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之父 X 腦神經權威的禪修科學:禪修有助於補償老化帶來的「注意力瞬盲」

EQ之父 X 腦神經權威的禪修科學:禪修有助於補償老化帶來的「注意力瞬盲」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研究注意力的科學家早就認為:找了很久的目標,一旦發現之後,就會有個注意力的空檔,這是與生俱來的,是中樞神經系統的一個無可避免、無可改變的特質,但是,出人意表的事來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理查・戴維森(Richard J. Davidson)

注意力的維持

禪宗學者鈴木大拙(D. T. Suzuki)在一個室外討論會裡擔任與談人,他和其他與談人坐在一個桌子後方,鈴木大拙紋風不動,他的眼睛固定在他前面的一點,好像進入了自己的世界。突然,一陣風把一些紙吹到桌子另一端,只有鈴木大拙一個人,閃電般很快抓住了紙,他的心沒有跑出去——只是用禪的方式保持敏銳的專注力。

還記得前述日本禪的訓練能夠維持注意力,卻不習慣化嗎?那是我們開始追求這個科學使命時一個芝麻點大的科學發現。那一份日本禪的研究,雖然有它的局限,卻鼓舞我們向前。

注意力的流動,從心的窄小瓶頸流出,我們小心翼翼地支配這個窄小的通道,大部分給了我們當下選定去注意的目標,但是我們保持注意了一陣子,專注力又不免減退,心會逛到別的念頭上去,但禪修可不為這個慣性所動。

各類禪法都有同一個所緣:用一種選定的方式或一個特定的目標來維持注意力,例如呼吸。許多非嚴謹的事例型報告(anecdotal report)和嚴謹的科學型報告都一致支持這個想法,認為禪修可維持較集中的注意力,如果用專業的術語來說,就是警覺(vigilance)。

懷疑論者會問,是禪修增進了注意力?還是有其他原因?當然,這就是需要控制組的理由,然而我們還需要縱向的研究,才能證明禪修和維持注意力之間並不僅僅是關聯,而是因果關係。

克利夫.沙隆和艾倫.華勒士的研究便達到了這個較高的標準。自願受試者參加華勒士帶領的三個月的禪修營,練習專注呼吸,每天五小時。沙隆在禪修一開始、一個月、結束時和五個月之後分別做了測試。

這些禪修者的警覺性顯著增強了,在禪修營的第一個月進步最大。禪修營結束後五個月,每一位禪修者都接受警覺性的追蹤測試,赫然發現,在禪修營中獲得的成長,後勁仍然十足。

可以肯定的是,警覺性的成長是因禪修者每天練習的時數而維持的,因此禪修可引發注意力素質的轉變,這是我們至今得到最好的直接驗證。當然,如果這些禪修者在五年之後還顯示同樣的成長,這個證據就更讓人心服口服了!

注意力瞬盲時

看一個四歲小孩聚精會神地看繪本《華多在哪裡》(Where’s Waldo?)裡的群眾,她終於在群眾裡面找出穿著獨特紅白條紋毛衣的華多時,那喜悅激動的時刻是一個注意力運作的關鍵時刻,大腦會用一劑令人愉悅的神經化學物質來獎勵這樣的勝利。

科學研究告訴我們,在少數的時刻中,神經系統讓我們的注意力下線並且放鬆,等同於一個短暫的神經慶祝派對,如果在派對中,另一個華多突然跑出來,對不起,我們注意力已別有所鍾,便對他視若無睹了。

這個短暫的盲目就好像注意力眨了眼,心一時失去了掃描周遭環境的能力(專業術語是「不反應期」,refractory period)。在盲目期間,心的注意能力變得盲目,注意力變得不敏感。一個本來會注意到的小改變,這時候就看不見了。這種暫失的測量顯示了「大腦效率」,即大腦不會太過沉迷於一件目標,可讓我們有限的注意力資源為下一個目標服務。

說得實際一點,若注意力不會瞬盲,就更能注意小改變——不可言傳的情緒變化,像是一個人的情緒轉變,會在眼睛周圍的小肌肉有一個迅速短暫的改變。若對次要的小訊號不敏感,可能會錯失重大的訊息。

有一個注意力暫失的測試,給你看一串字母,中間偶爾夾雜一個數字,每一個字母或數字,展示時間都極為短暫——短到50毫秒,即二十分之一秒,並且以每秒10個字令人喘不過氣的速度出現。你被預先警告,每一串字母都會包括一到兩個數字,間隔不定。

看完一串15個左右的字母,就問你是否看到任何數字?那數字是什麼?如果兩個數字連珠炮似地在一串字母中出現,大部分人都不會看到第二個數字,這就是「注意力瞬盲」(attentional blink)。

研究注意力的科學家早就認為:找了很久的目標,一旦發現之後,就會有個注意力的空檔,這是與生俱來的,是中樞神經系統的一個無可避免、無可改變的特質,但是,出人意表的事來了。

