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每個人的基本收入讀本》:政府提供無家者永久住屋,反而省下更多錢

《寫給每個人的基本收入讀本》:政府提供無家者永久住屋,反而省下更多錢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本收入將無法根除貧窮,事實上,沒有任何政策能達到這個目的。不過,基本收入應該能降低貧窮對生活在僅略高於貧窮線的人民的威脅。

文:蓋伊.史坦丁(Guy Standing)

普同主義與透明度

基本收入和多數替代方案不同,它是一種能改善貧窮又不會污名化領取人的方法之一,換言之,它不會導致領取人成為乞丐或祈求者。誠如許多研究所顯示,因申請目標鎖定型的財力調查式福利而可能背負的污名,導致很多真正有需要的人基於自尊心、恐懼感或無知而不去申請。儘管上述固有缺陷已人盡皆知,但政治人物卻還是持續支持那類計畫,實在可恥。

加拿大在曼尼托巴省多芬鎮(Dauphin, Manitoba)進行的「Mincome」實驗結果,和上述污名化福利計畫的結果呈現明顯對比。很多低收入者——包括失業者——基於污名的考量而未申請標準的「福利」,但他們欣然接受讓低工資工人、失業者和社會救助領取人之間的差異變模糊的這種無條件最低收入給付。

接受這個實驗相關問卷調查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欣然接受Mincome給付的原因是,這種給付讓他們感覺自己是獨立的、得以去工作,又無須忍受財力調查式福利那種侵入性且令人感到恥辱的申請程序。有一個人就說,那類侵入性福利導致「家庭背負了惡劣的形象」。另一個人則說Mincome「信任加拿大人,並讓眾人保有自尊」。

因為基本收入是全民且無條件的給付,所以它也避免採用一些用來區隔哪些窮人「理應領取」,哪些窮人又「理應不能領取」的標準功利主義「標籤」,那種武斷、不公平且應用成本高得荒謬的標籤,是道德主義政治人物慣常採用的手段。

我們應該將「消除社會污名」列為較優先的理想目標,萬萬不該蓄意藉由「污名」來阻礙貧窮人民申請政府津貼,從而達到降低政府津貼成本的目的。另外,社會政策制訂者也應該停止為人民貼上「理應領取」或「理應不能領取」等標籤的不光彩作為。

克服貧窮與飄零陷阱

基本收入是最能有效改善貧窮的方法,理由之一是它能克服「貧窮陷阱」,且將改善「飄零陷阱」(Precarity Trap)。舉個例子,英國某些已領取微薄政府津貼的人一旦從領取津貼的狀態轉而從事低薪工作,就會面臨實質上高達80%以上的邊際稅率。這還只是官方計算的數字,如果把運輸、保母等因去工作而產生的成本納入計算,稅率甚至更高。

在丹麥、芬蘭與德國等許多歐陸國家,這項邊際稅率甚至更高。如果中產階級面臨那麼高的邊際稅率,早就發生暴動了!一般人多半都認同40%以上的稅率會促使高薪資所得者想方設法地避稅或逃稅。相形之下,評論家卻以「乞丐」甚至更難聽的字眼來形容那些「繼續領津貼」和為了不想支付80%稅率而不接受低薪工作的窮人。

不管是左派或右派自由至上主義者都承認,由於基本收入的發放不考慮工作地位高低或其他收入的多寡,所以將能移除隱含在現有福利計畫中的固有貧窮陷阱。而在移除貧窮陷阱的同時,基本收入也能提高人民接受相對低薪的工作或從事高風險個體戶經濟活動的誘因。

除了貧窮陷阱,津貼發放的延宕,成了阻礙他們接受短期或非正式工作的因素之一,我稱之為「飄零陷阱」。現代各種財力調查式津貼與有條件津貼的錯綜複雜,意味當一個人開始有權領取某項津貼後,也鮮少馬上獲得給付。此外,很多人可能不太能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有權獲得救助——申請人可能要耗費非常多時間和精力填寫冗長的表格,並回答許多侵入性的疑問,但到頭來還是不太篤定自己能否通過審核。而就算通過審核,為了能繼續領取那些津貼,領取人還必須持續回報實際情況來證明自己符合某些有損人格的條件。

這些陷阱、污名和阻礙,導致津貼領取率(take-up rates)偏低,某些捍衛這種制度的人熱切且一廂情願地將這樣的現象,解讀為「不去申請津貼的人就不需要或理當不應領取津貼」。而對最後終於領到津貼的人來說,擔心再失去領取資格與害怕從頭申請的那種恐懼,則導致他們不願意接受非正式的短期低薪工作。

讓我們以一個領取傷殘津貼的英國人為例子來證明這個現象:

很多年前,我的健康狀況自然好轉。我一半的理智催促我勇敢面對,盡速走出家門並投入職場;但我另一半的理智卻被這個制度特有的官僚障礙嚇得不敢輕舉妄動;那些障礙逼得我只能選擇兩條路:一是放棄這一筆對我攸關重大的津貼,指望靠一己之力賺錢來代替;二是對就業暨國民年金事務部(Department of Work and Pensions)說謊,以便繼續領取這筆津貼。後來,我的確外出工作了一小段時間,但當時我必須非常努力工作才能賺回失去的津貼,於是,最後,我再度墮落地去申請津貼,且從此沒有再投入職場。

作為一種權利發放的基本收入能排除最糟糕的貧窮陷阱和這種飄零陷阱。它能減輕現有社會救助計畫所造成的道德風險問題——即人民不去做自己真的想做的事(例如去找一份工作)。基本收入也能減輕人民進入灰色經濟(即地下經濟)體系的不道德風險(immoralhazard),因為實施基本收入後,進入合法納稅經濟體系的障礙就不是那麼高。

儘管如此,我們能將基本收入宣傳為一種根除貧窮的方法嗎?如果這麼做,將會引來以下反擊:實際上最初發放的金額將無法達到根除貧窮的目的;而如果將基本收入的最初發放金額設定在足以根除貧窮的水準,財政壓力將會大到讓基本收入難以獲得大眾與政治人物的青睞。

然而,如果設計得當,基本收入應該能降低貧窮的發生率,減少生活在相對貧窮狀態的人數,同時改善處於或接近貧窮線的人民的貧窮程度。基本收入將無法根除貧窮,事實上,沒有任何政策能達到這個目的。不過,基本收入應該能降低貧窮對生活在僅略高於貧窮線的人民的威脅。

舉個例子,英國智庫金巴斯集團(Compass)計算過,假定一個保留目前多數福利津貼的過渡型全民基本收入制度,每週發給每個成人71英鎊、每個退休老人51英鎊(不含基本的政府退休金),以及每個孩童59英鎊。以2015年至2016年來說,這個制度一旦實施,落在所得分布最底層五分之一的人口,有60%的人將多獲得五分之一以上的給付,屆時兒童貧困率將降低一半。當然,這些數字都僅屬說明性質,不過,從這些數字卻可看出,即使只發放相當節制的基本收入金額,都能顯著改善貧窮。

窮人是否懂得聰明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