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惡保母,全台第一個「保母資訊公共平台」8月上線

打擊惡保母,全台第一個「保母資訊公共平台」8月上線
示意圖。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約有2萬4千多名保母,但保母虐嬰事件頻傳,讓許多家長不敢所託非人,有媽媽放棄返回職場,自己帶寶寶,也有人改托阿嬤代為照顧。

台灣女性因照顧子兒離開職場後,再度復職的比率約只有五成,托育政策催生聯盟認為,托育支持系統不夠完善是最大問題,加上日前保母托嬰事故頻傳,為此聯盟特別發起「公共保母資訊平台」,將從台北市中山區、北投區公開號召公共保母,資訊平台預計今年8月上架。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今日舉辦記者會,表示保母托嬰事故頻傳,恐是間接導致台灣已婚女性就業率遠低於先進國家的原因。

主計處2016年調查發現,台灣15至64歲已婚女性中,因生育離職者計有90萬9千人,而因結婚離職的已婚女性,之後成功復職的,占整體的51.10%,顯示台灣仍有近5成的女性勞動力,因結婚因素就此退出勞動市場。

聯盟召集人劉毓秀也指出,台灣25歲到29歲女性勞動參與率高達9成,但50歲到59歲的勞參率卻只剩4成左右,比日本、韓國、瑞典、德國等國家低,顯示台灣成熟女性勞動力流失很嚴重。

托育

劉毓秀指出,政府沒有看到台灣女性勞動力的流失問題,如果繼續下去,未來女性貧窮的問題更令人擔憂。她說,解決方案就是要有好的保母,讓女性有可信賴的托育環境,能兼顧工作跟家庭,不僅媽媽有工作、阿嬤有工作、保母也有工作。

虐童事件頻傳,民間自設平台篩選

《聯合報》報導,據統計,我國約有2萬4千多名保母,但保母虐嬰事件頻傳,讓許多家長不敢所託非人,有媽媽放棄返回職場,自己帶寶寶,也有人改托阿嬤代為照顧。

2014年起上路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護法》,訂有「居家托育(保母)登記制」,規定照顧3等親以外小孩的托育人員必須向政府辦理登記,才能擔任居家托育服務工作。不過劉毓秀表示,多年來因缺乏不適任者的退場機制,失去管理效果,讓真正的好保母受虐童事件拖累,蒙受社會汙名。

今年3月,台中北屯區的愛堡貝托嬰中心,傳出保母虐嬰案件,園長表示,13日發現嬰兒的額頭瘀青,調閱監視器畫面,發現蘇姓保母虐待施暴,用手與枕頭拍打嬰兒的頭部,還舉起來重摔地上,另一位保母卻沒有制止。

而同樣在3月,高雄市一名單親爸爸將4歲女兒托給一名許姓保母全天照顧,阿嬤發現孫女手腳、臉常出現瘀青,脖子也出現咬痕,才發現許姓保母虐童。而該名保母其實在6年前當保母時,就有虐待孩子的前科,被社會局罰款並公告列為永久不能當保母,但她卻不斷改名字並在網路低價招攬受托孩子,繼續當無照保母。

「登記制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退場機制。」劉毓秀表示,政府基於保障人民的工作權,即使保母涉及虐童等違規,也必須有很明確的法院判決,才不得繼續從事保母工作。她強調,「與其依賴登記制還不如透過平台,在原有的登記制基礎上,再加上一層更嚴謹的審核機制,直接在平台上秀出優質保母。」

即使市面上已有各種保母搜尋APP,但劉毓秀說,因刊登沒有篩選功能,只要是保母就可以刊登,實質上淪為「廣告」平台。而政府創設的保母搜尋網站,功能和訊息都過於僵化、流於形式,對家長的幫助有限。

根據台北市議員高嘉瑜4月指出,台北市保母平台媒合率僅8%,問題出在平台資訊太少,家長會擔心所託非人。

保母平台
Photo credit: 台北市保母媒合平台

《台灣醒報》報導,托育政策催生聯盟今日宣布建構「公共保母資訊平台」,劉毓秀說明,絕不是有付費就可刊登,保母必須通過基本品質篩選,標準包括:

  • 具有2年托育資歷,托育穩定度高
  • 不曾有任何違規紀錄
  • 沒有巧立名目的收費行為
  • 必須主動公開過去的托育履歷,並遵守「公共保母自律及互信合作公約」

若保母表現不佳,資訊會先被將下架,待輔導保母完畢再上架。若輔導後仍未改進,該保母就會成為拒絕往來戶。

劉毓秀說,平台上的公開資訊都由保母自行填寫,為保障資料的真實性,聯盟會將資料再交給社會局委辦的「居家托育服務中心」複核。預計先從台北市中山區、北投區開始試辦,鼓勵有志保母一起加入,8月起公布加入資訊平台的全體保母名單,讓家長直接查閱。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