理奇的團隊鎖定參加觀禪學會年度三個月的觀禪課程的禪修者,這批人在選擇性注意力測試表現甚佳。觀禪在表面上看來,也許會減少注意力瞬盲,因為觀禪是培育我們對體驗中的任何現象,都維持綿密不斷的覺知,不加反應。這是接受所有內心現象的「開放監控」(open-monitoring)。一個密集的觀禪課程,創造一種吃了大力丸的正念狀態:對所有在心中生起的現象都能保持非反應的高度警覺(nonreactive hyperalertness)。

修觀者三個月禪修營的之前和之後,接受注意力瞬盲測試,發現禪修結束後,注意力瞬盲現象大幅減少了約有20%。

最重要的神經改變是,看到第一個數字時反應程度降低(只是觀察到,卻不大作反應),因此夠平心靜氣注意到第二個數字,即使跟第一個數字接得很近,也能看到。

認知科學家對這個結果非常震驚,他們一向相信,注意力瞬盲是與生俱來,不能藉任何訓練來降低。這個新聞在科學界一經傳出,一組德國的研究人員便想問了:禪修的訓練會不會重新補償一般因年齡老化而愈來愈差的記憶力暫失?因為年齡愈大,注意力瞬盲愈頻繁,在覺知中產生更多間隙。結論是肯定的!禪修者定期練習某種形式的「開放監控」(也就是對心中所生起的念頭有一種廣闊的覺知),可以反轉一般注意力瞬盲與年齡俱增,甚至比另一組全是較年輕的受試族群還要好。

德國的研究人員斷定,也許非反應的開放覺知(nonreactive open awareness)——對內心生起的念頭僅僅注意並任它「就這樣」,而不跟隨它而展開一串相關的念頭——成了一種認知的技巧,可以轉化成為:記住目標,如測試中的字母或數字,卻並未陷於其中。如此,注意力可準備好去注意一連串字中的下一個目標——不啻是更有效率地目擊這個瞬間即逝的世界。

一旦有人發現注意力瞬盲可以反轉,一組荷蘭科學家就生起了好奇心,減少注意力瞬盲最起碼的訓練是什麼?他們採用了一套正念方法,教從未禪修的人如何監測他們的心,訓練時間只持續十七分鐘,之後就測試這些受試者的注意力瞬盲,結果發現瞬盲現象比對照組為少,這組對照組只接受了專注禪修的教導,卻沒有實際練習專注。

相關書摘 ►EQ之父 X 腦神經權威的禪修科學:日本禪修者的「痛閥」比你高了攝氏兩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禪修鍛鍊,如何改變身、心、大腦的科學與哲學》,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理查・戴維森(Richard J. Davidson)
譯者:雷叔雲

一心多用的分心年代
禪修是拉回你的注意力、強化心智的過程
脫去其宗教性、神秘性,從腦科學研究驗證
你我都能更專注、更慈心、擁有持續改變人生的力量

現代EQ情緒之父 X 腦神經科學權威
這是即將改變你生命的一本書!

有一種方法讓你不必被隨時冒出的心念、被恐懼和憤怒等情緒所掌控
東方智慧的心靈修鍊,啟動深層的大腦變化

禪修、正念過去經常被拿來強調於減壓、加強人際關係、甚至增進工作生產力,但在其神秘的儀式或簡單的方法中,不乏一些誤解與過度誇大的神話。到底禪修、正念可以為我們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心理學家也是暢銷科普作家丹尼爾・高曼,在二十年前著書揭露EQ是決定個人成功、快樂與否的關鍵;二十年後,他與大腦╱情緒研究國際權威的神經科學家理查‧戴維森博士,在達賴喇嘛的鼓勵下,從倆人的禪修經驗出發,佐以大量的腦神經科學研究,萃取出禪修有益於廣大世界的價值,進一步提出禪修科學。

心腦相依,鍛鍊心就能訓練大腦

禪修真正的好處是增強腦部的神經可塑性,改變大腦的結構和功能,帶來長期深層正向的生命轉變,遠超越以往心理學所能想像。

禪修能重塑大腦的四種主要神經迴路:

  1. 焦慮煩躁惱人的反應系統—受到壓力並從中恢復的迴路
  2. 提升專注力的神經迴路—禪修的核心就是重新訓練我們的專注習慣,減少分心散漫
  3. 強化照護他人的神經迴路—降低大腦受杏仁核的情緒劫持,發揮同理心與行動力
  4. 降低自我感,不被來去的念頭與情緒卡住

練心,應當如同練身
將能提升你身心健康、生活品質與生命內涵

書中將引導讀者進入特定主題,從心智發展的方向如專注、自我調節、同理心、與他人連結的能力、慈悲、關懷等,一一解析禪修的實證效果,證明長期禪修不僅能提升專注力、增加洞察力、產生愉悅的生命狀態;長期持續的練習更能提升我們內心素質,帶給人們真正長期的改變與助益。

大腦值得探索、人心可以昇華
我們不一定改變得了外界環境,但人人都能回到內心,
鍛鍊自己的心智,讓自己擁有面對世界的積極能量。

BOOK_(1)_jpg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