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風氣的演變:看國民黨曾如何用「兩張鐵票」,將台灣人的耐性逼至極限

選舉風氣的演變:看國民黨曾如何用「兩張鐵票」,將台灣人的耐性逼至極限
Photo Credit: Jimmy Yao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以選舉是毒品嗎?如果是的話,選舉就不會成為全球多數民主國家所採用的代表推選制度。真正使人沉迷、瘋狂的,是選舉的附屬品-權力。

年底大選選情激烈,尤其是台北市長選舉,在只剩下不到十天就要投票之際,國民黨人紛紛站台對選民喊話,試圖力挽狂瀾。

依照傳統,荒謬的話語此時必滿天飛,郝家人說台北失守「中華民國就亡了」「交通會大亂」,連家人則痛批「柯文哲是皇民漢奸」「柯P沒有救過我兒子」,甚至連「混蛋」這類侮辱性字眼都出來了。這些胡言亂語並不令我意外,反倒是國民黨中常委邱復生「選舉是毒品,可讓人瘋狂」一語使我驚訝。選舉被視為民主國家的象徵,怎麼在台灣成了毒品?

1935年台灣首次選舉排隊投票的人群。從整齊的衣著可看出選民多為當時經濟較為寬裕的階級。

台灣人首次接觸到選舉這件事,要追朔到連爺爺痛恨的日治時代。在經過蔣渭水等人與總督府的談判下,台灣自治聯盟以放棄議會設置來換取普選,終於達成協議。1935年,總督府舉辦第一次台灣市會與街庄協議會員選舉,將民意代表的總額開放一半民選,另一半維持官派。並規定選舉人必須是年滿25歲、在台灣居住半年的男性,並且每年繳納的稅金要5元以上才可以投票。

如此嚴苛的條件,使有投票權的公民數量並不多,但並未使台灣人放棄首次選舉的機會。當時的參選人與今日選舉並無太多不同,趕赴各地宣講、發送文宣、掃街拜票,各種選舉宣傳的方式都看得到。日本官方也對選舉有諸多規定,例如要求候選人競選期間不得單獨密會選民,投票日禁止在投票所附近宣傳,並辦理投票講習,讓選民有能力且可以公正的投票。

所有的激情就在投票與開票後落幕。台灣首次選舉的總投票率高達95%,整個投開票過程十分順利,選舉風氣也很正當,並未發生如同今日的荒謬現象。隨後總督府依然舉行選舉,但因太平洋戰爭而停辦,直到國民政府來台,台灣人才再次重溫選舉,但是一切卻變了調。

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成立行政長官公署,依據1945年公布的《台灣省各級民意機關成立方案》與稍早通過的選舉條例,台灣省議會成立,並於1946年選出第一屆省參議員。台灣人延續對政治運動的熱情,許多在日治時期活躍的仕紳,如林獻堂、黃純青、吳鴻森等人紛紛投身選舉,也當選參議員,並犀利質詢官員弊端,問政風氣頗為正派。

但那時的台灣人還不知道,缺乏民主素養的國民政府,並不懂真正的民主政治如何運作,也未看出蔣介石集團的獨裁真面目。1947年3月,陳儀下令軍警以武裝鎮壓「叛亂分子」,在全台大肆屠殺台灣人,並有計畫的綁架並虐殺台籍知識份子。當時的30名省參議員,在二二八事件當年,大會出席人數僅剩16人,其餘不是被殺,就是失蹤或被捕。連長年在台灣從政、歡迎祖國光復台灣的林獻堂,竟被列為「臺省漢奸」,走避日本。

二二八事件之後,人們發現到為公共事務表達意見與參與,竟然會危及性命,心中深植「政治毋通管」的觀念,從政風氣大減。1946年的省參議員選舉共1180人要競選30名參議員,當選率只有2.5%,競爭極為激烈。在1951年舉辦的台灣臨時省議會第一屆議員選舉,只剩下140人競選55名議員,候選人數只剩下二二八之前選舉的10%。

由於缺乏有能力參政的台籍菁英,加上人民不敢參與政治,台灣的選舉從選賢與能、為民喉舌,在腐敗的國民黨權貴高官與地痞流氓的聯手操弄下,竟變成利益交換的遊戲。在缺少民主與政治常識之下,台灣社會傳統重人情的觀念變成選舉的投票指標-拿人錢財、受人恩惠,就投他一票。但也不乏做事勤奮、名氣旺盛的候選人,這時當賄選技法不管用,在投開票動手腳就成為最後絕招。

1975年,台灣省議會「五龍一鳳」之一的郭雨新,以對國民黨政權十分尖銳的政見,如「廢除戒嚴令、國會全面改選、確保言論自由」等參選立法委員,結果開票結束,竟然發生開出近八萬張廢票的「高票落選」,群眾譁然,差點激起暴動。廣為人知的中壢事件,忍無可忍的選民最後包圍警局,迫使政府規規矩矩開票,也可以看出國民黨選舉慣用的兩張鐵票-買票與作票,如何將台灣人的耐性逼至極限。

1992年4月19日,黃信介、許信良、施明德與林義雄等人率領數萬群眾遊行要求總統直選|Photo Credit: New Taiwan foundation CC0

今日我們回顧過去數十年的選舉,不難理解現在這些老國民黨為選舉大放厥詞、恐嚇辱罵的滑稽表現。過去因選民民主意識薄弱,票容易買,監票機制與技術原始,票容易作;但今年的佔領立法院之後,許多台灣人開始意識到政治不是禁地,前仆後繼,重現70年前的從政熱潮,以各種方式奪回被政客操控的政治場域。

透過影音上傳、現場直播、網路號召,先進的科技與資訊傳播也讓政治人物與政府受到選民更為嚴格的審視。過去國民黨慣用的兩張鐵票實行可能與成效越來越低,能做的就只剩下靠抹黑、欺騙、謾罵來削減對手選票,作困獸之鬥。

所以選舉是毒品嗎?如果是的話,選舉就不會成為全球多數民主國家所採用的代表推選制度。真正使人沉迷、瘋狂的,是選舉的附屬品-權力。人民賦予代議士代表選民使用資源與決策的權力,期望他能為選民服務,這是從政者應有的認知。然而現今的政客卻把追求權力當作從政的目標,動用龐大黨產、國家機器、媒體與派系作選舉,為求勝選即使走向違法也在所不惜。

經歷過日治試驗性的首次選舉、白色恐怖的政治壓制、「兩票當道」的選舉亂象的台灣人,今日再看這些老國民黨的「復古」的選舉手法,明智的選民應該都很清楚,神聖的一票該如何投下,讓台灣的政治與選舉風氣走向正道。

Photo Credit: Jimmy Yao @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