大的證明,這是很困難的操作,奇蹟ㄟ。

這場選戰真正的總幹事是柯文哲,他直接指揮作戰,讓各派系一起運作,講到這裡就開始吹牛了,有句英文說,沒有人比你自己更能讚美自己。

Q:你訴求透明政府全民參與,但什麼都上網、都由網民決定,不是很可怕?

A:這是馬英九的汙衊。決定之前聽更多人的意見,最後還是聖裁,做決定負責任還是長官。過去我在台大,用人就是i-Voting(網路投票)概念,我很推薦我的「圈叉三角形制度」(註:分別是1分、負1分、0分,投票計算總分),我已經想好怎樣做,要選警察局長,我就把14個分局長叫進來,加上副市長,3個候選人每個半小時,1個半小時就搞定了,打分數圈叉三角形,通常分數最高錄取,否則長官要說明,不服氣可以大家辯論。這種方法95%都可以沒爭議,5%出問題的,還有倫理委員會,另案討論;分數差很大就沒問題,差不多才需要長官仲裁。

Photo Credit: 柯文哲
看開放政府》
確保自己不會是馬英九

Q:市政議題也投票後決定?

A:這是確保自己不會做出現在馬英九的問題。政治家有四流,一流政治家是他的意志是人民的意志,二流是人民意志是他的意志,三流是他的意志不是人民意志,四流更慘的是,人民意志不是他的意志。我們都幻想自己是一流的政治家,但在那之前,先確保自己是二流政治家,人民意志是你的意志,在這個基礎上去想。我一直很想當一流政治家,我在台大當主任時都常寫proposal,跟同事說我決定這樣做,反對的舉手,講你的方法,如果你的沒更好,那這個爛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這就是i-Voting。

我最討厭部下跟我說萬一,我都說一萬不解決,解決什麼萬一?很多制度,常常一個95%人可以實行的制度,用5%來否定他,這一定被我罵。

Q:市政每個人的利益都不同,這樣少數會被犧牲?

A:所以很重要的,這個人這件事是被哪幾個人投票的。

大家從有結論的事開始做,可以做的事都做不完了,這叫流水戰術,水流過去遇到障礙擋在那裡怎麼辦?繞過去。我在台大也是這樣,我寫論文同時一次寫十篇,不會一篇寫完再寫一篇,遇到問題擋住先停一下,台北市政也要有這個概念,金剛經裡的「無所住而生其心」,不要被釘住。

Q:無論支持或不支持你的人,都擔心你當選後會是災難?

A:這就是track record(過去紀錄),敏盛醫院小老闆曾經請我去當院長,他說他看一個人是看他過去紀錄,如果他過去做什麼都成功就不用擔心。

因為他們以前從來沒看過這種產品,我對他們來說是Apple II跟iPhone,顛覆過去傳統政治。

Q:你怎麼面對藍綠為主的市議會?

A:我去東京都訪問時問過自民黨黨團,因為東京都市長都無黨籍。他說,黨團三長列席市政會議就解決,東京都知事做什麼事先找三長來討論,有問題先溝通。我一直有個概念,開會是鼓掌蓋章,不是要來討論的,之前要把問題解決掉。我跟阿扁有一點不同,我不是兩極對立,阿扁當市長國民黨抵制他,可是我無黨籍,他抵制我要有理由。

我們要開始建立一個用數據回答問題的社會,用data回答。我當長官,最沒辦法忍受沒有SOP,當醫生最強調SOP,外科醫生第一步切哪裡,第二步剪開來,一定要有SOP,否則沒辦法開刀。

Q:管理台北市跟開刀不一樣吧?市政這麼複雜,每個人利益也不同,不是這邊是毒瘤就要把它切掉。

A:哪裡不一樣?你以為開刀很簡單嗎?每個病人都不一樣ㄟ,他還是要有SOP。他要做的一是改變政治文化,第二,他在台灣的選舉,第一次提出價值,他很少談政見,他談價值、談願景,每一條政見提出來都要看有沒有違反你的價值。我的價值是,不以短期利益犧牲長期利益,不因少數人利益犧牲多數人利益,不因政黨利益犧牲人民利益,這叫價值。按照這樣,都更哪是問題?核四哪是問題?

政治上不要幻想所有人都同意你,不要幻想一天達到目的。革命靠宣傳,革命分階段,革命分隊伍,革命要過半,這是我以前的四個口號。分隊伍,是不要幻想所有人同時支持你,所以核心隊伍先走,隊伍構成過程中,以不犧牲企業文化為原則。

Q:你若落選要做什麼?

A:沒什麼,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問:繼續做政治?)不一定,到時候再想,搞不好回台大醫院開始工作,還俗。

Q:你今天是因為碰到連勝文,如果是丁守中就不會那麼輕鬆?

A:打丁守中是另外一種打法,如果是丁守中的話,他的時代意義沒那麼大,領先會少一點,還是會領先。我們這個team是台灣史上CP值最高的競選團隊,用這種人力物力打得整個黨國機器招架不住。

解析對手》
連若當選,不是他在當市長

Q:你觀察連勝文有什麼改變嗎?

A:這場選戰我真正的疑問是,我知道我的團隊,柯文哲是總幹事;但對手的選舉總幹事是誰?是他爸爸還是誰?我不曉得,我看不出來他的選戰有中心,有中央控制。至少有一點,柯文哲當選,當市長的是柯文哲,連勝文當選,我不認為市長是他,他比郝龍斌更無能更沒有經驗,他若當選不是他在當市長。

本文獲財訊雙週刊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原標題:柯文哲:掛上白袍、投入選舉,這是出家
選前內心告白》拒絕腐化,我有一套「武僧哲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財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