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腎診所護理師遭病患施暴,診所卻不准員工作證、監視器畫面也「被消失」

洗腎診所護理師遭病患施暴,診所卻不准員工作證、監視器畫面也「被消失」
圖為基護工會參與今年五一勞動節的遊行。|Photo Credit: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護工會指出,洗腎年花健保500億元,而診所為搶食大餅留住客源,甚至成為施暴的共犯,遇到暴力事件時竟要求護理人員「吞下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雲林縣腎安診所一名患者,不時以言語與肢體暴力對待護理人員,護理師身心受創決定提告,沒想到診所卻試圖吃案,不僅監視器畫面不見,還要求其他護理人員不准作證,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今(6)日出面痛批,並要求衛福部介入調查。

(中央社)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以下簡稱基護工會)理事長吳嘉綾今天陪同受暴護理師小祺(化名)、小祺的姊姊,在衛福部門口舉行記者會,控訴小祺在雲林腎安診所任職期間,一名洗腎患者經常對護理人員咆哮、言語攻擊,日前小祺處理隔壁床的護理工作,沒有馬上服務到該患者,竟被打了一巴掌。

吳嘉綾說,事後腎安診所只叫小祺回家休息,不僅沒有陪同驗傷,也不願協助小祺提告,甚至稱監視器壞掉、試圖湮滅物證,要求其他護理人員不准替她作證,將小祺被打原因歸咎於自己處理不當,還要求小祺繼續照顧打她的患者。

小祺不發一語,她的姊姊表示,此事導致小祺身心受創,每天起床只要想到上班,就出現焦慮、恐懼、噁心、嘔吐等情形,上班時經常呼吸困難、全身發抖、手腳發麻,最後被迫離職。

據基護工會了解,小祺到地檢署按鈴提告,檢察官僅稱此案證據不足,可能不予起訴,偵查過程中要求小祺和該名病患在同一間房間偵訊,該病患甚至嗆聲要反告小祺,讓小祺的恐慌症狀再次發作。

小祺的姊姊說,小祺認為她這次若告不成,完全是因為診所縱容施暴的病人,希望衛福部要求醫療院所主動配合檢方調查,並且把建立安全工作環境這一點納入醫療院所的評鑑。

但今天是假日,衛福部無人回應。

吳嘉綾強調,現行醫療法雖然將醫療暴力列為公訴罪,但僅針對加害人,並沒有對醫療院所加以規範,要求衛生福利部介入,別讓護理人員暴露在醫療暴力風險中,或受到性騷擾、暴力對待時還要吞下委屈。

雲林縣衛生局長吳昭軍表示,縣長信箱及縣府勞工處已接獲小祺方面的申訴,衛生局請腎安診所提供錄影帶等相關資料,腎安診所回函,錄影帶的保存因「容量關係,故無法提供」;另外,這名病患的說法與小祺陳情內容有出入,事發當天其他護理人員則表示病人有咆哮。

吳昭軍說,小祺因已全案進入司法程序不願到局說明,本案檢察官可能因證據不足不起訴。衛生局將依違反《醫療法》第24條裁罰施暴者,診所也要負起責任。

真正傷害我的不是病人,而是診所

基護工會表示,在雇主以營利為導向的經營模式下,小祺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儘管立法院在2014年已公告,《醫療法》第24條及106條將醫療暴力列為公訴罪,但據衛福部統計,2016年底台灣平均每年還是接獲200多件通報案件,發生在洗腎診所的暴力事件更可能是黑數。

《蘋果日報》報導,吳嘉綾指出,2016年200多件通報的醫療暴力事件,以急診暴力最多,而年花健保500億元的洗腎,洗腎診所為搶食大餅留住客源,未盡保護勞工之責,甚至成為施暴的共犯,遇到暴力事件時竟要求護理人員「吞下去」。

小祺說,真正傷害她的不是病人,而是被打之後,腎安診所完全不管她的死活,反而扭曲事實,強迫她承認是自己的問題,「才導致病人打我」。小祺表示,「被打已夠痛苦了,還被講成自己活該,是真正傷害身心的元兇。」

不僅如此,小祺的姊姊也指控,護理主管認為「小祺的處事態度有問題」,被打是她自己的錯,還要她繼續服務同一個病患。工會表示,像小祺這樣在洗腎診所忍受暴力病患的案件,尤其在偏鄉層出不窮,工會希望不要再讓白衣天使,變成病患惡意使喚的傭人。

吳嘉綾建議衛福部,未來除了勞資爭議平台,也應設置專門處理職場暴力爭議案件的平台。另外對於醫護工作環境業者,應比照工廠事故,課以業主刑事責任,並將醫療暴力列入年度醫療評鑑中、加強這方面的勞檢,以免腎安診所的類似事件重演。

基護工會表示,如果有其他護理人員也因醫療院所不當作為致身心受創,可透過基護工會專線(0961-557512)或私訊粉絲頁,彰顯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2013年,桃園縣蘆竹鄉代王貴芬掌摑林口長庚醫院護理師,引發社會撻伐,多名立委提案修法,要求嚴懲暴力對待醫事人員的不肖人士,立法院院會也於2014年1月三讀通過「醫療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將醫院暴力事件從告訴乃論改為公訴罪,對執勤中的醫事人員施以強暴、脅迫,妨礙醫療業務致生危害者,最高可處無期徒刑,該條款也因此稱為「王貴芬條款」。

而在記者會結束之後,小祺也告訴工會幹部們:「還好有開記者會,否則連我都快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問題,自已是否曾經被打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勞工』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