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敢全力以赴,只因為你害怕知道自己其實沒想像中的好

你不敢全力以赴,只因為你害怕知道自己其實沒想像中的好
Photo Credit:BK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日子,聽了不少故事。這些故事包含了家庭、工作、人生方向還有永遠無正解的感情課題,而今天我想說的,是一個關於工作的故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些日子,聽了不少故事。這些故事包含了家庭、工作、人生方向還有永遠無正解的感情課題,而今天我想說的,是一個關於工作的故事。

約莫是今年年初的時候吧,在某個月黑風高的河堤岸邊,我和友人聽著溪流潺潺,擺著畫面很好看的男人味姿勢,前傾仰頭然後把手肘放在微微酸痛的膝蓋上方,一飲而盡手上的那瓶啤酒。

突然間他開口:「我實在不能理解身為一個業務,上面要數字我給數字、要新戶我給新戶、要服從我就戴面具、要應酬我就擋酒、要什麼我給什麼,真的就差沒要我身體而已(咦,要了你會給嗎?)!為什麼老闆總是擺著臉孔對我,罵我跟罵小孩一樣,不在辦公室認為我在摸魚、在辦公室又覺得我沒在跑客戶,不管怎麼做都不對,好像理所當然是我欠他的一樣,是賺他幾個錢啊。外商至少拿錢來給我,讓它打臉打得我也心甘情願。」

看著他一副「明明在床上兩人翻雲覆雨好不快樂,但完事後卻一副被強迫委屈的要死的樣子」我淡淡地說:那就跳槽啊(笑),幹嘛委屈自己。

友人靜默不語,突然間時空開始萎縮,空氣開始凝結,我感覺他那盛氣凌人的霸氣隨著溪流遠去,於是我放下手上的啤酒,說道:

「我實在不能理解,你為什麼現在還待在這裡?你的能力有目共睹,你的優秀眾所皆知,你隨時可以擁有更好的機會,這份工作對你來說只需要使上六成力就可以拿到考績A,但你卻拿另外四成來抱怨自己被虧待,或是擺出一副我就是這樣你能拿我怎樣的姿態面對問題,我說啊,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被虧待,那你怎麼不使上全力去爭取更好的職位,盡抱怨別人對你不公,還不如動身去改變一切。」

一年倏地就過去了,和他再度見面時發現什麼都沒變,唯一變的是他似乎不怎麼快樂,現在的生活就像那夜潺潺溪流,無語的被推向暗黑的遠方,不知往哪去,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聽他說著他的遭遇,感覺了無新意,於是我拍拍他的肩跟他說:

「一年前你跟我說這些事情,我看你血氣方剛、一副千里馬沒遇到伯樂的盛氣,一年後你還是跟我說一樣的事情,我假設你已經思考過了。如果你只是想要討拍或是陪伴,那我也可以陪你嬉笑怒罵。只是你是否有問過自己為什麼事情到現在仍然沒有進展,而這些事情卻讓你變得毫無野心,當工作變成只是份工作,那就表示你該找些別的事情來做了。」

從他的靜默中,我知道他有他的顧慮。那個夜晚他說著外商待遇有多好、光環籠罩走在路上都有股莫名的氣勢,看起來光鮮亮麗講得我都好想要,但在這個例子裡,最實際的問題就是:外語能力。聽起來問題很單純,當然做起來也不容易,只是他仍選擇花時間在抱怨,而不是去改變。

說真的,我不覺得他做不到,很多時候,人會給自己很多包袱,像是:騎腳踏車好難我連坐上去都有障礙、跑馬拉松根本極限運動光看公里數我就知道我不行、好想出書喔但我不知道怎麼搞。

說到底,你不先踏出第一步,你怎麼知道你不行?再怎麼樣也要坐上去摔一次、跑一次被擔架送回醫護室、提筆開始寫文章後,再來說說你真的不行。

很多時候,你只是不敢全力以赴,因為你害怕全力以赴後的世界不如你所想像,害怕使盡全力才知道自己不如別人。害怕缺點畢露被別人知道其實你也沒多厲害,因此,總選擇一條看起來容易掌握的路,滿足自己人生中的小確幸。

只是人生啊,偶爾還是可以豁出去試試看。

我沒辦法解釋,只能靠自己體會,那種感覺大概跟「跑長跑很無聊,但跑完洗個熱水澡後的感覺」一樣,難以言喻的爽快。

Photo Credit:BK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