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國民黨都完成台北市長初選了,民進黨人呢?

連國民黨都完成台北市長初選了,民進黨人呢?
Photo Credit: 行政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北市的綠營支持者對於民進黨的參選人有更多期待,然而這些期待其實擁有許多複雜的理性與感性元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蕭春菲(台北市民/金融服務業)

縱使市民以及社會輿論都不太關注國民黨台北市長的初選,但是這個在野政黨還是在制度內走完了基本的程序,不論是民調舉行的方式與內容都有進行協調,甚至還仿效民進黨初選形式舉辦了兩場電視辯論。初選結果並不意外,丁守中終於脫穎而出,而且論述越偏向深藍路線的參選人民調越低,結果論來看,即使和八百壯士走得很近也無法直接拉抬選情,足以說明台北選民的素質仍對政治擁有一定的判斷力。

相對於國民黨的提名程序,民進黨在北市仍是莫衷一是,對蔡英文與其嫡系而言,禮讓柯文哲更多的是2020年全盤的戰略考量,擔心提出自己的人選將瓜分綠營選票,最後不僅讓國民黨漁翁得利,也讓落選後的柯文哲有更上層樓動機。把柯文哲卡在台北市既可避免阿扁模式再現,也可防止藍營在雙北兩地產生外溢效應從而衝擊選情,這正是小英找蘇貞昌參選的緣由。

但是對於台北市民與綠營支持者而言,對於民進黨提出自己的參選人有更多的期待;然而這些期待擁有許多複雜的理性與感性元素。

對於理性選民來說,民進黨上次禮讓柯文哲也是在機制運作下為之,為了讓太陽花學運與白色力量的外溢效果最大化,遂有「在野大聯盟」的合作模式,也以此奠定了2014年與2016年兩次勝選的基礎,然而民進黨目前已經執政,再加上柯文哲在台北的市政建樹有限,提出自己候選人才是符合政黨政治與責任政治的原則與高度,此外,包括時代力量與社民黨等第三勢力採取擴張提名策略,市議員選戰勢必短兵相接且競爭激烈,「母雞帶小雞」恐是許多議員與基層的心聲。

對於獨派來說,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說法以及穿梭兩岸之間的操作,已經背離了台灣主體性,年初蔡英文要柯文哲回答何謂「台灣價值」時,顧左右言他的言行更難以令人信服。

在此背景下,如何平衡「柯文哲政治效應」與「綠營選民的期待」之間的張力關係,考驗著民進黨選對會的政治智慧。關鍵是,面對國民黨的初選結果,民進黨恐怕也要思考如何建立合理的提名機制,直接禮讓給柯文哲,顯然失去了高度與正當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