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風氣的演變:看國民黨曾如何用「兩張鐵票」,將台灣人的耐性逼至極限

選舉風氣的演變:看國民黨曾如何用「兩張鐵票」,將台灣人的耐性逼至極限
Photo Credit: Jimmy Yao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以選舉是毒品嗎?如果是的話,選舉就不會成為全球多數民主國家所採用的代表推選制度。真正使人沉迷、瘋狂的,是選舉的附屬品-權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年底大選選情激烈,尤其是台北市長選舉,在只剩下不到十天就要投票之際,國民黨人紛紛站台對選民喊話,試圖力挽狂瀾。

依照傳統,荒謬的話語此時必滿天飛,郝家人說台北失守「中華民國就亡了」「交通會大亂」,連家人則痛批「柯文哲是皇民漢奸」「柯P沒有救過我兒子」,甚至連「混蛋」這類侮辱性字眼都出來了。這些胡言亂語並不令我意外,反倒是國民黨中常委邱復生「選舉是毒品,可讓人瘋狂」一語使我驚訝。選舉被視為民主國家的象徵,怎麼在台灣成了毒品?

1935年台灣首次選舉排隊投票的人群。從整齊的衣著可看出選民多為當時經濟較為寬裕的階級。

台灣人首次接觸到選舉這件事,要追朔到連爺爺痛恨的日治時代。在經過蔣渭水等人與總督府的談判下,台灣自治聯盟以放棄議會設置來換取普選,終於達成協議。1935年,總督府舉辦第一次台灣市會與街庄協議會員選舉,將民意代表的總額開放一半民選,另一半維持官派。並規定選舉人必須是年滿25歲、在台灣居住半年的男性,並且每年繳納的稅金要5元以上才可以投票。

如此嚴苛的條件,使有投票權的公民數量並不多,但並未使台灣人放棄首次選舉的機會。當時的參選人與今日選舉並無太多不同,趕赴各地宣講、發送文宣、掃街拜票,各種選舉宣傳的方式都看得到。日本官方也對選舉有諸多規定,例如要求候選人競選期間不得單獨密會選民,投票日禁止在投票所附近宣傳,並辦理投票講習,讓選民有能力且可以公正的投票。

所有的激情就在投票與開票後落幕。台灣首次選舉的總投票率高達95%,整個投開票過程十分順利,選舉風氣也很正當,並未發生如同今日的荒謬現象。隨後總督府依然舉行選舉,但因太平洋戰爭而停辦,直到國民政府來台,台灣人才再次重溫選舉,但是一切卻變了調。

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成立行政長官公署,依據1945年公布的《台灣省各級民意機關成立方案》與稍早通過的選舉條例,台灣省議會成立,並於1946年選出第一屆省參議員。台灣人延續對政治運動的熱情,許多在日治時期活躍的仕紳,如林獻堂、黃純青、吳鴻森等人紛紛投身選舉,也當選參議員,並犀利質詢官員弊端,問政風氣頗為正派。

但那時的台灣人還不知道,缺乏民主素養的國民政府,並不懂真正的民主政治如何運作,也未看出蔣介石集團的獨裁真面目。1947年3月,陳儀下令軍警以武裝鎮壓「叛亂分子」,在全台大肆屠殺台灣人,並有計畫的綁架並虐殺台籍知識份子。當時的30名省參議員,在二二八事件當年,大會出席人數僅剩16人,其餘不是被殺,就是失蹤或被捕。連長年在台灣從政、歡迎祖國光復台灣的林獻堂,竟被列為「臺省漢奸」,走避日本。

二二八事件之後,人們發現到為公共事務表達意見與參與,竟然會危及性命,心中深植「政治毋通管」的觀念,從政風氣大減。1946年的省參議員選舉共1180人要競選30名參議員,當選率只有2.5%,競爭極為激烈。在1951年舉辦的台灣臨時省議會第一屆議員選舉,只剩下140人競選55名議員,候選人數只剩下二二八之前選舉的10%。

由於缺乏有能力參政的台籍菁英,加上人民不敢參與政治,台灣的選舉從選賢與能、為民喉舌,在腐敗的國民黨權貴高官與地痞流氓的聯手操弄下,竟變成利益交換的遊戲。在缺少民主與政治常識之下,台灣社會傳統重人情的觀念變成選舉的投票指標-拿人錢財、受人恩惠,就投他一票。但也不乏做事勤奮、名氣旺盛的候選人,這時當賄選技法不管用,在投開票動手腳就成為最後絕招。

1975年,台灣省議會「五龍一鳳」之一的郭雨新,以對國民黨政權十分尖銳的政見,如「廢除戒嚴令、國會全面改選、確保言論自由」等參選立法委員,結果開票結束,竟然發生開出近八萬張廢票的「高票落選」,群眾譁然,差點激起暴動。廣為人知的中壢事件,忍無可忍的選民最後包圍警局,迫使政府規規矩矩開票,也可以看出國民黨選舉慣用的兩張鐵票-買票與作票,如何將台灣人的耐性逼至極限。

1992年4月19日,黃信介、許信良、施明德與林義雄等人率領數萬群眾遊行要求總統直選|Photo Credit: New Taiwan foundation CC0

今日我們回顧過去數十年的選舉,不難理解現在這些老國民黨為選舉大放厥詞、恐嚇辱罵的滑稽表現。過去因選民民主意識薄弱,票容易買,監票機制與技術原始,票容易作;但今年的佔領立法院之後,許多台灣人開始意識到政治不是禁地,前仆後繼,重現70年前的從政熱潮,以各種方式奪回被政客操控的政治場域。

透過影音上傳、現場直播、網路號召,先進的科技與資訊傳播也讓政治人物與政府受到選民更為嚴格的審視。過去國民黨慣用的兩張鐵票實行可能與成效越來越低,能做的就只剩下靠抹黑、欺騙、謾罵來削減對手選票,作困獸之鬥。

所以選舉是毒品嗎?如果是的話,選舉就不會成為全球多數民主國家所採用的代表推選制度。真正使人沉迷、瘋狂的,是選舉的附屬品-權力。人民賦予代議士代表選民使用資源與決策的權力,期望他能為選民服務,這是從政者應有的認知。然而現今的政客卻把追求權力當作從政的目標,動用龐大黨產、國家機器、媒體與派系作選舉,為求勝選即使走向違法也在所不惜。

經歷過日治試驗性的首次選舉、白色恐怖的政治壓制、「兩票當道」的選舉亂象的台灣人,今日再看這些老國民黨的「復古」的選舉手法,明智的選民應該都很清楚,神聖的一票該如何投下,讓台灣的政治與選舉風氣走向正道。

Photo Credit: Jimmy Yao @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佐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