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之父 X 腦神經權威的禪修科學:日本禪修者的「痛閥」比你高了攝氏兩度

EQ之父 X 腦神經權威的禪修科學:日本禪修者的「痛閥」比你高了攝氏兩度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人若擁有生活的目標和意義,便能面對生活的困境,重新整頓自己,迅速恢復。而且我們在第三章看到,在芮芙的測量中,禪修可增加幸福感,其中自然包括個人的目標感。

文: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理查・戴維森(Richard J. Davidson)

大腦中的疼痛

如果你重重掐一下手背,就會激活幾個不同的大腦系統,有些是對疼痛的純粹覺知,另一些是不喜歡那痛的感覺,大腦把這兩個統合成一個本能反應,馬上就:哎喲!

但只要我們練習身體的正念,多花時間細密注意我們的身體,這個統合會分崩離析。只要繼續保持這份專注,我們的覺知就會發生變化。

原來的掐痛會轉化,分解為幾個成分:掐的強度、疼痛覺受和情緒感受——像是我們不要疼痛、我們急著要疼痛停下來。

但如果我們堅持用正念的探索,那個掐痛變成了可以用興趣、甚至平等心去拆解的體驗。我們於是看到,嫌惡之心消失了,「疼痛」分解成為更細微的滋味:跳動、熱度、強度。

想像一下,你聽到一個很輕的咕嚕聲,那是約19公升(五加侖)的水箱開始沸騰,從薄橡皮水管送出液體,通過繫在你腰間的五公分見方的金屬板。板子加熱了,開始還很舒服,但水的溫度在幾秒鐘內跳了好幾度,那舒服感迅速變成疼痛,你終於受不了了——要是你碰到熱爐子,絕對會很快抽手,但此刻你無法拿開金屬板,整整十秒鐘,你感到沸騰的熱,這下子絕對會燒傷了。

但是你沒有燒傷,皮膚仍然完好,你只是達到了最高的痛閥(pain threshold),這正是神經纖維刺激器(Medoc thermal stimulator)的設計,神經科學家用它來評估中樞神經系統變壞的神經病變,這個刺激器有內建的安全裝置,因此,即使它精確校準最大痛閥,也不會燒傷皮膚,因為人的痛閥離燒傷的高範圍還遠,因此神經纖維刺激器就用來證實禪修如何轉變我們對於疼痛的認知。

疼痛主要組成因素,有純粹的生理覺受,如燙傷,以及心理對這些身體覺受的反應。理論上,禪修會關掉對疼痛的情緒反應,所以較能忍受熱的生理覺受。

例如日本禪,修禪者不起心理反應,也不分別內心或周遭生起的現象,這樣的心態逐漸延伸到日常生活中。露絲.佐佐木(Ruth Sasaki)老師這樣說:「有經驗的坐禪者並不只是安靜坐著。」又說:「意識狀態起初只在禪堂之內,逐漸延續到任一活動,以及一切活動。」

做大腦掃描的資深禪修者(受到指示「不要進入禪修」)能夠承受這個神經纖維刺激器。雖然我們注意到主動控制組的重要性,這個研究卻付之闕如,但並不是問題,因為我們有腦造影,如果結果測量是根據自陳式報告(最容易被期望所影響)或者由另一人來觀察行為(比較不容易有偏見),那麼主動控制組就很重要了。但談到大腦活動,人們對腦內發生的現象一無所知,所以主動控制組較不重要。

有經驗的日本禪學生不但比主動控制組更能忍受痛苦,也顯示了疼痛時並沒有激活執行、評估、情緒區域——這些大腦區域在強大壓力下會點亮。顯然,他們的大腦好像跟產生評估的執行中心神經迴路(好痛!)和感知生理痛苦的神經迴路(好燙!)脫鉤了。

總之,禪修者對痛苦的反應,比較像對待不苦不樂的中性覺受,專業性術語是:他們記憶疼痛高階或低階的大腦區域顯示出「功能耦合」(functional decoupling)——當他們的感官覺知迴路感覺到疼痛,念頭和情緒卻並不對其反應,這成為認知治療的一種新策略:重新評估重大的壓力——不把它看成那麼具威脅性——可以減少主觀上的嚴重性和大腦反應。然而日本禪修行人的神經策略好似一直是不加批判——保持坐禪的一貫心態。

把這篇論文仔細讀一下,禪修者和對照組之間的區別,看出了一個明顯的內心效應。在開始的基準讀數,溫度增加是一系列階梯式的細微漸升來瞄準每個人的最高痛閥。日本禪修行人的痛閥比非禪修者高了攝氏兩度(華氏五.六度)。

這聽起來好像不多,但人類對熱的疼痛感受是:溫度即使升高一點點,都對主觀上和大腦反應上影響甚鉅。雖然攝氏兩度的差別看起來不過區區,在疼痛的感受世界裡卻巨大無比。

研究人員自然懷疑,這種類似於內心素質的發現,是因為自我選擇——誰選擇繼續禪修,誰在中途退出——也會造成這樣的數據;也許,選擇經年累月禪修的人,已經跟別人不同,應該是一種內心素質效應了。有一句俗語:「相關並不代表因果關係」,這裡可適用。

但如果內心素質不是出於自我選擇,而是一個修行的持續效應,就有一個另類的解釋了。只要不同的研究團隊都對內心素質產出類似的結果,我們就必須更加認真看待這個結果。

日本禪修行人對壓力反應可以很快恢復,對比之下,那些精疲力竭、經年累月壓力不斷,處於損耗和無助狀態下的人,像是工作壓力極大的人,便很難恢復。譬如護士和醫生等醫療照護人員,以及居家照顧阿茲海默症親人的人,大都精疲力竭。當然,任何人面對一個大叫大嚷的粗魯顧客或連續不停的無情截止期限,還有新創公司的忙亂步調,都會精疲力竭。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