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星簽署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部:GDP可增加7億美元

台星簽署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部:GDP可增加7億美元
Photo Credit: Luke,M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Luke,M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Luke,Ma CC BY SA 2.0

歷時三年談判協商,台灣和新加坡於今天(7日)簽署台星經濟夥伴協定(ASTP)。協議簽署後,我國將對星國貨品採5、10、15年三階段降稅,其中83%星國進口商品立即降為零關稅,預計三階段後,將達到99.48%項目零關稅目標。本次協議是繼紐西蘭之後,台灣與非邦交國家簽署的第2個自由貿易協定,可望藉由此協定進軍東協,擴展與新興國家間的經貿版圖。

台星今簽署協定,落實政府區域經濟整合決心

經濟部今天上午11時舉行台星經濟夥伴協定簽署記者會,由經濟部長張家祝與外交部長林永樂共同主持,宣布我國以「中華台北」名義與新加坡簽署經濟夥伴協定。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自2010年12月展開正式談判,2013年5月完成實質談判,期間一度傳出因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遲遲無法在立法院通過,影響台星經濟夥伴協定進度,最終於今天順利簽署。目前新加坡為台灣第五大貿易夥伴,同時新加坡也是台灣在東協國家中的第一大貿易國,雙邊經貿來往密切

外交部長林永樂表示,新加坡是第一個跟台灣簽署經濟協定的東南亞國家,也是繼紐西蘭後,第二個與台簽署協定的重要經貿伙伴,政府將在此後將繼續致力於推動區域經濟整合決心。

將採三階段降稅,15年後台對新零關稅商品預計達99.48%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內容涵蓋貨品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爭端解決、電子商務、政府採購、關務程序等議題,由於新加坡是高度自由化國家,目前絕大多數商品已是零關稅,因此相較於新加坡,台灣在鋼鐵、石化、機械等項目上降稅的空間較大;另我國亦有40項產品列入排除降稅清單,包括稻米類、鹿茸、大蒜、鳳梨與紅豆等。

據悉,台星協定中,星國要求我國放寬電信服務、海運服務和環境服務業等投資門檻;相對地,我方則換取工程服務、景觀服務和研發服務投資業開放,屬於互補的產業型態。

新加坡9成貨品已零關稅,台灣實質利益少,將遇挑戰

台星ASTEP涵蓋內容廣泛,已超越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待遇,但新加坡服務業市場開放程度高、9成貨品已零關稅,台灣實質利益少,外界質疑此協定將使台灣經濟遭遇全新挑戰。

在經貿談判中最易受衝擊的農產方面,經濟部表示,因新加坡主要生產工業產品,預計台星協定生效後對我國整體農業衝擊不大;但過去談判過程也曾因農業問題一度延宕,原因是新加坡主營轉口貿易,與東協國家的貿易緊密,馬來西亞與越南等地的農業產品,可能經由新加坡銷到台灣;目前我方已要求要求星國拉高門檻,阻擋低價農業加工品運到台灣。

工業產品方面,新加坡石化產品具有高競爭力,目前我國石化類最惠國待遇的稅率約3~5%,機械類7%以上,若按照現行新加坡石化與機械類都零關稅的情況,我方關稅調整勢必會面臨較大降幅。

在服務業方面,雖然新加坡服務市場開放程度高,但在金融、廣播、新聞、法律等仍有限制,在台星ASTEP下,新加坡針對上述服務業別應會有所開放,因此台灣在協定中的利基主要在服務業;然而台灣若要做出相對應的開放,亦將面臨巨大挑戰,尤其台灣在金融及電信業的管制仍高,勢必要進行較大幅度的鬆綁。

經濟部展決心,強調台星協定可望提升台灣產業競爭力

針對石化產業恐將面臨衝擊,中經院研究員杜巧霞表示,過去進行影響評估時,國內業者並不擔心星國競爭,反倒希望政府對外洽簽更多自由貿易協定,讓更多產品銷往國際;而機械業方面,我和星國強項產品不同,國內業者已具備一定調適能力。

至於服務業部分,杜巧霞認為,服務業與貨品不同,開放新加坡服務業進到台灣後,可望帶來更多資金、技術及就業,對國內業者有刺激效果,有望加速國內服務業提升競爭力。

經濟部則表示,新加坡生產大宗品項是一般化學品,也就是泛五大塑化原料,而我國廠商逐漸導向特用化學品,走向高階與附加價值高的產品,此外,星方主要市場在大陸及東協,台星有明顯區隔;而在農業輸出上,本協定則有助我農產品擴大銷售,雙方在高等教育亦有合作空間。

經濟部:台星協定可促進台灣區域經貿整合,避免邊緣化困境

據經濟部估算,ASTEP簽署生效後,將使台灣GDP增加7.01億美元,總產值可成長新台幣約421億元,並增加6154個就業機會,有正面助益;同時經濟部也強調,新加坡處與東南亞的貿易樞紐地位,已與31個貿易伙伴簽署20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將能促進台灣積極融入區域經貿整合。

經濟部表示,台灣不僅可藉此機會提高服務業市場的自由化程度,對未來加入環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協定也同樣具有重要的暖身功能;本次協定,在貨品貿易的降稅效果雖然有限,但此舉對台灣來說不只是實質外交的一大突破,未來更可望依循此一「台星模式」,與其他重要貿易夥伴簽約,免除在國際經貿的整合過程中陷入邊緣化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