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不是罪?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和殺人、強制猥褻又不一樣

性騷擾不是罪?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和殺人、強制猥褻又不一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財務省事務次官福田淳一上月被揭露,在採訪過程中對女記者性騷擾,不過下台後,他仍可以領約新台幣1400萬元的巨額退休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財務省事務次官福田淳一上月被揭露,在採訪過程中對女記者性騷擾,詢問「能不能摸胸部」「一起偷情吧」,露骨言詞被公開之後,福田雖然下台,但仍可以領5178萬日圓(約新台幣1400萬元)的巨額退休金,而他的頂頭上司、副首相兼財相麻生太郎4日更宣稱「性騷擾又不是罪」,日本女性面對職場性騷擾,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4月,日本財務省醜聞

日本《週刊新潮》4月12日報導,福田淳一在今年4月6日,在一家高級燒肉店,對採訪他的女記者口無遮攔,從「有男朋友嗎」開始,一連問了「晚上可以做幾次」、「親親妳好嗎」、「把手綁起來好嗎」、「可以摸摸胸部嗎,好漂亮啊」、「來偷情吧」等語。

《轉角國際》摘述週刊內容,當女記者問福田,安倍的「森友學園事件」中,最麻煩的是什麼呢?沒想到福田的對話竟然是:

福田:「我可以摸妳的胸部嗎?」

記者:「不可以。」

福田:「我可以把妳的手綁起來嗎?」

記者:「請不要這樣。」

福田:「妳的衣服不會很色耶?」

記者:「當然要穿不會很色的衣服。」

福田:「出門前穿的衣服很色嗎?」

記者:「那是睡衣。」

福田:「妳穿睡衣來比較好啦!」

福田騷擾的言語,被女記者錄音存證,並透過《週刊新潮》在Youtube上公布錄音檔,不過福田則嚴詞否認,表示「誰會那樣說啊,這根本不是事實。」還揚言要告週刊新潮。

這起事件在日本政壇掀起軒然大波,女記者所屬的朝日新聞台,也在19日向財務省提出抗議,表示採訪過程中,福田多次作出猥褻言辭等性騷擾行為,要求徹底調查。

福田本人否認性騷指控,不過以「難以履行職責」為由18日提出辭職,日本財務省27日認定性騷行為存在,對福田做出相當於六個月減薪二成的處分,發放5178萬日元退職金(約新台幣1400萬元),日本內閣24日批准福田的辭呈。

不過日本在野黨議員也以袒護福田、缺乏顧及受害女性的言行多次出現為由,強烈要求財務相麻生太郎辭職。

性騷擾很麻煩?日副首相:「記者都換成是男的就好了」

日本《產經新聞》報導,目前正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參與亞洲開發銀行(ADB)年會的日本副首相麻生,在記者會上回應了對於福田的懲處。卻語出驚人的表示:

性騷擾罪又不是罪,跟殺人與強制猥褻又不一樣。
而最重要的是,福田本人否認有過性騷擾,在審判他之前,也應該聽聽他的說法,考量他的人權。
麻生太郎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日本《NHK電視台》報導,麻生太郎4月12日在記者會上,針對福田涉嫌性騷擾女記者事件發表聲明,當時提到「把記者都換成男性就行了」。

此言論被報導出來後,日本眾議院立憲民主黨的議員提出質疑,稱「防止性騷擾的辦法就是把女性排除在外,把採訪記者全部換成男性,你覺得這種做法合適嗎?」

日本政府也在27日的內閣會議上通過了答辯書,稱「此舉不妥」,並回應道:「作為政府,我們正努力消除男女的性別歧視。」

日本職場中,性騷擾「依然普遍」

《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報導,日本社會的職場階級明確,聽從(長官)命令是常態,不過性騷擾的遭遇,現在也透過網路,被公開討論。而六家媒體機構,也因福田的性侵案,進行內部調查。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日本厚生勞動省2016年調查發現,幾乎有三分之一的日本女性在工作中受到性騷擾,不過卻有超過六成的人,選擇默默忍受。美國國務院最新的人權報告援引報告指出,日本工作場所的性騷擾「依然普遍」。

據女記者說,福田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她們認為政治家、官僚、公司老闆和同事寧願視而不見,也不認真解決問題。報導指出,這與日本根深柢固的職業倫理、(害怕)羞恥的文化有關,導致日本媒體圈內部對於性騷擾,存在著「要嘛接受、或者閉嘴」的態度。

而根據《風傳媒》報導,該名女記者為了取材,其實從一年半前就常與福田一對一地共同用餐,當時福田開始了言語的性騷擾。4月在燒肉店發生的言語性騷後,女記者為求自保,將她與福田的對話私下錄音。

福田淳一
捲入性騷擾醜聞的日本財務省事務次官福田純一|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不過,《中國時報》報導,女記者曾與朝日電視台的上司商量是否能夠報導此事,但上司卻認為「惟恐受到二度傷害,報導有困難」,未給予正面回應。

不過女記者認為,財務事務次官在社會上責任重大,若沒將他的不當行為揭露出來,今後還會有更多人受害,故主動聯絡週刊接受採訪。

而未在第一時間出面保護員工,朝日電視台對此也表示,「有關當初沒有適當對應一事深刻反省。」「但該記者將採訪時取得的情報交給第三者,從媒體的立場上來看是不適當的。」

《BBC中文網》報導,人氣笑匠松本人志質疑,朝日電視台既已知悉女記者受到福田的性騷擾,為何仍派她繼續採訪福田?

「如果他們不顧她的個人意願強迫她繼續去採訪福田,這不是職權騷擾嗎?如果她之後一年是自願繼續採訪福田,這不是美人計嗎?」

相較於反性騷的「#Me Too」運動在歐美與南韓風起雲湧,日本公眾對其支持相對來說不強。2017年,日本女記者伊藤詩織公開披露,控訴首相安倍晉三的御用記者,對她下藥及強暴。

不過伊藤詩織的勇氣,換來的卻是來自大眾的檢討聲浪。

伊藤詩織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揭露這件事情後,外界反而對我冠上許多稱號,說我是利用美人計,或說我是妓女」

《CNN》報導,大批民眾和網友,批她毀了加害者的人生,更懷疑她說謊、只是想出名、根本是自願送上門。最後連性侵官司都疑似有高層施壓,被判不起訴,她最終逃離了日本,以及在日本作為一名記者的夢想。

《BBC中文網》報導,關注MeToo運動的日本律師伊藤和子認為,日本規管性騷擾行為的法例,完善程度遠遜其他發達國家,性罪行法律在訂立110年後,2017年六月才得以修訂。伊藤和子表示,「缺乏法律保障,加上社會文化要求受害者忍隱,均令年輕女性的處境十分堪憂。」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