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做「偏安」東吳人,不做「黷武」蜀漢人

寧做「偏安」東吳人,不做「黷武」蜀漢人
《三國志十一》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蜀漢的人口大約是90-100萬上下,軍人卻有16-20萬人,也就是每5個人,就要1人去當兵作戰,扣除小孩、老人和婦女,可謂是全民皆兵。此外,蜀漢養著一群龐大的官僚體系來維持對四川民間的汲取(收稅、徵兵、服役),大約四萬人上下。

文:富察

《出師表》差不多是中文寫作裡留下最多典故成語的一篇文章,並因為一定要背誦和考試的原因而幾乎全民普及,所以每每看到政客文人動輒引用。而諸葛亮也因此獲得非常高的知名度。

遇到環境丕變,就說「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遇到壞人,就說「作姦犯科」,謙虛一點,就說自己「妄自菲薄」。

給總統建議,則曰「親賢臣,遠小人,……親小人,遠賢臣」,一旦要下野,就說「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真是超級好用。

然而你一旦深入問:作姦犯科的「科」,犯的是什麼科?就幾乎沒人知道。《蜀科》是諸葛亮制定的,劉備集團入蜀(殖民四川)後,馬上大力推行蜀科,「八務、七戒、六恐、五懼」,訓誡臣民,打壓本地豪強,這和毛澤東實施三反、五反及蔣介石的二二八,屬於同樣的歷史結構和邏輯。

當然,這不是諸葛亮的錯,也不是國文老師的錯,我只是覺得,講解古文而不講歷史脈絡是大有問題的,而講錯了歷史脈絡,問題更多。

我們的歷史教育一般是高度評價蜀漢、諸葛亮的,對東吳卻很少談,這是因為在大一統史觀下,東吳實在太不爭氣,只想「偏安」東南過小日子、搞小確幸,乏善可陳。你看曹操和諸葛亮追求大國復興、又做得一首好詩、寫得一手千古文章,你孫權太遜啦,連特朗普發twitter都比不上。然而在中國儒家的文治主義考核標準下,特朗普也一定不及格啦。

歷史就是這樣被定格、認識的,並被國家主導下的歷史教育所普及,培養出一堆鋸斷自己所坐樹枝的人。

然而在三國,我更想做東吳人,不想做蜀漢人。誠如劉仲敬所言,「蜀漢的災難不僅在於荊襄士族的外來性質,而且在於諸葛亮的名法之治和黷武主義」「他知道時間和資源對自己不利,必須在漢室的記憶消失以前北伐成功」「巴蜀民窮財盡,在他看來屬於次要問題」。

劉仲敬  經與史:華夏世界的歷史建構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舉例說吧。蜀漢的人口大約是90-100萬上下,軍人卻有16-20萬人,也就是每5個人,就要1人去當兵作戰,扣除小孩、老人和婦女,可謂是全民皆兵。此外,蜀漢養著一群龐大的官僚體系來維持對四川民間的汲取(收稅、徵兵、服役),大約四萬人上下。

經濟上的剝削更是嚴苛。劉備佔據四川後,軍需不足,怎麼辦?他們的做法是發行「直百錢」,就是大額鈔票,和民間流通的「五銖錢」兌換,一枚換一百枚,超級剝削,結果,「以數月之間,府庫充實」。府庫充實的另外一面,就是四川人民的財富被榨取了。

諸葛亮五次北伐,姜維十一次北伐,可以說,蜀漢政權是戰爭機器。諸葛亮說,決戰之資,唯賴蜀錦。然而,到了不爭氣的二代投降時,宮廷裡竟然發現藏有蜀錦、綺、彩、絹各20萬匹。20萬匹是什麼概念呢?就是北宋每年送給遼國的20萬匹的數字。

如果生活在這樣的政權下,我真的想逃到東吳。

東吳大約有人口250萬多,軍人大約是20多萬,大約十比一。這是在面臨蜀漢和曹魏都要攻打吳國的前提下,所維持的軍隊人口。如果沒有外患,應該會更低。

而孫權政府,保留了非常多封建特質,他和陸遜的關係更像合作夥伴和朋友,可以一起跳貼面舞(對舞),不是劉備和諸葛亮的君臣關係,貌似一體,但以忠誠而非信任為前提。

0052
《三國志12》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孫權

柏楊說,孫權是中國歷史上最可愛的、最有人情味的皇帝。人情味來自哪裡?來自他沒有被儒家官僚體系所綁架、沒有被大一統中國夢所束縛,堅持在地的封建本質和傳統。孫吳是內在生成的土著共同體,「利益和本地社會攸關」,而非外來政權、殖民政權。

蜀漢,則是漢在蜀,可類比為中華民國在台灣。如果劉備和諸葛亮選擇成為「劉蜀」而非「蜀漢」,則大約可類為中華民國是台灣。

我覺得劉仲敬最獨特的地方,是不會拘泥所謂的史料,而是希望看清楚每一個政權的憲政結構,《經與史》就是這樣來看中國史——不,是華夏史——的一本書。

本文經富察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