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家庭節日,我該如何與「控制狂父母」相處?

面對家庭節日,我該如何與「控制狂父母」相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如果我的父母是控制狂》中,紐哈斯博士從辨識何謂不健康的教養方式、到如何保護自己、與控制狂父母劃清界線,都提供了大量案例以供參考與指引。其中最具挑戰性的課題,就是意識到父母的老化之後,當面對不得不重聚的家庭節日,該用怎麼樣的心情來面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佳佳冥王星

如果你的父母是控制狂,面對家庭節日,你該怎麼做?該怎麼不犧牲自己的需求,又不會鬧得雙方都不開心?臨床心理學博士丹.紐哈斯博士,專長為幫助成人擺脫家庭的不健康控制,在《如果我的父母是控制狂》一書中,紐哈斯博士從辨識何謂不健康的教養方式、到如何保護自己、與控制狂父母劃清界線,都提供了大量案例以供參考與指引。其中,最具挑戰性的課題,就是意識到父母的老化之後,當面對不得不重聚的家庭節日,該用怎麼樣的心情來面對。

面對父母有限的生命

意識到父母的老化,許多人都會覺得有壓力,深怕來不及解決與父母之間的問題。這種壓力也使得設下界線和減少接觸變得困難,因為即使這些舉動是最健康的做法,子女心裡還是不免產生背棄父母的感受。

在這種情況下,務必避免讓自己重新落入受控子女的角色,亦即為了不惹父母生氣而以他們的需求為優先,卻犧牲了你自己的需求。如果你想與父母聯絡,而且你有辦法在得大於失的前提下和他們接觸,那麼你的情況就很明朗,不必有所顧忌。但如果你不想和父母聯絡,或者和他們聯絡勢必失大於得,那麼你還是堅守立場為宜。如果你還不知道怎麼解決這種為難的處境,最好的選擇可能是知道有這個難題存在,然後繼續過你的日子,直到你有更明朗的選擇為止。

你只能以你現在的所知所感為準做選擇。關鍵在於不管得到什麼回應,你還是說你該說的、做你該做的。如果在你想清楚或有機會表達之前,父母就過世了,你可能會覺得很懊惱。但即使在他們過世之後,你還是可以透過書信、冥想或寫詩對他們說你要說的話。

我發現在控制型家庭長大的人常擔心有沒有和解的一天。和解與否完全操之在你。這可能是一個令人失去力量的雙重標準。你與父母之間的關係沒有「必須」或「應該」怎麼樣。很少人在過世時擁有圓滿無憾的關係。如果你的做法是為了自己好,事後卻覺得自己做錯了,你或許會很難過。然而,如果你不為自己好,你可能現在就已經很難過了。對自己寬容一點。為人生最難的課題加上自責,是不會有幫助的。

我所訪談的人當中,有些人表示他們預料自己在父母死時會覺得如釋重負,但他們又為自己有這種感覺而內疚。這種左右為難的心情並不罕見。一方面,你可能需要給自己時間與父母保持距離,或者你知道和父母接觸只會招來虐待;另一方面,你卻又渴望更多的聯絡。既放不下和父母聯絡的希望,又不願意回到會讓你受傷的關係之中,如此,你就耐心等待。在這種情況下,父母終有一死的前景可能會為你帶來解脫感,因為這種前景是痛苦了結的保障,雖然解脫感可能也會伴隨著哀痛、罪惡感和失落感。

一直要到父母過世,五十三歲的顧問佩蒂才諒解了父親在肢體上和言語上的虐待。她父親在七年前過世,母親則是四年前。「父親過世時,我覺得如釋重負。然而,他真的盡他所能去愛我了。他一過世,這世上就少了一個愛我的人,怎不教人難過。」

節日與家庭活動的情感羈絆

節日與家庭活動充滿了情感的羈絆。父母的生日、父親節和母親節都是向父母致敬的日子,但你怎麼有辦法向不尊敬你的人致上敬意?一年到頭的節慶感覺都像是全家人一起歡度的日子,但在一個受到控制、操縱或不誠實的環境中,你要怎麼覺得團聚是一件樂事?

撇開這些障礙不談,節日給你機會觀察自己獨立的程度,也給你機會以比較健康的方式與父母互動。舉例而言,跳脫過去的習慣,以為你自己好的做法為準,決定你在節日要和父母有多少聯絡,以及用何種方式聯絡,就是一個能賦予你力量的步驟。有一名女性和她母親達成「聖誕節停戰協議」,從感恩節到一月中旬這段期間,她們說好暫時不提家裡的問題或是會造成情緒負擔的話題。

懷著拜訪父母勢必會壓力很大的預期心理,反而會有幫助,如此一來,父母如果帶給你很大的壓力,你就不會那麼失望。但如果這次拜訪不如預期的壓力那麼大,你勢必會覺得很驚喜。

[練習13:為家庭節日創作一張賀卡]

為節日和父母的生日挑卡片,可能是很艱鉅的任務。如果父母不是你的後盾,卡片上卻印有「你總是給我支持」的字樣,你恐怕很難買得下手。幽默的賀卡可能會引起誤會,買一張花花綠綠、平淡無奇的賀卡可能又違背了你的心意。你有這麼多從來都不准說出口的話,為什麼要說一些空洞的祝賀詞呢?

有一個解決的辦法是自己創作,送他們一張屬於控制狂家庭的誠實賀卡。卡片上或許可以寫:「雖然你傷害了我,但還是謝謝你給我的一切。」或者:「整體來說,當你們的小孩還是好過被丟到孤兒院。」

延伸閱讀

本文經書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